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网上竟没有一张他本人的照片,夕阳芳草见游猪

网上竟没有一张他本人的照片,夕阳芳草见游猪

1964年,我父亲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文代会,顺便去看望三伯父,在他家中发现了这幅画,一见便爱不释手,那时,三伯父因病已半瘫痪,见自己的弟弟由数千里之遥的家乡来探望自己,心情非常激动,又见父亲老在画前玩味,便割爱将它赠给了我父亲,并叮嘱一定要好好保存。父亲回筑后,把这幅画挂在书房的墙上。

王梦白的题字简洁:“任公先生属写游猪,即请诲正。丁卯六月,王云梦白。”后面钤印。梁启超号“任公”;属,“嘱”也。查“丁卯”为1927年。姚茫父在前一年患脑溢血,左臂偏瘫,可他仍勉力书诗记事:

图片 1

王梦白《背面仕女图》对比

1941年,梁任公逝世14周年,著名戏剧教育家熊佛西应周之风之约,写《记梁任公先生二三事》一文以纪念,刊于1943年2月《文学创作》1卷5期。文中非常简略地提到《游猪图》故事:

姓名:杨建民 工作单位:

刘海粟回忆梁启超的一篇文章里曾记述了这么一件趣事:1925年,刘海粟在北京,参加过新月社的一次聚餐会。当时与会者有梁启超、胡适、徐志摩、闻一多、姚茫父、王梦白等人。 酒席上觥筹交错,胡适忽然说道:“中国古诗很多,诗人都吃肉,就是没有人写过猪。这个畜生没有入过诗。” 梁启超听了,随口举出乾隆的“夕阳芳草见游猪”来反驳。众人都很佩服梁先生的博学。当下,大家就请画家王梦白以此句为题,请猪入画。最后梁启超还把乾隆的这句诗题了上去。 其实,在历史上以“猪”入诗虽少,但并非像胡适说的那样“这个畜生没有入过诗”。《木兰辞》里就有“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南北朝文士沈炯、南宋理学大师朱熹与民国学者黄濬,都曾写过十二生肖诗,诗中也都有“猪”。 史上诗中写猪的诗人不多,画家画猪者亦很少。纵览画史,牛、马、鸡、狗、虎等,皆有名画流行于世,惟猪画没有大作传今朝。鲜为人知的是,以画马名世的国画大师徐悲鸿曾先后四次画猪。

王梦白 背面仕女图33cm×129.5cm 1915年 现藏北京画院

“古代诗人都吃肉,可是没有人写过猪。”胡适为猪鸣不平。

此幅画猪图之外,笔者还在齐白石画集中,见到这位老人的一幅绘猪图。此图画幅不大,上面有猪三只。两只似在逗闹,一只随后跟着。画面仅以数丛绿草随处点染,以简驭繁。题字作“曾牧星塘屋后”。“星塘”是齐白石老家湖南湘潭杏子坞星斗塘,“屋”是他的出生老屋。后落“白石老人制”。不过总体看去,不如前一幅“游猪”图那么鲜活生动。老人虽然小时候放过猪、牛,可到底几十年过去,又不常绘此物,能写出已属难能了。

标签:书画书画家画家轶事 更多 上一篇:徐渭书论精粹下一篇: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会名单相关文章10-25陆俨少书法行书作品欣赏《岳阳楼记》10-21四绝全才文徴明行书欣赏《庭梧帖》10-3金石书画大师赵之谦信札手迹欣赏9-13王厚祥书法草书作品欣赏9-9近代著名书画家赵时棡篆刻作品欣赏9-5著名书画家黄宾虹印鉴欣赏9-1近代书画名家溥儒印鉴欣赏8-28书画大师赵撝叔字帖《赵之谦北碑书》书法资料书法讲座书法图书理论知识书法空间敦煌书法传世字画热点排行2018狗年春联大全

王梦白《红树双猿图》

画芯自上而下,在漫天云霞映衬下,萋萋芳草由近及远,从画面底部绵延而上,大约占据了画幅的三分之二;十一头肥猪三三两两地蜿蜒游走于芳草之间,或俯首觅食,或昂首逡巡,或转身,或顾盼,花色则或纯白,或纯黑,或黑白相间,总之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墨气淋漓,允称佳制。

