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中国出版史上被称为第一本大型画报的《良友画报》, 书中着墨最多的便是作者和鲁迅先生的往来了

中国出版史上被称为第一本大型画报的《良友画报》, 书中着墨最多的便是作者和鲁迅先生的往来了

这段推荐完全针对《大系》普及本而言,同样有的放矢。冰心的推荐词情况较为复杂,虽然 《良友图画杂志》1935年3月第 103期已经刊登,虽然赵家璧《话说〈中国新文学大系〉》中也已引用,但都是摘录而非全豹。而且此文还有标题《对于〈新文学大系〉的感想》,尽管不长,却是一篇不折不扣的冰心集外文,2012年5月福州海峡文艺出版社新版十卷本 《冰心全集》失收。也照录如下:

傅东华先生说:“将新文学十年的成绩总汇在一起,不但给读者以极大便利,并使未经结集的作品不至散失,我认为文学大系的编辑是对于新文学的发展,大有功劳的”。

《编辑忆旧》,评价指数4星半

图片 1

编辑的故事

        中国的出版业最有气象的时代当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了,一方面出版社林立、相互竞争、百花争艳,如商务、中华、三联和良友等等;另一方面人才辈出,不论是出版方面的人才如张元济、王云五、陆费逵、邹韬奋、胡愈之和赵家璧等等,还是文艺创作人才如鲁迅、郭沫若、郁达夫、徐志摩、茅盾和巴金等等,群星闪耀、灿若星河,可谓是出版业的一个黄金时代。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代出版人、作家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掀起了近现代出版史上的一个高峰,其精神是值得钦佩和崇敬的。这本赵家璧先生的《编辑忆旧》便是对那个时代出版的一个记录和缅怀,从他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略窥那个时代出版业的大致状况。

       我读的版本是中华书局2008年7月第1版。这本是根据三联书店1984年初版本重新录排的,收集了作者在七八十年代发表于《书林》、《读书》等杂志期刊上的文字,主要是关于作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良友、晨光出版社工作的记载。书中详细介绍了作者与鲁迅、丁玲、蔡元培、周扬、曹靖华、徐志摩、郑伯奇、郑振铎、耿济之、钱锺书、师陀等人在出版上的往来,为出版史研究提供了不少宝贵的材料。

图片 2

编辑也是一个时代

       书中着墨最多的便是作者和鲁迅先生的往来了,赵家璧先生曾经把书中的文章结集成《编辑生涯忆鲁迅》。众所周知,鲁迅先生一生除了著述颇丰外十分热衷于编书印书,早年留日期间边和其弟周作人编译了《域外小说集》一书,后来和郑振铎又编过《北平笺谱》,替友人校书编书就更多了,知道离世前还在校对瞿秋白遗著。张积老师上次上课时提到正在研究鲁迅先生的编辑出版活动,对此肯定有更加精当的见解。

          在书中,鲁迅先生第一次见到赵家璧先生就告诫到:“这是一种非常需要而且很有意义的工作,我自己也是搞过这一行的,其中也大有学问啊!”从这之中就可见鲁迅先生对于编辑工作的重视,而在作者与鲁迅先生的交往中也可以发现鲁迅先生对于编辑工作的精通和严谨的态度。一方面,鲁迅先生经常对作者的编辑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如排印上顶头不宜出现标点符号,讨论木刻印刷之技术,书籍上贴上“印证”或“印花”等。其中很多方法后来都为出版界所采用,沿用至今。另一方面,鲁迅先生对编辑工作一丝不苟、非常严谨。在鲁迅先生与作者的通信中提到:“内缺目录,不知是有意删去,抑系遗失?顶上或有横线(最初数页),或无,何故?”“《一天的工作》已校毕,今送上,但因错字尚多,故须再校一次”“《引云集》的缺点,是纸张太厚,而订用铁丝,我希望这回不用这订法”。

