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作家 > 甄士隐因丢了女儿,这个香菱进贾府在前

甄士隐因丢了女儿,这个香菱进贾府在前

蓬牗,茅椽,绳床,瓦灶。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贾宝玉和林黛玉初次见面时候,也有这么一句评价:贫穷难耐凄凉。

甄士隐与贾雨村之间的恩怨情仇

日期:2018-07-10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编辑: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阅读: 次

甄士隐 贾雨村

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出现在小说《红楼梦》的第一回。一开始的时候,贾雨村是个落魄的读书人,有才华有抱负,却苦于没有钱上京赶考。甄士隐得知情况后,就二话不说,马上资助了他五十两银子的路费。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贾雨村参加了当年的科举,并且中了进士,很快就步入了仕途。后来,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被牵扯进了“冯渊命案”之中,而这件案子正好由贾雨村审理。贾雨村明知甄英莲是自己恩人的女儿,却为了依附权势很大的薛家,误判葫芦案,将甄英莲判给了薛蟠,使得甄英莲从此坠入了噩梦般的生活之中。

图片 1

其实,甄士隐和贾雨村之间的故事十分简单,就是一个恩将仇报的故事。复杂的是作者曹雪芹的用意。两人一个姓甄,一个姓贾,正好取了谐音“真”和“假”。而甄士隐的名字,实际上就是“真事隐”,贾雨村就是“假语存”。两个人的名字加在一起,就是把真事隐去,把假话留下来的意思,点名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寓意。

另外,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在书中还起了引子的作用。由此引出了江南甄家、贾府两户大户人家。并顺势引出了贾宝玉等人,让红楼梦的故事由此展开。而他们两人的引子,是作者曹雪芹的艺术安排,全书以甄贾两户人家贯穿全文,让真事假语的寓意占领全文的高度,读来让人回味无穷。

红楼梦甄士隐

甄士隐是《红楼梦》中的一个虚构人物,名叫费,取谐音“废”。字士隐,而甄士隐的谐音就是“真事隐”。后代有学者指出,甄士隐的名字取自《礼记·中庸》的“君子之道费而隐”。

图片 2

红楼梦甄士隐原来是江南地区的一个比较有名的望族,家产颇丰。可是他没有儿子,只生了一个女儿甄英莲。也注定了他是个悲剧人物,女儿在四岁的时候,被人拐去。等到他女儿长大,被拐子同时卖给了冯渊和薛家。结果两个买主交恶,薛蟠把冯渊打死了。这案子落到了曾经受过甄士隐恩惠的贾雨村的手里,但贾雨村为了攀附权贵,恩将仇报,故意把甄英莲判给了薛蟠。

在《红楼梦》中,甄士隐是个比较重要的人物,由他开篇,引出了贾府和书中的男主角贾宝玉。他和贾雨村两人是对照来写的,曹雪芹是想告诉读者,这部书的内容是有真实的原型的,而他只是把真事隐去了。

在第五回的时候作者写到贾宝玉和甄士隐做了一个基本类似的梦,梦见许多夜叉和海鬼,把贾宝玉拖了下去,吓得贾宝玉从梦中惊醒。这段相似的梦境,是预示这贾宝玉将来和甄士隐是有着同样不幸的命运的。所以说,《红楼梦》中甄士隐的遭遇,实际上就是整个红楼世界的缩影和写照。

最后,甄士隐在目睹了整个红楼世界由盛转衰,再到败落的过程,加上家产没落,女儿流离,在一僧、一道的点化下,跟随着他们一起出家了。

甄士隐和甄家

甄士隐,名费,取“废”的谐音,字士隐,名字有着将真事隐去的意思。在小说《红楼梦》之中,在江南有个大户人家,就是江南甄府。那么甄士隐和甄家有什么关系呢?

图片 3

江南甄府,在小说第二回就已经提到过,当时冷子兴说:金陵除了四大家族外,还有个名声显赫的家族江南甄家。而且事实上,甄家和贾府还是世交,往来十分密切,经常走动。除了这一点,甄府和贾府还有个令人诧异的相似处。甄府里也有一个和贾宝玉十分相似的少爷,两个人几乎就是互相的翻版,而最巧合的是,这位少爷的名字也叫宝玉。所以,一个是“真”宝玉,一个是“假”宝玉。在《红楼梦》中提到,甄士隐只有一个女儿叫甄英莲,没有提到甄宝玉是他的儿子,所以,甄士隐很有可能不是江南甄家的人。