这幅题材显得特别的画,不仅梁启超喜欢,也给一些画家留下很深的印象,譬如与王梦白交谊颇为深厚的画家王羽仪。他曾在王梦白那里见过这幅《夕阳芳草见游猪》,仔细揣摩,印象深刻。抗战时期,他来到文化人集中的桂林,提起笔来,再次想起了这幅特别画作。时间虽然不过十年光景,可此画命题、作画、写诗的三位大家,均已过世。感叹之余,王羽仪凭借记忆,默临此画,作为对师长的纪念。画毕之后,熊佛西来到画室见到。他曾说:“昨在其丽狮岩画室见其近作《夕阳芳草见游猪》一幅,极似梦白当年所写,几乎可以乱真。”数年后默临竟“几乎可以乱真”,印象之深刻,可见一斑。这幅临画上,王羽仪有一段题词:

2018狗年春节对联大全五字犬守平安日; 梅開如意春犬守平安夜; 雀鳴幸福年犬守太平世; 梅開如意春犬...阅读全文>>

王梦白《玉堂富贵 》219×119.5cm 1925年

梦白放下筷子,走到海粟下榻之处,几笔就勾成了一只猪,墨韵极好。

据戏剧家熊佛西的回忆,在“新月社”的一次聚餐会时,招饮人徐志摩以为,古来似乎没有以“猪”进入吟咏之中者。座中博学的梁启超,记起曾在日本与他人玩射覆猜诗谜游戏时,有人举出一句诗来,遮住第七字,结果大家都猜不中。此时亮出“猪”字,原来如此。此句博学如梁启超竟也不知道,所以便记忆下来。此全句为“夕阳芳草见游猪”。出题者告知,此句本出自乾隆皇帝御制诗。乾隆皇帝爱写诗,一生据说留下诗作三万多首,应当是古人中存世诗作最多的一位了。可惜质量不高,读过的人甚少,连大学者梁启超也不去费力气,因而不能猜中。不过看来这位皇帝写诗没什么顾虑,大约在游园时看到草丛中放养的猪,便出口成句。“游猪”云云,想当然耳,猪哪有闲暇“游乐”也。

不久,徐悲鸿又第二次画猪。这次构图和笔墨大体相似于第一幅,但猪画配了首诗:“少小也曾锥刺股,不徒白手走江湖。神灵无术张皇甚,沐浴熏香画墨猪。” 数年后,徐悲鸿在重庆画了他的第三幅猪画:浓荫路上,两个苦力用滑竿抬着一只大肥猪。画中的黑白花猪,四脚朝天,稳睡在滑竿上。画上题了两句嘲讽的话:“两支人扛一位猪,猪来自云深处。”署款是“卅二年春正月悲鸿筑游归写”。 遗憾的是,悲鸿的第一幅猪画已散失了。不过还好,其第二幅和第三幅猪画还存世,现均保存在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里,并刊印在《徐悲鸿彩墨画》之中。 此外,徐悲鸿还画过一次猪。2009年2月,一幅由徐悲鸿主创,另两名国画大师汪亚尘、谢公展配图题字的肥猪图,经过七十多年的坎坷曲折,在江苏南通籍已故文物收藏家朱念慈的儿子家中现身,并通过了权威鉴定。

王梦白画画不走寻常路,别人都喜欢画梅兰竹菊,他却喜欢画猪、蛇等,在文人眼中猪又懒又脏,所以文人不屑。

“你能画一张么?”志摩也在凑兴。

作者简介

1934年末,上海《中国时报图画周刊》约徐悲鸿为即将到来的猪年画猪。徐悲鸿答应了。几天后,他大笔泼墨、细笔勾画,画成了一只迎面走来的黑猪。

图片 2

“猪可有人画过吗?”胡适又提出问题。

不因三写误,句向御题求。

画的左上角题字:“悲鸿酒后成一猪,亚尘牵牛美人如,公展得之大欢呼。”下面钤“谢公展”的阴刻阳刻两印章。 徐悲鸿、汪亚尘、谢公展均为现代赫赫有名的国画大师。此猪画应是在谢公展的生日聚会上,三人酒后挥毫绘就的,徐悲鸿画猪祝贺,汪亚尘涂画牵牛花篱笆墙。由于赴宴,两人均未带印章,便无法落款印鉴。 乾隆以诗写猪,纯属不入流诗人的无病呻吟。而徐悲鸿画猪,却是匠心独具。两者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可谓判若云泥,天壤之别。

