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寓言故事 > 幼年的曹雪芹或许很多次面对那幅《楝亭夜话图》,康熙五十一年

幼年的曹雪芹或许很多次面对那幅《楝亭夜话图》,康熙五十一年

没吃过、没玩过、没经过、没见过、没过过富贵的日子,能写公子哥儿吗?

曹寅这个名字大家并不陌生,这位清朝着名的文学家、藏书家,康熙朝名臣,因为曹雪芹及《红楼梦》的关系,在后世经常被人拿出来争论,一直都没有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雍正为何要抄曹雪芹的家?原因到底为何?

经济原因—亏空。

别看曹家表面上风光,实际上是负债累累。康熙六次南巡,有四次住在了曹寅那儿,这虽然是天大的荣耀,然而接待皇帝可是要花大把大把银子的,《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据说就是为了接待康熙建的。

不仅要修行宫、建花园,还要开挖河道供游船行驶,这笔开销根本不是一个曹家所能承受的。《红楼梦》第十六回通过赵嬷嬷之口,说出了曹家接驾花费的情况:

“嗳吆吆,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

真是花钱如流水一般。

曹家没这么多钱,就要去国库借钱,一来二去,窟窿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亏欠了五十多万两银子。这么多银子,就算曹家不吃不喝五十年也还不上。

政治原因—站错队。

曹家政治上是倾向于八爷党的,而且与八爷党交往甚密,这让曹家面临巨大政治风险。

著名的红学家刘心武先生曾说,抄家的时候,在曹家发现了塞思黑藏匿的一对金狮子,塞思黑就是雍正平生最恨的九阿哥。

不仅如此,曹家还藏匿了九阿哥的女儿,据说秦可卿就是九阿哥的亲生女儿,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何秦可卿葬礼能惊动高高在上的北静王。

当然这纯属一家之言,曹家到底有没有藏匿九阿哥的金狮子和女儿,坊间争议较大,但曹家在政治上倾向于八阿哥,这是无须争议的。

曹家被抄家后的命运如何呢?

曹頫在牢里呆了一年就出来了,而且还发了一些房产和土地,以及一些仆人,靠着房租,曹家可以勉强度日,与那些流放、充军、赐死来说,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曹雪芹根据自己的身世写出了中国文学巨著《红楼梦》,书中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红楼梦剧照)

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辛酸何来?

不止是林妹妹死了,而是曹家最后家破人亡!

曹家发家史: 曹雪芹的祖上曹锡远和曹振彦父子俩曾跟随多尔衮南征北战立下汉马功劳。

清朝建立后,立功的曹振彦入职内务府,曹振彦的儿媳被选为玄烨的奶妈,曹振彦的孙子曹寅与玄烨就是同吸一口奶长大的孩子。

玄烨从小没有母亲的照顾,父亲对他也缺少关怀,所以他对乳娘和伴读曹寅的感情特别深厚!

康熙继位的第二年,为报达乳娘的养育之恩,康熙任命乳娘的丈夫曹玺(曹振彦的儿子),也就是曹寅的父亲为江宁织造。

江宁织造是明清两朝在南京设立的官营手工业,拥有全江南最好的技术师和官府扶持,资金雄厚。

负责生产采购皇宫所需的绸缎、服装等事务,是当时江南最大的皇商!

(江宁织造博物馆模型)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16岁时便做了康熙的御前侍卫。

曹寅的父亲曹玺病故几年后,曹寅继任江宁织造,并兼管两淮盐务。

曹寅病重的消息通过李煦传到康熙帝的耳中,康熙帝知道后十分关切,立即派人将皇家治疟疾的良药送去,也就是金鸡纳霜。尽管皇恩浩荡,但是曹寅却运气不佳,没有等到康熙帝御赐之药,就在扬州去世。

康熙五十一年(1712)上元节,曹寅应召到畅春园赏灯、赐宴,这是举家南迁赴任二十年后,他最后一次故地重游。半年后,曹寅在扬州天宁寺病逝,彻底告别了畅春园。试想一下,回到京城后的曹雪芹怎么会不关注这座与祖父和舅爷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皇家园林呢?

