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六家谈活动举行 85岁王蒙,在今年的网络文学发展峰会

六家谈活动举行 85岁王蒙,在今年的网络文学发展峰会

作家大头马表示,大部分影视公司对网络文学只是收割的状态,只是看到网络文学作品有大量粉丝,可以移植过来就着急上马拍摄。“这种现状很不好,这两年也有验证,许多直接拿大IP过来拍的,反而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所以现在影视行业也在变化调整。”“90后”网络作家疯丢子用自己作品被改编的经历来举例,表示自己在改编上起初是甩手掌柜,但自己的一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亲妈都认不出来”,反而火了,让她觉得“人生观都改变了”。她并表示:“什么时候影视公司能跟作者能做到1+1大于2,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网络作家呼吁影视改编尊重原著

作为过来人,王蒙最后借用作家毕飞宇的一个比喻安慰年轻人,“作品被改编就好像自个的女儿嫁出去了,一方面很高兴建立她自己的家庭;第二有点伤感,你也别瞎掺和了;第三你也可以关心,也别太关心。”

从最早发掘的网络科幻小说《三体》,到《仙剑奇侠传》《后宫甄嬛传》《芈月传》大家耳熟能详网络文学作品如雨后春笋般在这里生根发芽,管平潮、流潋紫、南派三叔、唐家三少等优秀网络作家也在这里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

近年来许多热播影视剧是由网络文学IP转化而来,但此类IP剧也往往会引发网友吐槽。谈及这一话题,在座的网络文学作家都十分有表达欲。著有《仙剑奇侠传》等仙侠小说的管平潮认为,文学转影视剧是一个辩证的过程,影视剧不能完全照搬小说,但有些影视剧把小说“瞎改掉了”,把原著的一些精彩的反而改没了。他不点名地拿最近热播的一部IP剧举例:“这个小说第一篇章就很吸引人,开头吸引人也应该是电视剧的规律,但是这个剧却把原著很好的开头改掉了,导致前两集都在慢悠悠地讲故事,我就感到匪夷所思。”擅长玄幻小说的网络作家乱世狂刀也希望影视公司的改编能够更加尊重原著。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王蒙坦言了解有限,但他一直认为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他表示,虽然网络文学算是新生事物,但其中涉及的武侠、仙侠等创作题材他并不陌生,因为在年轻时他就喜欢阅读此类作品。“1949年以后很多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侦探小说,故事特别吸引人,在各种报纸上连载,包括神怪小说数量也非常大,所以我并不陌生,我都看过。”当时印象特别深刻的有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

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组委会和《中国作家》杂志社共同承办的“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活动昨日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王蒙与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青年作家大头马、网络作家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围绕着“网络文学路在何方”主题展开讨论。

在今年的网络文学发展峰会,又会有哪些里程碑式的行业历程公布?如何创作出更多或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的网络文学精品?近日,记者采访了我省的网络作家、影视企业和出版社,听取他们的看法。

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表示,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经历了两个时段,第一波出现在2000年前后,当时他最深刻的感觉是,有许多在传统媒体从业的同事去了网站工作,一批网络小说开始涌现,他自己也开始尝试在网上连载长篇小说。到了2008年之后,中国的网络文学迎来了又一次迅猛发展的态势,而且延续至今。“我认为,网络文学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通俗文学,它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的热情,这个群体庞大,他们写作更加多元,而且有更多非常专业的作者加入,比如工程师、药剂师、大学教授,让网络文学有了更多魅力。”

管平潮则回忆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出现对他们这一代网络作者的冲击,“他居然能够这样写,居然还有这么一种活泼的文学。”于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看网络小说。另一位网络作家疯丢子说,那个时候小说的门类太多,脑洞被打开了就怎么也收不住,于是自己也变成了写作者中的一员。

