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作家 > 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历史名人

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历史名人

袁绍在董卓滥施淫威之时,公开抵制他的暴行,赢得了更高的声誉。关东群雄起兵讨伐董卓时,公推袁绍为盟主。这一时期,可谓袁绍一生中最为辉煌的阶段。然而,关东群雄虽然“多归心袁绍”,却各怀鬼胎。十余万大军“日置酒高会,不图进取”,粮食吃完后又开始相互争夺地盘。袁绍不满足渤海的弹丸之地,唆使公孙瓒起兵攻打冀州;冀州牧韩馥被迫将大印交给袁绍。由此,袁绍以冀州为根据地,逐步占据了冀州、青州、幽州、并州,拥兵数十万。

迎天子被曹操抢先一步

袁绍不敢久留洛阳,他把朝廷所颁符节挂在上东门上,逃亡冀州。董卓下令通缉袁绍,当时有人劝董卓说:“废立大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袁绍不识大体,因此害怕逃跑,并非有其它意思。如果通缉他太急,势必激起事变。袁氏四代广布恩德,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如果袁绍招集豪杰,拉起队伍,群雄都会乘势而起,那时,关东恐怕就不是明公所能控制得了,所以不如赦免他,给他一个郡守当当,那么,他庆幸免罪,也就不会招惹事端了。”于是,董卓任命袁绍为勃海太守,赐爵位为邟乡侯。

中平六年四月,汉灵帝病重,太子未立。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宦官与外戚何进的矛盾激化了。汉灵帝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何皇后所生,名刘辩;另一个是王美人所生,名刘协。群臣请立太子,汉灵帝因刘辩轻佻浅薄,很不中意,但废嫡立庶,又担心群臣反对,所以举棋不定。蹇硕等宦官当然心领神会,最主要的是不愿意大权落入何进手中,因此借口韩遂作乱,提议请大将军领兵西上平叛。在这个关键时刻,何进洞悉宦官的诡计,以青徐黄巾复起为辞,奏请遣袁绍东进徐兖,待袁绍兵还,自己再西击韩遂。不几天,汉灵帝病死,蹇硕决定先诛何进,后立刘协,于是派人迎何进入宫计事,何进却集结军队于宫外,严阵以待,而称病不入。蹇硕迫于压力,不得不立刘辩为帝。

大将军袁绍性格如何 袁绍为什么杀田丰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6-05/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袁绍性格 袁绍之所以会败给实力不及自己的曹操,很大原因就在于他的性格使然。纵观袁绍起兵以来,到他兵败官渡,他性格中的优柔寡断和妇人之仁,使得他后面吃尽了苦头。虽然有时候做过出人意料的决断,但多数时候还是被自己性格的缺点给绊脚了。 袁绍 袁绍首 ...

袁绍性格

袁绍之所以会败给实力不及自己的曹操,很大原因就在于他的性格使然。纵观袁绍起兵以来,到他兵败官渡,他性格中的优柔寡断和妇人之仁,使得他后面吃尽了苦头。虽然有时候做过出人意料的决断,但多数时候还是被自己性格的缺点给绊脚了。

图片 1

袁绍首先就是优柔寡断,虽然他多谋。袁绍时常会面对多种谋略等待他来决断,但是他每次都要踌躇再三,最后反而选了个下下策。当汉献帝仓皇东逃的时候,袁绍面前的沮授、田丰、许攸和郭图等人各个都说出自己的想法。正史中沮授几次建议袁绍接驾汉献帝,将其迎回邺城,并在此建都,从而以领诸侯。但是郭图又提出了不同意见,说当下汉室已经衰微,汉献帝早已是无用,留下来反而成为一种累赘。看着眼前的几个谋士争的是面红耳赤,袁绍左思右想。本来听了沮授的话时,正要下决定,但是一听郭图之言又觉得有理,最后袁绍放弃了恭迎汉献帝,丧失了绝妙的好时机。