       如此种种,可以看出鲁迅先生对于编辑工作的严肃认真。总的来看,鲁迅先生在良友主要是出版文艺书和版画连环画两种,特别是版画连环画鲁迅先生是耗费了大量的心血的。不论是与苏汶等人论战,强调版画连环画的价值,还是为《木刻连环画故事》写序、编选《苏联版画集》,都可以看出他对于版画连环画的热情与期待。如他所说:“现在社会上地流行连环图画,即因为它有流行的可能,且有流行的必要,着眼于此,因而加以导引,正是前进的艺术家的正确的任务。”可见,鲁迅是出于服务大众、引导大众的目的大力推广这种艺术形式的,他始终是秉持着大众的立场,为了民族的发展考虑的。

图片 3

推荐《 天才捕手 》

       在对于鲁迅先生的怀念中作者穿插着写了和丁玲女士的熟识情况,这之中主要是记录作者出版丁玲女士《母亲》一书的情况。《母亲》一书由于丁玲女士被国民党抓走而不能按时完成,但赵家璧先生仍然坚持把这本书出版了,并发行了她的签名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中鲁迅先生对于稿费的处理建议也可看出鲁迅先生考虑之周全。今天《母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出版,但由于丁玲女士身体和时间等方面原因多半不能续写下去了。我曾经在中国现当代文学馆听过丁玲女士的演讲录音,痛述因写致祸的辛酸。时代的动荡、局势的变化都是个人所能左右的,写作更是受到巨大的影响,这在后面作者出版《世界短篇小说大系》、《志摩全集》等书籍过程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提笔至此,就不能不说说《中国新文学大系》了,这套皇皇巨著在今天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可以说是赵家璧先生编辑生涯中最为辉煌的成就。这部总结了新文学第一个十年(1917-1927)成就的选集共有十卷:1.《建设理论卷》,胡适编选2.《文学论争集》,郑振铎编选3.《小说一集》,茅盾编选4.《小说二集》,鲁迅编选5.《小说三集》,郑伯奇编选6.《散文一集》,周作人编选7.《散文二集》,郁达夫编选8.《诗集》,朱自清编选9.《戏剧集》,洪深编选 10.《史料·索引》,阿英编选。书前由蔡元培先生撰写总序,通过编者阵容就可以看出此套书的权威性。赵家璧先生在书中详细介绍了选题的由来和背景、约稿的过程、中途的变故、通过审查的努力和最后的结果。一个年轻的编辑家要编出这样一套巨著需要巨大的勇气和非凡的才能,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正如蔡元培先生所说:“吾人自期,至少应以十年的工作抵意大利的百年。所以对于第一个十年作一总检查,使吾人有以鉴既往而策将来,决不是无聊的消遣。”这套作品经过时间的筛选,于今日看更可见其价值和编者的远见卓识。

图片 4

中国新文学大系

       除了与鲁迅先生、丁玲女士的来往,编辑《中国新文学大系》外,赵家璧先生还叙述了其他出版过程的艰辛,如曹靖华先生《苏联作家七人集》受审查之阻挠、《志摩全集》《世界短篇小说大系》由于组稿时局等原因出版未果。而一些作家翻译家的勤恳困顿也是令人叹息,如郑振铎先生苦心孤诣编撰出版《中国版画史》、耿济之先生翻译俄国名著等等。当然出版的作品中也有着不少传世之作,如钱锺书先生的《围城》和师陀先生的《结婚》。总之,出版界的活跃和时局的动荡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不禁让人感叹这是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但也是动荡不安的时代。以赵家璧先生为代表的老一代出版人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能够以编书为终生追求的目标、矢志不渝,展现了其坚定与踏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如作者所说:“作为一个文学编辑的最大喜悦,莫过于看到从作家手接过来的一大叠手写稿,通过自己的劳动编印成书;又经过漫长的时间考验,不但在本国读者中被公认为传世之作,而且被译为各国文本,流传遐迩,赢得国际文坛的声誉。”每一本书都有着编辑的心血在其中,从这本书的文字中间,我们明显地感受到赵家璧先生对于这些心血之作的爱恋和追怀。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会有更多优秀的编辑像赵家璧先生老一代出版人一样为祖国的文化事业添砖加瓦,我们衷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中国现代出版家论着丛书”无疑对今天的出版界和广大读者都大有裨益。编选者的眼光,出版者的气魄,不用多说,是应当受到肯定的。如果“丛书”还要再版,或者是出第二缉,我觉得应该注意一下世界书局、东亚书局、正中书局、北新书局、新生命书局、黎明书局、新月书店、大东书局等当年有影响的其他出版机构。现代出版家也应关注郑振铎、夏丏尊、李小峰等先生,他们在中国现代出版史上,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然,这仅仅是我一点不成熟的想法,未必合适。

