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老子向来反对强梁,王弼以第二十八章中的

老子向来反对强梁,王弼以第二十八章中的

始制有名

(8)不备(诸本作不被)备宇用在此处,即有备无患之备,不备即自己相信无死地,不需要设备以防患;若作不被,在理论上很难讲得通。(按古义讲,不被也就是不备之义,因为被、备二字都可以作具字解。)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50章)

结合对二十八章章旨的重新认识,再来看第三十二章的“始制有名”一句,就不难理解其含义了。“始制有名”中的“制”和第二十八章中的“故大制不割”中的“制”的词义相同,用的都是“制”一词截割木材的本义。第三十二章章首“道常无名”,进而“始制有名”,其中从“无名”到“有名”的演化过程和《老子》第一章论及的“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的旨趣是一致的。“始制有名”,义即(“常无名”的“道”)开始朴散成器,万物有名。

(2)王弼注:十有三,犹云十分有三分。这句话乍看很容易被它蒙混,仔细想来就发现一个大漏洞。照他这样算法,就是全人类中正在生的有十分之三;正在死的有十分之三;虽天年未终,但以生生之厚而短命死的,亦有十分之三;把这三类人合起来算,总数即十分之九,剩下的十分之一到哪里去了呢?老子既未曾说明,王弼也没有交代,岂不是漏洞吗!后世注家有人为王弼作辩护,说其中十分之一就是老子所谓善摄生者,这句话经不起核实计算,如果善于攝生的人,占人类总数十分之一,那么,像我国今日六亿五千万人口,其中的十分之一,就是六千五百万人,都应该称为修养专家了。这如何能讲得通?假使把摄生当作卫生讲,今日全国人民大搞卫生,其中十分之一懂得卫生方法並且能够实行的人,或许是有的;但老子所谓摄生,既不同于今日卫生之说,又更超出了古代养生术的范围,世间善于卫生的人未必都善于养生,善于养生的人未必都善于摄生,因此,十分之一就成了问题。一个十分之一既无着落,三个十分之三同时也连带的站不住脚;王弼注既不足信,后来注家根据王注的十分有三分而另标新义者,其说亦难以成立。

长寿的十分之三,短命的十分之三,老子特别指出了“动之于死地”的十分之三,并且追问原因:“以其生生之厚”。老子主张顺乎自然地生,“动之于死地”,首先是违反自然的人为之“动”,本来,按照天命,或可久生,而不自保,自蹈死地。生生之厚:厚自奉养以求生。或逞欲于声色,自伤其生而动之死地。或富贵之人,厚自奉养,服食药饵,以求长生,适自蹈于死地。后世道教炼长生不老之丹,实与老子本意相违。上述三种人占比十分之九,还有十分之一呢?那便是“善摄生者”,其最高境界是“无死地”,与“动之于死地”形成鲜明对比。生生之厚不但让人妄动,自蹈死地,而且殃及他人。

《老子》第五十章的章旨是“善摄生者”深知“生生之厚”会导致死亡,所以在老子思想中强调要“俭”:“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第六十七章)

第一问 妄与不妄以什么为标准?你说他身体上动作是妄,他自己认为是不妄;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如何能够解决问题。古代孔夫子教他的门人颜渊,也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儒家最著名的四勿教条,往日读《论语》的人,常被非礼两个字弄糊涂了。今看此注的妄字。也同、非札一样的费解。如果懂得什么叫非礼,自然知道什么叫作妄;妄的反面即是不妄,也就无须解释了。可惜儒家和道家这些教条所用的字眼都是抽象的,没有具体说明,学者只好空谈,不能实践。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42章)

(作者:徐山,系苏州大学中文系教授)

(5)摄生 摄字的本义,王弼无注,《韩非子》亦无解,仅河上公注云:摄,养也,意思是摄生即是养生,这恐怕不对,古书上摄字,除此而外,未有作养字解的。如果摄生之义和养生相同,为什么老子不用人人能懂的养字,偏要用这个罕见而又费解的摄字(老子五千文,找不出第二个摄字)?其中必有深意,可惜后来各家注解都忽略过去。实际上摄字有四种作用:一,摄持自己身心,勿使妄动;二,收摄自己精力,勿使耗散;三,摄取外界物质,修补体内亏损;四,摄引天地生气,延长人的寿命。这四种作用完全无缺,才可以称得起一个善摄生者,本章意旨更着重在第一种作用。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其慈且勇,舍其检且广,舍其后且先,则死矣。(67章)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第三十二章)

[校订] (1)本章第四句,《韩非子解老》作民之生生而动,动皆之死地,唐傅奕校定《老子》古本亦同此,河上公、王弼两本和其它版本或碑刻都作人之生,动之死地,这两种不同的句法,前一种比后一种多四个字,意思较为明显,又与下文生生之厚句有联系,今从《韩非子》。但民和人在字义上是有区别的,民是统治者对于被统治者的称呼,人是泛指一切人类而言,本章说的是人类生死问题,与国家政治无关,今从诸本把民字改作人字,似更为合理。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33章)