因为孙氏的关系,曹家和康熙帝关系密切,作为孙氏的儿子,曹寅很有可能与康熙帝自幼就建立了十分亲密的关系。今人考证,曹寅很有可能在十三岁左右的时候就成为康熙帝伴读没伺候与康熙帝朝夕相处,在常年的伴读生涯中建立了充分的信任。

曹家如果没有被抄家,曹雪芹估计也写不出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曹雪芹家族的兴衰史也被直接写进了这部小说里。曹家在清初三代荣光,成为显赫的官僚世家,却为何到了雍正年间遭到抄家之祸?这,说来就话长了。


曹雪芹祖上,身份是极为卑贱的。他的远祖曹锡远,是摄政王多尔衮的家奴,属满洲正白旗“包衣”,什么叫“包衣”,就是家奴的意思。所以曹家很早就服务于清朝皇室,与皇室关系密切也就不觉得的意外了。曹家发迹,源于曹锡远的儿子曹振彦,他行伍出身数立战功,被授予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盐法道,这是曹家第一次有人走上仕途摆脱贱奴的身份。曹雪芹的太祖母孙氏(曹振彦之子曹玺之妻)做过康熙的奶妈,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的伴读,御前一等侍卫。就着这一层与清朝皇室亲密的关系,曹家得以三代四人当任这一肥差,成为康熙年间的显赫家族,皇帝身边的大红人。


曹振彦的儿子曹玺,曹玺的长子曹寅,曹寅的长子曹颙和侄儿曹頫。家族三代四人都担任过江宁织造这一要职。江宁织造担负着为皇帝管理制造和采办宫廷用品的重任,同时还要代帝访查民间,搜集情报。属于一品地方大员,位高权重备受瞩目。康熙皇帝将这一重要职务委任给曹家,足可见他与曹家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康熙帝六下江南,有四次都住在江宁曹府,还在江宁织造局府衙接见过乳母孙氏(曹玺之妻),亲切的称呼她为“吾家老人”。


曹家一门三代都受到康熙帝的恩宠信赖,最后却为何会从云端跌入谷底?其实,曹家是活生生被康熙帝六下江南给吃垮了。曹家是显赫大族,日常讲究的就是排场,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本身就不善经营,又极好面子,康熙帝六下江南有四次都住在他那里,这自然都是不小的开销,结果就导致了入不敷出,出现了巨额亏空。更要命的是,曹寅的妹夫李煦同样经营苏州织造局无方也出现了巨额亏损。最终在康熙四十六年(1709年)遭到两江总督噶礼的弹劾,两人亏欠两淮盐课银合计高达300万两。康熙念在昔日情分下没有加以治罪,只是叫他们补齐亏空。可是,毕竟是300万两啊,如此巨额的数目不知该怎么凑。曹寅最终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于康熙五十二年(1712年)忧惧而死。


继承江宁织造的曹雪芹之父曹頫同样经营不善,旧的亏空应付过去了,新的亏空又开始产生,亏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曹頫每次都依靠姑夫李煦的关系从盐税拿银子弥补自己的窟窿。至此,曹家经济越发困难,而这些经济问题,到最后最终成为了曹家被抄家并彻底衰弱的病根。


康熙六十一年(1721年)康熙帝驾崩,继位的雍正皇帝是可以对手足之情都六亲不认的铁血皇帝。他对曹李两家长久以来无法填补亏空是极为不满。而首先出事的就是曹家的姻亲李家,雍正元年,李煦获罪遭到抄家,案件波及到了曹家,雍正要求曹頫在三年内弥补历年积累的亏空银两。曹頫哪有这等本事,这巨大的亏空一辈子都还不完啊,为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曹頫开始想办法转移财产并贿赂京城达官显贵,然而雍正帝毫不犹豫,直接下旨就查办了曹家,最终曹府被抄家,曹頫枷号关入大牢。 曹家三代的荣华富贵就此结束,曹雪芹这个官四代的富贵日子也就到头了,雍正念在曹家与皇父康熙关系非同一般,没有把事情做绝,明令抄家时“少留房屋,以资赡养”,另外曹家在通州还有六百亩地,在张家湾还有一个本银七千两的当铺,这在当时已经算是最大的宽宥处理,曹家就这样还留下了点产业,多少还保存了些元气。