所以王蒙认为,作家是各式各样的,你只要能写得好,没什么是不可以的,“有一次参加一个科学院的院士会议,所有人都说很喜欢看小说,我就说喜欢看什么小说,都是金庸的,没一个看我的。如果你能写成金庸那样,我也是热烈祝贺,如果你写得不好,不管用什么平台,用什么东西,中国写得好的还是不够多,太不够了。”

这些作品也见证了网络文学的萌芽、成长与日渐成熟,随着大批优秀作品的涌现,中国网络文学迎来风华正茂的黄金期。

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被贴上了“快餐文化”的标签。王蒙对此说不太赞成,他认为,网络文学相比较传统文学有很大的优势。“传统文学有一套很复杂的审稿制度,有了错字还罚钱,网络文学贴上去就行,很宽泛。可是所有的作者,都是希望写得越来越好。”王蒙还提到,网络小说也让作家们认识到,拘泥传统的写作方式是行不通的。“一上来就两页心理描写、风景描写肯定是不行的。”他认为目前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特别是科幻、侦探等类型,还应有更多好作品涌现。

作家是各式各样的,文学也是

今年85的王蒙仍然精力旺盛,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平时每天坚持游泳、走路、爬格子、追剧、看电影,年轻人的爱好一样不落。他笑称自己是“耄耋腹肌男”,并将图片分享到自己的微信头像上,被很多友人误以为是施瓦辛格或者普京。

2017年12月9日,中国网络作家村授牌仪式在杭州滨江白马湖举行。

对于这个话题,王蒙进行了总结发言:“我觉得毕飞宇说得特别逗,他说,改编就像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有点伤感,也别瞎掺和了,也别太关心,太关心就不合适了。他说得真好!”

他认为,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所以它很宽泛,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得好,而不是越写越烂。

王蒙透露,自己最近刚刚写了一本爱情小说《生死恋》。王蒙说,自己创作时,从来不是“我选材,而是材选我。好事不糟践,坏事更不糟践。安徒生《海的女儿》大概是世界上一切爱情小说的圣经级小说,好的经验也可以写,比如说福楼拜,所以题材每天都在环绕你。”

管理部门也为网络作家和网络作品全力提供支持与服务。针对网络作家群体相对年轻、相对普通职业缺乏职业保障等弊端,杭州西湖、滨江、拱墅等区开辟多个网络作家工作室,帮助上千位网络作家解决了工作、居住的难题;杭州网络作家协会也为众多在杭网络作家参评职称提供服务,让他们更有社会成就感和归属感;杭州还有多位网络作家被选为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如管平潮、蒋胜男等,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心声,了解他们的诉求。

“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作为文化部原部长、著名的当代作家,王蒙一开嗓就亮明了态度。他透露,虽然网络文学的兴起是近些年的事,但网络文学经常涉及的题材,如武侠、玄幻等,他在年轻时就十分喜欢阅读此类小说,包括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他坦言自己对当代的网络文学了解不多,但是相信现在的网络小说也一定很好看。

大头马也指出,国外类型小说进入影视工业是非常成熟的,但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还很短暂,影视工业依然在作坊阶段,所以这就导致了大量劣质影视作品的出现,大部分影视公司以盈利为导向,对网络文学进行收割,他们只是看到了网络文学的“注意力经济”,把粉丝直接转换为流量,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

“网络文学”VS“传统文学”六家谈活动举行 85岁王蒙:健身 追剧 写爱情小说

《芈月传》剧照。

昨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对话”活动第二场在佑圣寺十月文学院举行。由于83岁的著名作家王蒙到场,这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谈显得格外有趣味。