经核对,茅盾、郁达夫、阿英三位的推荐词其实就是他们分别编选 《小说一集》《散文二集》和《史料·索引》的“编选感想”,不但《良友图画杂志》早已刊登,而今也均已收入他们的全集。其余六位中,叶圣陶、林语堂二位的推荐词,先为《良友图画杂志》摘录刊登,后来又为赵家璧的回忆录《话说〈中国新文学大系〉》所全文引用;傅东华的推荐词也已在《良友图画杂志》上全文刊出,都不难查到。只有冰心、张天翼、沈起予的推荐词一直未引起应有的关注。

今天的文学史家也或从史学的立场或从编辑的角度,高度评价《中国新文学大系》,如温儒敏在《论〈中国新文学大系〉的学科史价值》一文中认为:“在现代文学学科史上,论影响之大,很少有哪部论著比得上1935年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的《中国新文学大系》。这部十卷本的大书,是新文学第一代名家联手对自身所参与过的新文学历程的总结与定位。”“《中国新文学大系》无疑是现代编辑出版史上的一个成功的典型。主持《大系》责任编务的是良友图书公司的赵家璧,当时还只是一位青年编辑。能够组织那样一批文坛上的压阵大将来共同编撰了这一套大书,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顺应了上面所说的要为新文学的发生做史的需求,当然,正好也满足了先驱者们将自身在新文学草创期‘打天下’的经历和业绩,进行‘历史化处理’的欲望。”当年《文学》月刊上的《最近的两大工程》一文,即已经格外强调《大系》的“文学史的性质”:“《新文学大系》虽是一种选集的形式,可是它的计划要每一册都有一篇长序,那就兼有文学史的性质了。这个用意是很对的。不过是因为分人编选的缘故,各人看法不同,自然难免,所以倘若有人要把《新文学大系》当作新文学史看,那他一定不会满意。……倘使拿戏班子来作比喻,我们不妨说《大系》的‘角色’是配搭得匀称的。”

我还想说的是,仅仅从一个读者的角度看,“中国现代出版家论着丛书”就是一套不易见到、值得一读的好书。“丛书”所选有学术书,有评论和鉴赏书,有回忆录,还有诗歌和小说。这些作品篇幅大小不一,长短随内容而定,概括地讲是干货很多,绝少注水。

真是言简意赅,说得实在。沈起予是30年代知名左翼作家和翻译家,他对《大系》的推荐如下:

理论小说散文诗歌戏曲的精粹成绩,由各部门有专长而有历史关系的文学家,全体动员编选。在十年间所有杂乱的材料里,用客观的态度选辑有历史价值之作品。十年间的代表作,可称无一遗漏。

当我们赞叹先贤们令人尊敬的事功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应该追问一下他们是如何做出这些业绩的?与他们相比,我们今天在哪些方面值得反思?收在“丛书”中的民国出版家人人都学有专长,除了主持和从事出版业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术兴趣和研究方向,用我们今天的话讲就是“专家办社”。出版家和专家两结合,相得益彰。张元济先生除了为商务印书馆掌舵外,本身精于版本学、目录学,擅长校雠,因而他主持出版的《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等,百年来备受学界推崇。章锡琛先生勤于着书,有《〈文史通义〉选注》等多部专着,散见于报刊上的着译文章约七百篇,加上早年在商务印书馆15年的历练,1926年创办开明书店,在中国出版史留下了辉煌一笔。开明书店出来的编辑徐调孚、钱君匋后来都成为了着名的出版家。开明书店出版的新文学作品和青年读物,影响一代又一代文学爱好者和年轻人。今天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就是1953年开明书店和青年出版社联合组成的。简单地讲,这些杰出的出版家,以自己雄厚的学识作根基,从几个点上辐射开来,尤其是长期关注现实问题并试图通过出版物加以解决,这种文化勇气和担当,无疑让我们肃然起敬!