不过曹家的霉运还没有彻底结束,在平安度过雍正时代后,在乾隆年间又出事了。这事情还要从康熙年间的废太子胤礽说起,胤礽在夺嫡之争中失势,雍正顺利登基。但是他的儿子弘皙却始终不服气,到了乾隆即位后,他觉得自己是嫡长孙,比乾隆更具备当皇帝的资格,因此弘皙私下勾结宗室成员,密谋推翻乾隆皇帝的统治。由于谋事不密被人告发,乾隆干脆利落的将弘皙及其党羽解决了。 而曹家因为作为内务府包衣,在这起“弘皙逆案”中牵连很深,因此被再次抄家。这一次乾隆皇帝是毫不留情的将曹府上下抄了个底朝天,大清一代著名望族至此彻底没落,曹家便就此完全衰败。

1728年,江宁织造曹頫(曹雪芹的父亲或者叔父)被雍正皇帝下令抄家。曹家自康熙皇帝时期长期担任江宁织造这一职务,长达60年。查抄的结果是曹家只剩下几千两银子的当票,家产所剩无几。(曹雪芹雕像)

雍正皇帝为什么抄曹家?曹家为什么只有这么点财产?

主要作品:《楝亭诗钞》、《楝亭词钞》、《楝亭书目》、《后琵琶》

此时,曹家出了多位在皇帝身边供职、位高权重的富贵亲戚,曹雪芹的姑父老平郡王纳尔苏,是世袭铁帽子王礼亲王代善的六世孙,据说曹雪芹有过一段在小平郡王表哥福彭身边“行走”的经历。曹雪芹的表哥小平郡王福彭深受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的赏识,十八岁时袭平郡王爵。福彭早年被康熙帝召入宫中,陪皇子弘历、弘昼读书,雍正十一年(1733)四月,在军机处行走,是当时最年轻的军机大臣。曹雪芹与这位长自己七岁的表哥来往密切,跟随他多次进入皇家园林,这为他了解北方园林的宏阔、宫廷的礼仪制度以及王府的生活创造了条件。《红楼梦》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写到元妃回家省亲的礼仪:太监拍着手跑过来说“来了来了”。庚辰本夹批写到“难得他写得出,是经过之人也”。这段描写非常精彩,头绪多但纹丝不乱,为什么?因为曹雪芹见过,懂得皇家的礼仪。所以他笔下的大观园有着生活存在的真实性,但又不是一个具象园子的缩影。

去世时间:康熙五十一年

原因三:“弘皙逆案”的牵连。

康熙的嫡长孙弘晳,是废太子胤礽的长子,深得康熙喜欢,本来应该是皇位的继承者。

乾隆继位后,弘晳拉拢了一批想维护“立嫡以长不贤”正统的宗室成员,密谋行刺乾隆,坐上皇位。

(皇帝与继承人)

阴谋败露后,弘皙终身被囚禁。

曹家因为深受康熙的恩宠,一直是康熙的心腹,曹家有没有真正参与弘皙逆谋我们不得而知,但此案曹家被连累,最后在朝为官的曹家后人再次被革职抄家,经过两次抄家折腾,曹家彻底完了。

曹雪芹作为衰败的曹家后人,从富贵沦为贫困交加的官犯,一开始以卖字画为生,可终究难以糊口!

在极度悲哀的心情中,他含泪写下《红楼梦》,展示了曹家由盛而衰,最后落个“树倒猢狲散”,一切皆空的结局。

乾隆28年,曹雪芹的幼子染病,因无钱医治身亡。

丧子之痛最终击垮了饥寒交迫的曹雪芹,除夕之夜,万家灯火喜庆中,曹雪芹凄惨离世。

(曹雪芹)

正如《红楼梦》中写的一样:“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真是功名利䘵转头空! 十八年后又来走一遭!

参考文献:《永宪录》卷四,《曹雪芹小传二》

歪眼小史工作室

文:陈贤

先简单还原一下事件的前因后果。

雍正五年,皇上的龙袍又双叒叕掉色了,这已经不是雍正第一次发现龙袍掉色。龙颜大怒,让库房查看到底哪些龙袍,从啥时候起掉色。得出结论,自现任江宁织造上任以后,龙袍就开始掉色。

这能忍吗?必须不能吧!正好,又有一批龙袍要进京了,好,让他进京来讲清楚,为毛干不好这活?