“以其无死地”一句出现在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五十章章末:

听说有很会护持自己生命的人(原文善摄生者),他在陆地上走,不至于碰到猛兽来伤害自己;他进入敌人军队中,不必要预备甲兵来保卫自己。尽管如此,犀牛也没有地方投掷它的尖角,老虎也没有地方施展它的利爪,敌人的兵器也没有地方容受它的锋刃。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善于摄生的人,本身没有招灾惹祸的根由,灾祸就不会临到他自己身上;所以说他无死地 (即是无自取死亡之道,不是说这个人决定不会遇到意外的危险)。

最后老子描绘了他的理想国: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第五十章)

(3)十有三 等于十又三。古书中凡是一个有字夹在前后两个数字之间的,都作又字解,例如《书经尧典》: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即三百又六旬又六日,也就是三百六十六日;二十有八载,即二十又八载,也就是二十八年。近代年老的书画家,在题款时常于自己名下写年几十有几,这还是古代文法。河上公注:十有三,谓九窍四关也。(四关即四肢)这是根据《韩非子》之说,除此而外,别无其它更为合理的解释。王弼注:十有三,犹云十分有三分。这样解释,似乎很合理也很自然,并不牵强、穿凿、附会,容易使人相信,但有一个漏洞,无法弥缝,说见后面质疑第二条。

进而,老子对人群生死状况作了大概的分析:

总之,正因为是“柔弱胜刚强”,所以弱者无须强(“鱼不可脱于渊”,即鱼在渊看似柔弱但可幸存,此时非要逞强而脱于渊,则自赴死地),而强者需弱之(“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即国之利器示人,虽示强但已涉凶义,故应隐藏而呈弱状)。

生人和死人同是一个肉体,凭什么现象认为他是活的或者是不活呢?这就要看他的肉体能不能起普通人应有的作用。如果他目能视,耳能闻,鼻能呼吸,口能说话、能饮食,手脚能动,大小便能排泄,这当然是活人;假使他的九窍四肢不能全部起作用,只要其中一两处还能够有作用,也不好说他是死人。人的身体,上七窍,下二窍,再加四肢,共有十三件东西,人在世上,全靠这十三件东西发挥它的本能,才有生活意味,所以说生之徒十有三。到了死的时候,也是这十三件东西表示它们都不能够起作用了,所以说死之徒十有三。人们为了生活关系,身体外部能动的机关就不能不动,如眼要看,耳要听,口要说话,手要操劳,脚要行走,凡身体外部有一次动作,内部精力必有一次消耗.有千次万次动作,就有千次万次消耗,人生数十年中。逐渐地把先天(胎儿在母腹中自受孕至成形的一段时期为先天,出生以后即为后天。)所禀赋有限的一点生命力消耗尽了,即使动作並未过分,但也不免于自然的死亡,况且人们欲望是无穷的,要追求生活上比较更多的意味,很难保不超过本身禀赋的限度,因此就不能终其天年而促短了自己寿命,所以说人之生生而动,动皆之(之等于往) 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即贪图生活享受太过分)。

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75章)

从《老子》第三十六章的文脉角度而言,章末的“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从弱和强两个不同角度分别申说前面的“柔弱胜刚强”的。老子贵柔,主张“弱者道之用”(第四十章)、“守柔曰强”(第五十二章),而老子式的“弱”即“守弱”的特点就是要避免向世俗的“强”转化,因为世俗的“强”,如老子所言,“强梁者不得其死”(第四十二章),“坚强者死之徒”(第七十六章)。换言之,老子式的“弱”,非弱也,实强也;而世俗的所谓“强”,非强也,实弱也。正因为如此,第三十六章章前有“将欲弱之,必固强之”之说,即天道将弱之(使之败),则必先使之强,因为当下逞强之物,自将转弱(自败)。

本章原文自出生入死至善摄生者,韩非虽有解说,但嫌太简略,人不易懂,故此篇特补充其说,务使一般人都能够了解;摄生的摄字,从古到今,无人注意,故在前释义项下把摄生的四种作用全部发扬出来。自陆行不遇兕虎至无死地,《韩非子》解说最详尽,请看下面引证第二条。

现在舍弃慈爱而求取勇武,舍弃俭啬而求取宽广,舍弃退让而求取争先,是走向死路!保全生命的三宝被舍弃了,求取勇、广、先,舍弃柔弱,求取坚强,自找死路。“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父,始也。老子以強梁之人为教戒之始也。(河上公)——这是老子的第一条死亡警示。

鱼不可脱于渊

第二问先后关系:生和不妄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人们是先要求生,而后身体上四肢九窍才不妄动呢?或是他本来就不妄动,而后才能保持他的生命呢?死和妄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人们是预先知道自己不久要死,而后身体才任意妄动呢?或是他先有妄动,而后才至于死呢?

让生命长久,并非指个体肉身永生,彭祖八百岁也终究会死,老子讲究顺乎自然,生死都要顺乎自然。老子研究死亡,着眼点放在非自然死亡上面,他首先指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