先说张天翼,他是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推重的左翼作家,编订他的全集现已提上议事日程。他对 《大系》的推荐如下:

二十万字导言,给过去的新文学运动下一次历史上的评价

在我看来,这套书首先是对中国现代出版家群体表达了真诚敬意。现代出版业从清末开始,经辛亥革命,再经“五四”新文化运动,一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后四十年形成巨大规模,影响了中国思想、教育、文化、学术等诸多重要领域,可以不夸张地讲,中国20世纪文明进步,出版业厥功至伟,不可代替。张元济领导的商务印书馆,曾经做到了亚洲第一大出版机构,不由得激起了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如果简单比较一下,就可以看到: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思想开化,经济进步很快,出版社林立,印书局风行,但单独比较,还没有一个出版社可以和晚起的商务印书馆无论在出版规模还是社会影响上一较高下。这表明,不是条件好了,就意味着出版业自然而然地好了。出版家的使命感和眼光、视野更重要!1912年陆费逵先生创办中华书局,迅速以自身的出版特色赢得了整个社会的认可。陆费逵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关注中国的教育,中华版教材很好地满足了时代和社会的需求。邹韬奋先生及他领导的生活书店,最成功之处便是抓住了为读者服务这个要害。在我们今天强调为读者服务的时候,观察研究一下邹韬奋先生是怎么做的,肯定会得到无穷教益。

《中国新文学大系》的编辑,是种很笨,但是极其重要的工作。并不是代做广告,说实话,这是每个“文学青年”必读的书。

这些工作想必是出于年青的总策划人和主编赵家璧之手。在《谈书籍广告》一文中,赵家璧自述“二十、三十年代在良友图书公司,我兼管所有我编的出版物在内外报刊上的广告设计和内容方面”,“包括林语堂主编由良友出版的大受左翼作家批评的《人间世》各期封底广告,以及巴金、靳以主编良友出版的《文学月刊》上所有本版书广告,都出于我手”,“对《新文学大系》,又出了三个样本,在发售预约时,等于赠送给预约者的”。各分卷主编的“《新文学大系》编选感想”就是赵家璧据主编们的手稿制版印入1935年2月良友图书公司印行的《中国新文学大系》样本中的。

当我们站在21世纪的时候,静静地回望一下20世纪的中国,只要不闭目塞听,我们将会受到莫大的教益。我在翻阅这套丛书的时候,时不时地还想到现代出版家不同的命运际遇。陆费逵、邹韬奋二先生早逝,王云五先生远走台湾,其他大多活到六十岁到七十之间,其中张元济、叶圣陶、钱君匋、赵家璧、周振甫五先生高寿。唯独《天堂与五月》的作者邵洵美先生平生遭际最让人唏嘘。邵洵美祖籍浙江余姚,生于上海,出身官宦世家,是新月派诗人、出版家、散文家、翻译家。1923年赴欧洲留学。入英国剑桥大学攻读英国文学。1927年回国,与盛佩玉结婚。盛佩玉是盛宣怀的孙女。1928年起22岁的邵洵美把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出版事业上,此后22年持续不断,直到1950年。邵洵美先后创办的出版机构有三个:金屋书店、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和第一出版社。邵洵美创办并出版杂志十种以上,月刊、半月刊、旬刊、周刊,都办遍了。接管了《狮吼》杂志,与友人合作出版过《新月》月刊、《诗刊》等。1934至1935年他同时出版的刊物有7种,每隔5天便至少会有两种期刊面世。邵洵美家的客厅——花厅,多少年都是上海滩着名的文化沙龙,不少有名的作家、诗人、艺术家都是花厅常年的座上客。对年轻的文坛新秀,邵洵美更是管吃管住,并管出版作品。邵洵美就是这样一个人,万贯家财散尽,以个人之力出版了众多的报刊和书籍。作为新月派有名的诗人,邵洵美出版过《天堂与五月》《花一般的罪恶》及《诗二十五首》等三本诗集。用他自己的原话讲,他对新诗“是一种信仰”。邵洵美自视甚高。谈起15年前自己的《天堂与五月》,他说“各种诗格的尝试,现在看来都是幼稚得可怜,人家一提起我便脸红”。能入他法眼的新诗人,也不过是徐志摩、孙大雨、卞之琳、戴望舒数人而已。邵洵美的言谈举止和作派,容易引起其他人的非议。鲁迅就曾着文骂他,说是“要想发财,最好给富家翁作女婿”。这对邵洵美后来的命运影响极大。其实客观地讲,鲁迅的看法是偏颇的。盛宣怀家族固然在近代史上不是一般地显赫,但邵家也是官宦世家,实力不凡。邵洵美千金散尽,主要是用于出版事业,而非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地自己去享受。邵洵美对20世纪中国文化的贡献,恐怕不能一笔抹杀。邵洵美资助过好多人,而且声明不图回报。年轻的夏衍求学的时候没有钱,邵洵美给予巨额资助。在夏衍晚年的回忆录中,有明确记载。1950年后,邵洵美艰辛备尝,但他仍然从事外国文学的翻译工作,译有马克·吐温、雪莱、泰戈尔等人的大量作品,成为一代翻译家。邵洵美1968年去世,活到62岁。