袁绍虽然表面看起来高大威猛,但是还有着妇人之仁,也知晓知错能改。这在平和时代的能够产生德政,赢得百姓的爱戴,所以冀州的百姓对袁绍很是爱慕,然而在动乱的战争时期,妇人之仁却并不能带来胜利。在官渡之战初期,袁绍中了曹操的声东击西之计后,折损了将士,袁绍痛苦后悔。但是一轮到将士们立功 之际,袁绍却吝啬手中的印章和赏赐起来了。所以军中的一些猛将如高览、张郃不被重用,最后还投降曹操。

袁绍杀田丰

当曹操在袁绍同公孙瓒互相厮杀的时候,乘机发展充实了自己,待到袁绍回过神了,已然发现后院不安宁了。于是袁绍营中的几大谋士争相讨论出战的问题,田丰和沮授主张采取持久的战斗方式,拖垮实力不充分的曹操。但是意见遭到了郭图、许攸等人的反对,认为要速战速决,袁绍最后采纳了后者的意见,官渡战役就此拉开了序幕。

图片 2

期间曹操攻打刘备,袁绍不听田丰直言,同刘备前后夹击曹操,从而失去了一个绝佳的良机。这让田丰感到很是可惜,耿直的他说袁绍居然为了一个小孩而延误战机的话,让袁绍很是不爽,二人之间开始产生了隔阂。眼看曹操迅速打败了刘备,田丰认为其已经没有后顾之忧,故而大军不益出击。田丰进言袁绍,要通过加固防务,仪仗天险和本身雄厚的实力同曹操进行持久的作战。田丰认为袁军数量远多于曹军,可以四处骚扰曹操,令其军队四处奔波疲于奔命,这样就会令他们丧失了战斗力。然而袁绍不听,坚持迅速作战,田丰极力劝阻让他很是恼火,最终就将田丰关入大牢。

曹操打听到了袁绍军中的变化,为袁绍愚蠢不堪的决定苦笑不已,更坚信了对阵袁绍的信心。果不其然,袁绍的屯粮地被曹操焚毁,又因为将士的投降,整个大军军心涣散并迅速瓦解。袁绍心知大势已去,只得率百骑逃离。谋士逢纪乘机污蔑田丰,说其在牢中耻笑袁绍不听其言。袁绍羞怒,于是杀了田丰。

曹操和袁绍的关系

在三国的历史上以及后来的演义小说中,袁绍和曹操是三国前期最重要的两个人物。袁绍割据了冀州、青州、幽州和并州,颇有吞并四方的气势。然而却被曹操在官渡一战中打败,成就了曹操,令他有了真正实力令诸侯,成为天下的众矢之的。

图片 3

纵看袁绍和曹操的生平,他们走的是从合作到分裂的一种道路。当曹操还是少年的时候,他还是很崇拜袁绍的。建宁二年,曹操进入太学,得以同袁绍相识,而且有着亲密的联系。熹平三年,曹操和袁绍同任朝廷官职。之后二人相见的机会几乎没有,直到初平元年,当时董卓是在洛阳肆意妄为,屠害忠良,令天下人所痛恨。所以曹操同各路的诸侯一样,都来到袁绍帐下,试图通过联盟的形式讨伐董卓。然而联军是各自心怀鬼胎,作战中各自为战,甚至是一旁观望的都有。曹操主导的战争首次大败,令其元气大伤,最后只能依附于袁绍。

之后袁绍占领了冀州,并将关东交于曹操代理。曹操在这一时期也曾利用条件,以讨伐黑山军的名义,进军东郡。初平三年,刘岱战死,鲍信将兖州转与曹操,自此曹操有了自己的可用的地盘。然而此时的曹操还是面临着四面的强敌,诸如袁术、公孙瓒等人,所以他仍旧需要袁绍的牵制。

当袁术、公孙瓒和袁绍火拼的时候,虽然曹操也参与其中,但这也让他有了喘息的机会。终于在恭迎天子这一事件上同袁绍产生了分歧。挟天子令诸侯的曹操迅速壮大,才迎来了他于袁绍的决战。