图片 4

影子本是一种光学现象,它是由于不透明物体遮住了光线的传播,而在不透明物体背面所形成的黑暗区域。影子的大小、长短、形状等除了和产生它的不透明的物体相关外还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其中特别重要的是光源的大小、远近以及照射过来的角度。一般来说,不同条件下产生的影子和不透明物体本身的相似度也不一样,但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影子总会和产生它的物体之间有着一定的相似度。因此,在物体和其影子之间,我们知道了其中一个的状况,就可以根据这种状况去分析研究另一个的状况。影子和物体本身的相似度越大,研究得出来的结果其可靠性就越大。文学作品中的影子一词无疑是从光学中借用过来的。文学作品中若借助影子一词来说明人和人的关系,其意义便在于我们看到了其中的一个人,便大体上了解了其中的另一个人。以此理论看甄士隐和晚年贾宝玉的关系,甄士隐确也能反映宝玉晚年生活的部分状况,所以说甄士隐是宝玉的晚年影子亦不为过。至于从多角度分析来看,晚年贾宝玉和甄士隐相比较,他们二人相同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甄士隐的状况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贾宝玉的晚年生活状况,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

大家觉得甄士隐没有什么用处,是因为《红楼梦》没有后半部分!后半部分肯定和甄士隐有关!还有那个香菱,写到她被贾金桂折腾,小说上半部分没有了。人们根据判词:至从两地生枯木,至始香魂返故乡!认为香菱被夏金桂害死了!

从结构上说“甄土隐”有引领故事起因,铺陈,结果的作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雪芹底晚年,亦是穷得不堪的,更可以拿来做证据了。如敦诚赠诗,有‘环堵蓬蒿屯’之句,有‘举家食粥酒常赊’之句,虽文人之笔不免浮夸,然说举家食粥,则雪芹之穷亦可知。”(俞平伯《<红楼梦>辨》)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可以说甄士隐家就是贾家一个小小的缩影。

生命与幻梦的 剧透!红楼 之梁 的 ……抽牌!甄士隐的列阵 呢喃

甄士隐是贾宝玉的晚年影子,这是顾颉刚和俞平伯先生的观点。俞平伯先生在他的《<红楼梦>辨》一书中说:“颉刚以为甄士隐是贾宝玉底晚年影子,这层设想,我极相信”。顾颉刚先生有没有为自己的观点提出依据,我不知道。但俞平伯先生是有依据的,他的依据主要有四条,即:

首先,《红楼梦》开篇第一回就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借甄士隐的梦境,道出了红楼故事的源起,此外,甄士隐此名字则蕴含了作者“将真事隐去”的主旨,因此,甄士隐是全书的引子。

贾家呢?

甄士隐,他是姑苏城的一个乡宦,英莲的父亲。

“雪芹底原意或者是要叫宝玉出家的,不过总在穷途潦倒之后。”“宝玉出家除情悔以外,还有生活上底逼迫。” (《<红楼梦>辨》)

女儿丢了,

就是这《石头记》啊,是我的前半生自述。

鄄士隐出家的原因,在他对跛足道人《好了歌》的注解中解释得非常清楚:

这里需要多说一句的是,在甄士隐出家的时候,许多人只注意到“好了歌”中的“好便是了”,对“了便是好”往往关注不够。其实触动甄士隐最终出家的,恰恰不是“好便是了”,而是“了便是好”。只有看透世事变迁,抛弃世俗烦恼,人才能逍遥自在,享受生活。甄士隐的出家,便是在 “了”的基础上追求 “好”的体现,正合道教教义。而宝玉出家,不是为了追求现世的“好”,他是因为看透悟空,因而“悬崖勒马”寻求解脱。

大家好,我是璞玉待琢,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曹老先生都说了,自己写的是荒唐言,却流下了真诚的辛酸泪。

无论如何,脂砚斋是看过《红楼梦》全本的那个人,她/他说贾宝玉最后落到做乞丐的地步,那么贾宝玉最后结局,应该还是做过乞丐的。

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

在《<红楼梦>辨》一书中,俞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也列出了支持自己观点的材料,但没有对观点和材料之间的逻辑关系作具体的阐述。揣摩俞先生的思路,他的推理过程大概是这样的:甄贾二人都是读书人,都不懂稼穑——出身相同;都在享受过荣华富贵后穷困潦倒——经历相同;最后都出家了——结局相同;甄贾二人出家都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出家的原因相似。至于俞先生为什么在议论中将曹雪芹扯进来,那是因为他认定书中的贾宝玉就是生活中的曹雪芹的缘故。

宅院烧了,

甄士隐的晚年,正是贾宝玉的晚年。

歌曲名:一场游戏一场梦作词:王文清

“贫穷难耐凄凉。” (俞平伯《<红楼梦>辨》)

曹雪芹旨在安排——

只能说,两人相同之处多于不同之处,并不是镜里镜外的关系。

甄士隐因丢了女儿,失去家园,心中烦恼、无事所做而在街上行走,这时对面走来了一个跛足道人,一边行走,一边唱着一首歌曲《好了歌》。

第二,曹雪芹晚年的生活状况:

再次,由甄士隐还引出了一个重要人物——贾雨村。借由甄士隐对贾雨村的慷慨相助,到日后贾雨村乱判葫芦案的故事,暗示了四大家族中勾心斗角、忘恩负义、颠倒是非的种种孽事,预示着其注定走向灭亡的命运。

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

感谢邀请☕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