疯丢子则回顾了自己的作品被改编的“心路历程”。她说自己有两部作品被改编,其中一部改得“连亲妈都认不出”,却得到不错的反响;另一部比较尊重原著,反而挨骂了。因此她反思说,影视公司不是为作者而拍的,而是为了市场,为了收视率和观众,“如果哪一天作者可以和影视公司达成一致,并且能够融合成1+1>2的效果,对于我们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王蒙指出,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大神级作家,还有很多数百万的业余作家在网络上,“我的有些亲友的孙子辈都有写网络文学的,最后也出了书。”王蒙认为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审稿”机制,所以它很宽泛,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得好,而不是越写越烂,凑合着骗钱就行的。作家是各式各样的,德国汉学家顾彬在莫言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就批评莫言写得太快了。他们德国大作家一天顶多能写一页,我就跟他说,你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怎么写的吗?王蒙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个爱好就是赌博,轮盘赌,一个礼拜全输了,快到交稿的时候他急了。所以他就找了一个速记员,一路走着他就像疯子一样开始说,速记员就记下来。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大的特点是不分段,因为他一口气说下来。相比现在的台湾香港作家写作,风格太不一样,他们恨不得一个字占一行。

从全球看,以中文写作的网络文学的活跃程度、读者数量、影响力和鲜明特色都是其他语言的网络文学难以匹敌的。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可以同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夏烈说。

此次对话代表传统文学的是王蒙、邱华栋、大头马,代表网络文学的是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他们的年龄跨度从“30后”到“90后”,由于年龄的差异,他们对网络文学的参与和体会各不相同,因此在对谈开始时,主持人便让几位作家都讲一讲,自己是什么时候接触网络文学的。

谈到网络小说的影视化,王蒙认为只要有好戏看就好,如果网络文学能改编成好看的影视作品,他也十分支持。“以前我觉得自己老了不爱看电影了,但最近特别爱看电影,很多电影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布达佩斯大饭店》《飞越疯人院》《忧郁的星期天》太好了。”

创作时不是“我选材,而是材选我”

IP市场 彰显文化自信

图片 1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王蒙坦言了解有限,但是他一直支持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中国1949年以后很多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侦探小说,类似这样的故事特别吸引人,在各种报纸上连载的,包括神怪小说数量也非常大,所以我并不陌生,我都看过,还比如1949年以前郑证因写的《鹰爪王》等等都很好看。”

很多人在问:从草根到主流,网络文学飞速发展的浙江经验杭州经验是什么?事实上,在国内网络文学刚刚起步时,杭州是最先介入的城市之一早在2007年1月,杭州市作家协会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集合起南派三叔、流潋紫、沧月、曹三公子等一线网络作家。此后,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杭州网络作家协会相继成立。通过人的汇聚,江南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创新精神,为网络文学的成长提供了丰沃的土壤

回顾网络文学20年

文/本报记者 罗皓菱

但是,一些弊端仍不容忽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早前曾表示,网络文学重迎合市场轻价值导向,重个人倾诉轻时代分量,重离奇猎奇轻文化底蕴等现象尚未根本扭转;抄袭模仿、千部一腔,难免陷入套路化的窠臼;娱乐至上、浅薄浮躁,难以摆脱唯点击率的怪圈。

所以王蒙强调,作家是各式各样的,你只要能写得好,没什么是不可以的,他回忆有一次参加科学院院士会议,所有人都说很喜欢看小说,“结果我一问喜欢读什么,他们都说是金庸。”王蒙说,如果作家能写成金庸那样,值得热烈祝贺,但如果写得不好,不管用什么平台都不行,“中国写得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太不够了。”

图片 2

键盘生风云,网文恰青春。近日,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作品发布。这次推优既是回顾,也寄托着对未来发展的无限期许。

王蒙指出,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大神级作家,网络上还有数百万业余作家,他说自己很多亲友的孙子辈也有写网络文学的,最后也出了书,但是都属于那种并不畅销的类型,点击率也不算高。

坚持锻炼 笑称自己是“耄耋腹肌男”

《大江东去》挖掘改革开放壮阔进程中的时代基因;《复兴之路》折射国有企业萌芽、壮大、蜕变的斑斓图谱;《家园》书写大国情怀下的抉择和坚守;《间客》仰望星空的豪情壮志让读者热血沸腾纵览入榜作品,不少网络小说契合新时代召唤,聚焦现实题材,彰显了网络文学的责任担当。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