王梦白 雏鸡图 17.8cm×27.4cm 1933 荣宝斋藏

笔者辗转联系上蹇先生,渴望一睹“母本”《游猪图》的神采。然而,当照片发过来时,笔者大感意外,太有趣了——这竟然是又一件《游猪图》。

尾摇红暗淡,蹄认绿夷犹。

收笔之时,他略一沉思后,又提笔在画上写了“悲鸿画猪,未免奇谈”八个大字。随即署款“乙亥岁始,悲鸿写”,并钤了一个圆形“徐”字印章,这是徐悲鸿的第一幅猪画。

那么,王梦白的实力如何?且看北京画院现藏王梦白《背面仕女图》和齐白石临摹王梦白的《背面仕女图》,很相似,略有不同。王梦白1915年画于北京,时年二十八岁。王梦白创作此画时刚过而立之年,齐白石临摹时已过花甲之年。

诸本《游猪图》及相关史实梳理

去年任公述此句,云是乾隆御制诗。梦白写之,而余为补景并赋唐人试律,故有龙杖凤楼之语。此去年春间事也。未几而余病废,任公复属梦白作之,仍征前作,力疾书之,因记其事。丁卯六月二十二日,姚华茫父。

徐悲鸿的这幅肥猪图,用高丽宣纸画成,长105厘米、宽55厘米。一头摇着尾巴、威风凛凛的水墨雄猪,黝黑而壮硕。这头肥猪的身后,优雅地点缀着牵牛花篱笆墙图案,绿叶红花缠绕着篱笆墙。

现在的人甚至不确定王梦白长什么样,直到2012年11月27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展出了李毅士创作的《王梦白像》才确定。

梁先生题了那句诗,茫父也另题了一首,这张作品曾在《晨报》画刊上登载过。

夕阳随地没,芳草贴天柔。

1922年秋,陈师曾组织了“纪念苏东坡诞辰八八五周年”的罗园雅集,轰动一时。梁启超、姚茫父、汤定之、周肇祥、王梦白、齐白石、陈半丁、溥心畬等应邀参加,众人一致推让王梦白画猪,顷刻间一只憨态可掬的墨猪栩栩如生于纸上。

此外,尚有很多例子,不胜枚举。从字里行间可知,所有这些关于胡适与梁启超谁更渊博的津津乐道,都源自刘海粟的“向壁虚造”,而上述作者皆当做“史实”来加以引用。

譬如猪,这在多数国人生活中扮演不小角色的动物,却几乎无缘诗画。但事有例外,在气度或风格各异的诗画家笔下,打破常规,引猪入诗进画,虽然有限,可也并非没有。这里,我们便来举一点有限的例子。

王梦白虽才华横溢,却因刚正不阿,个性率直,喜欢酒后数落人之短处,以至于后来落落寡合。

还有一个例子,则更能说明刘海粟演绎的《游猪图》故事“流毒深远”,且更为可笑,那就是关于“胡适与梁启超谁学问更渊博”各种版本的无聊演绎。如:文林编著《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细说民国大文人》(现代出版社,2010年,第347页);梦江南著《人间最美纳兰词》(商务印书馆,2011年,第146页);

赋得夕阳芳草见游猪。得游字五言六韵。

图片 3

“我画得不好,你快动手!”一多也在催促。

诗画题材;动物;梁启超

稍缓,筱以浓墨在干皴之团团上勾点数笔,一幅活生生之雏鸡群跃于纸上矣,余笑曰:‘尔作画,犹如魔幻术’;彼则以自负之语气答曰:‘我王梦白画小鸡与齐白石绝对不同,他喜欢用墨点鸡,粗野不堪,我则喜用淡墨干皴。你看看是不是比齐白石高明?’”