良友公司于本年四月杪起出版《中国新文学大系》丛书十集,整理五四至五卅时代十年间,我们新文学之文献,分理论、小说、诗作等部,请胡适、鲁迅诸先生执笔,蔡元培先生作总序。对于五四运动以来之新文学无不搜罗,并且由编者各人写序作历史上之评述。我听到这个消息,觉得很高兴。这是自有新文学以来最有系统、最巨大的整理工作。近代文学作品之产生,十年来不但如笋的生长,且如菌的生长,若没有这种分部整理(编)选的工作,在青年读者是很迷茫烦乱的。这些评述者的眼光和在新文学界的地位,是不必我来揄扬了。

共五百万字

图片 5

临末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得到的这册信息量很大的第二种 《中国新文学大系样本》,系鲁迅研究家、翻译家孙用的旧藏,封面封底已失,幸内容完好。孙用自装封面,命之曰《〈新文学大系〉说明书》,倒也贴切。

赵家璧当年提出《大系》的编辑设想是希望“把民六至民十六的第一个十年间关于新文学理论的发生、宣传、争执,以及小说、散文、诗、戏剧主要方面所尝试得来的成绩,替他整理、保存、评价”。这一工作得以成功进行,也因为得到了新文学界的元老级人物的鼎力相助,每集的编者基本上都是一时之选。《诗集》原来准备请郭沫若主编,但被当时国民党的图书杂志审查会否决了,“理由”是郭沫若写过骂蒋介石的文章,结果只好临阵换将,以朱自清顶替。但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因为从学理和谨严的意义上说,朱自清的编选尤其是导言的写作显然要更加中规中矩。

西北大学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中国现代出版家论着丛书”收录了十四位现代出版家的十九部着作,其中近一半1949年以后没有出版过,很大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新书,对今天的读者极有价值。

7月 15日 晴热。1936年 5月,由赵家璧编、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印行的第二种《中国新文学大系样本》,最大的亮点还是“当代作家的推荐”专版,共两页,刊出了茅盾、郁达夫、阿英、叶圣陶、冰心、林语堂、张天翼、沈起予、傅东华九位作家对《大系》的推荐词手迹,这是前所未有的。