于是,彼时江宁织造曹頫进京,在进京途中勒索驿站约四百两银子。四百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不止一次看到有专家学者在四百两前头加上区区二字就想来说明曹頫不可能勒索,或者这个金额不中心获罪。我们不讲清代物价,就以《红楼梦》的物价标准来讲,四百两可以打赏或者打发十个亲戚,是老太太将近一年的工资,王夫人将近两年,姨娘不吃不喝估计二十年也就存下来了。

要说明一下的是,此事发在山东,由山东巡抚举报,而江宁织造局远在南京,按常理推断,如果不是曹頫和山东巡抚关系特别好或者特别不好,那就应该一路勒索,所以涉案金额绝不止四百两。大家可以找个火车或者汽车排班表看看要途经多少省市,就算按着高铁的运行速度,要途经多少站点。

我就问问,你是皇上,你咋办?江宁织造是打明朝就存在的府衙,干的就是做龙袍的活,算是熟练工,好,曹頫不是曹寅的亲儿子,老部下欺负新主人,就不给你好好干活也是有的,那曹頫自康熙五十四年干这活,到了雍正五年,这也十来年啦!还管不好吗?

这事往轻了说是渎职加勒索,要是玩诛心的话,兄die你是不是对皇家不满故意的啊?(注意,掉色是从曹頫接任以后就有的,而曹頫是康熙五十四年接任的,所以还不是针对现任皇上),你是不是欺君啊?

要是网上诸位解读《红楼梦》的大神们拿出这样的态度转了历史向,啊妈呀,曹家全家死一百次都不足以赎其罪啊!

所以,就案情来讲,甭管是勒索驿站,还是龙袍掉色,甭管曹頫犯的是赎职罪,还是勒索罪,抄家都是合法的,只枷曹頫一人是合理的,给曹家在京城分房子(十七间半啥概念?三进三间也就九间房啊!)留仆人也是合情的。

合情合理合法,就案论案,勒索罪都没往深了去查。这事不能因为几十年后,当事人都死绝了,这家的后人自己过不好,写了本小说讨生活就敷演出那么多阴谋论。

然后,我们来讲一个基本常识,就不往族繁不及备载的源头说了,就从曹寅说起,曹寅生曹连生,即曹颙,曹颙死后无子,只有妻子有孕,后生一遗腹子,因此,曹寅妻李氏在其兄建议下选择了曹頫做继承人(这事可以敷演出一出宅斗大剧,闲着没事掰扯朝斗还不如找找这个梗,更有乐了)。

常识就是,曹頫既不是曹寅的亲儿子,也不是打小承嗣的过继子,是曹寅死了以后,才在亲戚堆里扒拉出来维持曹寅家人生活的代言人(以《红楼梦》推,曹頫更接近贾琏的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

曹寅站哪队,关他P事?会祸及他?何况曹寅此人还挺纯臣的,不站队。虽然经常背阎王债,但谁的债都背,不挑人。曹颙闷头还债,命还不长,主要是这孩子是在康熙跟前长起来的,估计也没人找他的事。曹頫一个连自己屁股都擦不干净的二杆子,谁敢拉他站队啊?

当然,如果康熙还在,而曹颙的遗腹子还活着,康熙可能会借着此事把江宁织造还到曹寅的血脉上,可康熙毕竟不在啊!曹家自此只是皇家的臣子、奴才,而不可能是亲人了啊!

图片 1

雍正六年(1728),十三岁的曹雪芹随家人回到京城,初居在崇文门蒜市口一带的十七间半房内。家庭的巨大变故,南北风貌的差异,都对这位早熟、聪颖、敏感的少年形成强烈的刺激。那个风花雪月的江南故园,成为他回不去的“秦淮旧梦”,这也使他在梦境中更加留恋那些故去的岁月。

十七岁的时候,曹寅成为康熙帝的贴身侍卫,深受康熙帝重视和宠信。二十多岁的时候,升任御前二等侍卫兼正白旗旗鼓佐领。御前侍卫和佐领都是十分重要的职位,况且曹寅还是正白旗佐领,正白旗、镶黄旗、正黄旗属于清朝皇帝亲自掌管的军队,曹寅能担任这个职位,足以见得康熙对其的关照和信任。

图片 2

出生时间:顺治十五年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