《游猪图》故事的文本变异

“十余年前,余访故画家丰城王梦白先生于旧京之受壁胡同,见其所作‘游猪’一幅。梁任公先生题‘夕阳芳草见游猪’数字,并跋为乾隆御制句。梦白先生告余此画系某公招饮即席所写,席间因画及诗,以为古来未有以‘猪’字入吟咏者。时任公在座,谓乾隆御制诗曾一度及之,因诵‘芳草游猪’之句,并跋记如此云云。”

陈师曾补竹,并题上苏东坡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众所周知苏东坡是个肉食主义者,获得众人的赞赏,被认为纪念东坡诞辰的最佳礼物,由此王梦白的名气大增并传为美谈。

画幅上方居中位置,梁任公自题:

记事之余,他感慨物是人非:“梦白、任公二先生既先后作古,此画遂不知流落何所矣!”这也是他临摹这幅画的重要原因:“客中偶忆此段翰墨因缘,因仿其意作此。离乱以来,书画久疏,未能拟其万一也。”尽管自己谦虚认为临摹画“未能拟其万一也”,可在懂画也见过原画的熊佛西看来,却达到了“可以乱真”的地步。熊佛西还由此回忆:“题中所云‘某公招饮’之‘某公’乃新诗人徐志摩也……”

图片 4

蹇氏藏本《游猪图》

有幸陪龙杖,无端助凤楼。

图片 5

王恩山主编《散落的历史》(新星出版社,2012年,第233页);

诗画题材,本来无所不包。可旧有传统所致,画家触色,或梅、兰、松、竹写高风亮节,或花、鸟、鱼、虫以见性情;诗家落笔,大都“金戈铁马”或“大漠孤烟”,就算“小桥流水”,也为一些“方正”君子所不屑。这样一来,写作题材大为拘束,写着写着,一些生活中常常见到的物件,却极少有入诗入画的机会。长久下来,似乎某些东西就不能进入诗画这样的“高雅殿堂”。真是莫可名状的情状。

王梦白好友熊佛西曾回忆道:某次至余寓闲话,余出纸请其写画,彼则一面口衔雪茄。先生喜吸雪茄烟,几乎烟不离口,一面执笔以极淡之干笔在纸上画了八九个疏密有致之墨团团,当时余立于桌旁不知所画为何物。

“十年前余访故画家丰城王梦白先生于旧京之受璧胡同,见其所作游猪一幅,梁任公先生题‘夕阳芳草见游猪’数字,并跋为乾隆御制句。梦白先生告余此画系某公招饮即席所写,席间因画及诗,本为古来未有以‘猪’字入吟咏者,时任公先生在座,谓乾隆御制诗曾一度及之,因诵‘芳草游猪’之句,并跋记如此云云。梦白任公两先生既先后作古,此画遂不知流落何所矣。客中偶忆此段翰墨因缘,爰仿其意作此,离乱以来,书画久疏,未能拟其万一也。”

诗画题材,本来无所不包。可旧有传统所致,画家触色,或梅、兰、松、竹写高风亮节,或花、鸟、鱼、虫以见性情;诗家落笔,大都“金戈铁马”或“大漠孤烟”,就算“小桥流水”,也为一些“方正”君子所不屑。这样一来,写作题材大为拘束,写着写着,一些生活中常常见到的物件,却极少有入诗入画的机会。长久下来,似乎某些东西就不能进入诗画这样的“高雅殿堂”。真是莫可名状的情状。

其入室弟子王雪涛也曾筹资计划将王梦白的百余幅作品弄成珂罗版,出一本画册,令人遗憾的是“这意愿在旧社会总无法实现,底版又毁于十年浩劫。”

熊佛西先生的“据余所知”不知所据为何?听上去很有“知情者”“当事人”的味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非当事人,从他的“演绎”可知他亦非知情者。这是目前所知关于“游猪图”故事文本最早的大规模“变异”。当然,熊佛西只是听闻、转述,说明“游猪图”的故事在当时已经有了多种版本流传。

当时的画作,后来不知为谁所得。到了第二年,梁启超又记起了这幅画。想着有味,便再请王梦白重新绘制一幅,姚茫父依然将当时诗作题上。待两位完成后,自己大笔一挥,书写题头:“夕阳芳草见游猪”,并在画上记述当时情形:“往在日本须磨浦之菱涛阁为诗谜戏。汤荷庵举此句覆其第七字,合座莫能射得。出原本,则乾隆御制诗也。昨季会食京师新月社席间,以为笑剧,既而梦白、茫父用作画题,致有佳趣。茫父一试帖更可诵,故请两君为补写一轴。丁卯秋,启超。”后面盖一“梁”字圆章印。

