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开幕,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

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开幕,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手稿背后 岁月悠悠

这封佚信由茅盾之子韦韬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捐赠上海图书馆,捐赠时附信封一枚,邮票完好

原标题:上图特展展出两百余件手稿,公开唯一茅盾存世《简爱》译稿

2013年,夏衍之子沈旦华捐赠的夏衍根据鲁迅同名小说创作的电影剧本《祝福》手稿

图片 3

妙笔生辉: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开幕。

茅盾《批评家》手稿经考证系未刊佚稿

这封李霁野写给茅盾的信,是两位文化老人的最后一次往来通信,此前从未公开过

在过去的纸上岁月,手稿曾承载了无数人的智慧火花与思想轨迹。

“茅公为五四新文学运动的老将之一,在新文学运动史上有杰出贡献,而他谈论小说艺术技巧的意见又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故相信他的书信必将为后代所珍视。”这是著名作家姚雪垠生前将茅盾致他的48通书信装订成册珍藏,并用毛笔在前言中所写的一段话。11月8日,姚雪垠之子姚海天代表家人,遵照父亲遗愿,将茅盾从1974年至1980年与姚雪垠谈论小说《李自成》和文学创作的信函捐赠给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

图片 4

11月8日,书情写意2019上海图书馆阅读季年度馆藏精品文献大展妙笔生辉: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上海图书馆2000年以来入藏的现当代名家手稿两百余件,首次公开了目前发现的唯一茅盾存世的《简爱》译稿等珍贵文献。

捐赠仪式与“书情写意”2019上海图书馆阅读季年度馆藏精品文献大展——“妙笔生辉:上海图书馆藏名家手稿展”开幕式同时举行。本次手稿展共展出上海图书馆2000年以来入藏的现当代名家手稿260余件,集中展现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多年来的手稿征集成果。

茅盾的《简·爱》第二次未完成译稿封面名为《珍雅儿》(第一册),以黑色钢笔书写于绿色硬封面的笔记本(均上海图书馆供图)

这是上海图书馆自2005年以来,连续第15年推出年度馆藏精品文献展览。

手稿是人们有意识地用笔、墨、纸书写的文本形式。不同的人、不同的书写工具和载体所产生的笔迹各具风采,是人类文明创造过程中产生的记录形式之一。图书馆作为人类文明智慧成果的保存中心之一,手稿是其重要的文献收藏对象。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手稿类型多样、数量众多,已形成富有特色的文献资源体系,其手稿收藏规模在我国各类图书馆中名列前茅。

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以其优美的文字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在世界文学中占据独特的位置。在中国,这部传世名作也被翻译成众多版本风靡至今。记者从昨天在沪举行的中国作家手稿与文本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获悉,我国现代著名作家茅盾一生中曾两次翻译过《简·爱》,但基于各种原因都在中途停止。第二次的未完成手稿新近在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被发现。同时被发掘出的还有一封《简·爱》最早中文全译者李霁野写给茅盾的信。这封佚信是两位文化老人的最后一次往来通信,此前从未公开过。

茅盾《批评家》

“近10年是上海图书馆手稿征集与收藏取得重要收获的关键时期。”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介绍,在电脑键盘代替纸笔书写、手稿资源日益稀缺和市场化的当下,上海图书馆近年来的手稿征集数量仍不断增长,呈现出可喜的景象,主要源于大批量捐赠,如上海作家叶永烈2014年捐赠了8个类别的手稿等文献,上海图书馆特为此设立了个人专藏——“叶永烈专藏”;之后,科学家吴建屏、出版家丁景唐后人各自捐赠了几十箱手稿等文献。

李霁野收到回信不到一个月,茅盾便与世长辞

十大类手稿,包括今天依然活跃的名家的手稿

“我们重视名人手稿,是为了寻找思想轨迹;我们收藏名人手稿,是为了保存文化记忆;我们保护名人手稿,是为了抢救文明遗产;我们研究名人手稿,是为了揭示智慧的创造过程。”周德明充满感情地说。

这两个最新发现,始于上海图书馆今年春天与大英图书馆联合举办的“文苑英华——来自大英图书馆的珍宝”展。这是两家图书馆之间的首次深度合作,也是中英两国一次意义深远的人文交流。展览中,大英图书馆提供了五位英国文学巨匠——夏洛蒂·勃朗特、D.H.劳伦斯、珀西·比西·雪莱、T.S.艾略特、查尔斯·狄更斯的手稿原件;而上海图书馆则结合中国出版的各类文献实物和该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馆藏,向人们直观呈现英国文学如何通过中文译著、编著与上海这座城市产生共鸣。