茅盾先生说:现在良友公司印行新文学大系第一辑,将初期十年内的“新文学”史料作一次总结,这在出版界算得是一桩可喜的事情。至少有些散逸的史料得以更好的保存下来。

我还想举一个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和赵家璧先生的例子。良友图书印刷公司是广东商人、华侨投资的股份制企业,专营画报、画册和电影歌曲的出版,实力雄厚,设备先进。中国出版史上被称为第一本大型画报的《良友画报》,远销全球华侨社会,是该公司的主打产品。创办人兼总经理伍联德,曾在商务印书馆编儿童读物,可以说是出版内行,是比较开明、有正义感的新型出版家。赵家璧因为机缘在上大学期间半工半读为良友公司编过两年半《中国学生》月刊,该刊销路并不好,主编第二期就辞职了,第三期开始赵家璧就独立编辑。因影响不大,发行量不行,编到最后赵家璧也没什么劲了,就建议伍老板把《中国学生》停了,他自己另外筹划出新文学书。伍联德先生同意了,建议赵家璧稳扎稳打,从小做起。就这样,一个21岁、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年轻人在良友公司的支持下,开始了颇具传奇色彩的出版家生涯。“一角丛书”在1931年9月初开始出版。所谓“一角丛书”就是一毛钱一本,是一个很新颖的策划。这套丛书共出80种,当时的年轻作家、“左联”作家等投稿的很多,因出版及时,印制精良,售价便宜,赵家璧先生可谓是旗开得胜,一举成名。一年后伍联德邀赵家璧入良友图书印刷公司,给其出版部主任的名义,专管画报以外的编辑工作。赵家璧自己说:“我从此时起,在伍联德的放手信任下,也单枪匹马地去创个新天地了。”1932年初,创造社老将、“左联”重要成员郑伯奇也化名来到良友公司,他先为《良友画报》写国际述评,接着主编《电影画报》和《新小说》。在郑伯奇的开导和启发下,赵家璧思想更倾向进步,坚定了他为进步文艺多做工作的信念。经郑伯奇介绍,赵家璧结识了一大批新文学作家,加之他朝气蓬勃,思路活跃,一系列在新文学史上有影响的书接二连三地出版了。郑伯奇介绍赵家璧刚见过鲁迅,赵就邀请鲁迅给他赐稿。鲁迅答应给他两部译稿。不久,“良友文学丛书”就以鲁迅的两本译作开了头,接着茅盾、巴金、老舍、郑振铎、叶圣陶、沈从文、张天翼等着名作家的书稿便源源不断地到了赵家璧手中。两年多时间,“良友文学丛书”就出版了原创文学作品近三十种。赵家璧更惊世的手笔是一手促成“中国新文学大系”的出版发行。赵家璧通过巴金介绍认识了郑振铎,又结识了阿英,到阿英家里又亲自查阅了他多年收集的新文学史料,经充分准备,启动了在今天看来梦幻般的一个出版工程。赵家璧和茅盾、郑振铎、阿英四个人反复商量,权衡再三,最后确定了十个编选人选,因郭沫若人在日本作为诗歌编选人可行性太小,最后易为朱自清。这部中国新文学运动第一个十年理论和作品的选集,由赵家璧主编,分十大卷,由蔡元培作总序,编选人作导言,十个编选人依次为胡适、郑振铎、茅盾、鲁迅、郑伯奇、周作人、郁达夫、朱自清、洪深、阿英。如此豪华的编选人阵容,在出版史上堪称罕见。加上蔡元培先生,这11个响亮的名字,像11颗耀眼的星辰一样照亮了中国现代文学史、文化史。赵家璧还主持编辑并出版了“良友文库”——《中篇创作新集》《苏联童话丛书》《万有画库》等。“良友”版的图书除内容进步外,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印制精良,装帧漂亮,文艺书几乎全是布面或纸面精装,纸张好,不少书外加封套封腰,他们印刷画报的先进设备在印纸质书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表现,深得作者的欢心,也博得读者的喜爱。鲁迅曾戏称它为“良友式”。再有是赵家璧独出心裁,从“一角丛书”开始,每本书都有“良友”的出版标记:画面是一位头戴阔边草帽的农民,在春天广袤的田野里,左肩挂着种子袋,右手正在向条条田垄播撒种子。木刻画带点洋味儿,线条粗犷有力,寓意深远。“一角丛书”“良友文学丛书”“中国新文学大系”“良友文库”等都用这个标记,让这一标记深深地印在了读者脑海里。更叫人吃惊的是赵家璧先生在“良友”总共也不过是干了五年多一点时间,从年龄上讲是在他29岁以前已经做出了前述让我们仰望的出版业绩,奠定了他作为中国现代出版家的地位。伍联德先生真可谓慧眼识人!“良友”比起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无疑是小社,但小社也可以出大书;“良友”是一个非文史类的出版机构,而非专业的出版社甚至可以出版比专业出版社专业得多的出版物;“良友”是一个地方社,但地方社并不限制它出影响全国的书……这种突破自身的局限而取得的成功是不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一番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