图片 6

“你能画一张么?”志摩又在凑趣。

不觉悠然见,群猪正尔游。

作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享誉京城的天才画家王梦白,从未沾染科举的他作画吟诗却有传统的韵味,喜欢雪茄烟,几乎烟不离口,总是边抽烟边作画。这便是他在朋友眼中的形象。才华横溢 却被大众所忽略,网上竟没有一张他本人的照片

有趣的是,9年后的1935年,岁逢乙亥,正是猪年,于是《晨报》将这幅《游猪图》以及茫父的《赋得夕阳芳草见游猪》诗,重新刊发在元旦增刊上,同时配有当年新月社骨干黄子美的一段文字:

陇外牛羊下,望中山水秋。

王梦白作品

那么,两报刊登的母本《游猪图》,是否尚存人世呢?当事人蹇季常的侄孙蹇人毅先生有文称该画始终珍藏于蹇府,于是引出了又一件《游猪图》。

梁启超举出此句后,大家都笑乐起来。在座的王云和姚华两位书画家便以此为题,吟诗作画起来。王梦白主笔画猪,姚茫父补景题诗。画成,梁启超提笔命题。一时间,三名家合作的一幅历史少有的有关猪的画作便呈现出来。这次聚会,也算名家荟萃,据熊佛西回忆,除去招饮人徐志摩,题句及诗、画创作者梁启超、王梦白、姚茫父外,参加者还有胡适、梁思成、陈西滢、凌叔华、林徽因……这次聚会的时间,熊佛西后来撰文记为“新月社”成立之时。但据后来书画上的记载,此次聚会当在1926年。

王梦白的艺术造诣与当时的陈师曾、汤定之、萧谦中等齐名,其才气和名气都在当时的齐白石之上,朋友圈都是当时的文化名流。然而,目前学界却对他的关注特少:没有年表、没有系统的研究、没有故居、更没有纪念馆,只有1959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仅仅八页的《王梦白画选》。

“不见得,乾隆就写过‘夕阳芳草见游猪’的句子。”任公纠正胡适的说法。

这幅画如今保留了下来。从画面上看,绘制猪居然有十数头之多。猪色有黑,有白,有花,个个神态自若地在草地上游走,甚至左顾右盼,极为生动有趣,难怪梁启超念念不忘。此画2009年由嘉德拍卖行以29万多元拍出。如果当时人们能将这段故事陈述,那价格绝不止这个数了。

王梦白《蜂猴中堂》纵148厘米,横82厘米

梁启超弟子吴其昌先生于1943年撰写的《梁启超传》,是非常严肃之作,十分遗憾的是——2009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再版该书,附录居然也收入了刘海粟充满了“不真实”的《忆梁启超先生》一文。

王梦白、齐白石《鱼虾》109×33.7cm 1924年作、1930年作王梦白画猪传为美谈实则最善画猴

“不见得,清朝乾隆就写过‘夕阳芳草见游猪’的句子。”梁先生真博学。

李毅士《王梦白像》油画 1920年作

并且,《晨报副刊·星期画报》还同时配发一文,对作品来历有比较细致的描述:

事实上,王梦白最善画猴,他画的猴子之所以活灵活现,源于他认真观察与极好的记忆力,而逛动物园和看电影则是他的生活乐趣。

虽然限于当时的印刷技术,图片不够清晰,但是仔细观察这件《游猪图》,不难看出:一、画面内容较1927年任公旧藏《游猪图》明显简略,猪的数量只有三头,任公题字与茫父题诗亦皆简洁——这与该作是宴会现场的即兴之作相符;二、画面上任公和茫父的题字均位于左侧,茫父字极细小,靠近左侧边缘偏下的位置。正如文中所言:“姚诗字细不可读……”

网络上广为流传的王梦白照片,都不正确

猪年将至,一个萦绕脑际许久的小故事重被勾起。这是关于梁任公与一幅以猪为题的绘画的故事。

图片 7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