本次展览按手稿的内容与形式分为十个类别,即文稿、诗稿、译稿、论著、书信、日记笔记、剧本题词、科学家手稿、乐谱、画稿。展览将从11月8日延续至11月27日。

据了解,此次手稿展按内容与形式分为文稿、诗稿、译稿、论著、书信、日记·笔记、剧本·题词、科学家手稿、乐谱和画稿10个门类,对2000年以来入藏上海图书馆的各类手稿择要展示,其中很多是首次公开展出。如茅盾写于20世纪30年代初的《批评家》,系与作者致郑振铎的信函同时发现,经考证确定为未刊佚稿。相关专家普遍认为:“此稿是研究茅盾作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的重要材料。”还有茅盾译稿《珍雅儿》,是目前发现的唯一茅盾存世的《简·爱》译稿,也是上海图书馆考证的从未发表的佚稿。

备展期间,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馆员刘明辉在对馆藏的八万余件书信和手稿进行遴选时,发现了一封李霁野写给茅盾的信。该信未见于二人的全集、书信集和文集等相关文献及学界的研究论述,确定为佚信。它由茅盾之子韦韬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捐赠上海图书馆,捐赠时附信封一枚,邮票完好,邮戳未显示寄信年份,信件的落款也只有几月几日。

茅盾《珍雅儿》

一代爱国进步报人、著名记者、新闻史研究开创者戈公振被侵华日军所毁的书稿《世界报业考察记》同样弥足珍贵。1927年到1928年,戈公振自费出国考察,行程数万公里,途经欧、亚、北美,搜集了大量中外新闻史资料,实地感受到世界新闻发展的潮流并对中外报业作了深入思考。回国后,戈公振根据所见所闻所想所得写成《世界报业考察记》一书,拟由当时上海的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令人扼腕的是,该书未及刊印即毁于日本侵略者的战火。戈公振临终前托付其侄戈宝权完成出版,也未果。《世界报业考察记》付梓前的手稿上世纪50年代由其后人捐赠给徐家汇藏书楼,直到2017年,上海图书馆研究人员在整理旧藏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扁方盒,其中包含1931年定稿的《世界报业考察记》稿本、校勘表、用于出版的插图照片,以及戈公振参与设计的封面和版式样稿等。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馆长助理刘明辉感慨,当年一名日军军官曾说,烧毁闸北几条街,一年半载就可恢复,但把商务印书馆焚毁,它就永远不可能恢复。如今,这部“炸不毁”的新闻史遗著已由上海图书馆和商务印书馆合作整理出版,这正是手稿文献历史价值的彰显。

这封信的正文只有短短200字不到。信中,李霁野提出希望重读茅盾“曾于卅年代写评《简·爱》一文”,理由是“我对您提的某一句译法很感兴趣,我原也是照您的句子译的,别人提议改,我改了。”这不禁让人好奇:李霁野信中说的是哪一句译法?谁提出修改建议?信写于哪一年?茅盾收信后是否回了信?经过数月的认真探究和相关文献佐证,刘明辉考证出写信年代为1980年,当时李霁野76岁,茅盾84岁高龄。次年,李霁野收到了回信,不到一个月茅盾便与世长辞。这封信成为两位老人最后的一次往来通信。

由茅盾之子韦韬于1996年捐赠的16页《珍雅儿》吸引了很多读者的注意力,这份手稿从未发表,其实是茅盾译《简爱》的未完译稿,经上图考证确定为佚稿。珍雅儿这一翻译并不容易让人想到《简爱》,但翻开此份手稿,文首有原著名JANE EYRE,内容也恰是《简爱》第一章至第三章的译文。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工作人员、本次展览策展人刘明辉表示,这是目前所发现的唯一茅盾存世的《简爱》译稿。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近年来名人手稿的入藏量明显增长,其中不乏代表作和获奖作品,在乐谱、画稿和科学家手稿的征集方面也有新的进展,馆藏手稿结构不断得到调整和完善。不久前由著名音乐家贺绿汀后人捐赠的《游击队歌》乐谱,作于1937年冬抗战演剧一队到山西临汾八路军办事处休整期间,以该队“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名义,于1938年元旦后,八路军总司令部在山西洪洞高庄召开高级将领会议期间的一次文娱晚会上首唱,贺绿汀指挥。1938年4月,作者到武汉,将此曲由齐唱改为四部合唱,并在同年武汉出版的《战歌》1卷9期杂志上发表了合唱谱。这次展出的手稿是混声四部合唱钢琴伴奏谱手稿,没有歌词,用钢笔写在开明书店制乐谱簿中,系未完成稿,十分珍贵。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