曹操打败袁绍的战役

袁绍本来是坐拥冀州、青州、幽州和并州的极大豪强,是当时割据势力中最为强大的一支。相对于袁绍而言,曹操则还是刚刚兴起的新军,无论是后方的基础,还是前线的军队士兵,都不及袁绍的一半。但是正是这样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却是更为强大的袁绍在官渡战役中败给了较弱的曹操。

果然,袁绍最后以儿子生病为由,拒绝了谋士攻打曹操的建议。而刘备在曹操的攻击之下,大败而逃;关羽被擒,归顺曹操。等到曹操回军官渡后,袁绍才想到去进攻许昌。田丰认为此时战机已失,不如同曹操进行持久战,消耗对方力量。不料,袁绍竟然再次拒绝了建议,并以扰乱军心为由,将田丰关进了大牢。

宦官张让、段珪等挟持少帝刘辩仓皇出逃,河南中部掾闵贡厉声责问张让等人,张让、段珪投河自杀。此时董卓正率兵抵达洛阳西郊,听说少帝在洛阳北面,遂迎接少帝于北芒阪下。

名门孤嗣

兵败官渡

袁曹相争之时,凉州从事杨阜有过这样一个评价:“袁公宽而不断,好谋而少决。不断则无威,少决则后事。今虽强,终不能成大业。”后人也认为,袁绍“为人宽雅,有局度,喜怒不形于色,而性矜愎自高,短于从善,故至于败”。

袁绍趁袁术派孙坚进攻董卓尚未返回之机,任命周昂为豫州刺史,袭击孙坚的地盘,夺取阳城。孙坚回兵击退周昂。袁术遂与公孙瓒结盟,与袁绍争地盘,袁绍则与荆州刺史刘表结盟对付袁术。

对此,蹇硕非常不安,再度谋划诛杀何进,但被人告发,何进下令捕杀蹇硕。鉴于宦官蠢蠢欲动,何进恐怕发生意外,称病不参预灵帝丧事。袁绍认为只有杀掉所有宦官,才能免除后患。他对何进说:“从前窦武准备诛杀内宠,而反受其害,原因是事机不密,言语漏泄。五营兵士都听命于宦官,窦武却信用他们,结果自取灭亡。如今将军居帝舅大位,兄弟并领强兵,军队将吏都是英俊名士,乐于为将军尽力效命。一切在将军掌握之中,这是苍天赐予的良机,将军应该一举为天下除掉祸害,以名垂后世!”何进报告何太后,但何太后却不同意,何进也就不敢违背太后意旨。

曹军退还官渡后,袁军集结在阳武,沮授又对袁绍说:“北军人多,但英勇善战不如南军;南军粮少,物资储备不如北军。南军利于速战,北军利于缓兵。所以我军应打持久战,拖延时日。”袁绍仍然不从,他命令部队逐渐逼近官渡,紧靠曹军扎营,军营东西绵延数十里。九月,两军会战,曹军失利,躲进营垒中坚壁不出。袁绍修筑壁楼,堆起土山,从高处发箭射击曹营。箭如雨下,曹营中的将士只得蒙着盾牌走路。但壁楼、土山不久就被曹军的“霹雳车”轰毁了。袁绍又暗凿通往曹营的地道,曹军则在营中挖掘长沟进行防御。袁军的运粮车还遭到曹军的袭击。两军相持了一百多天,河南老百姓困苦不堪,很多人背叛曹军,响应袁军。相持期间,袁绍先后派刘备、韩荀袭击许都,但是皆被曹仁击败,因此不再分兵复出 。然而,这种有利于袁绍的形势却突然急转直下。这时,袁绍派淳于琼带领万余人北迎运粮车,沮授特意提醒说:“可增派蒋奇领一支人马在淳于琼外侧,以防止曹操偷袭。”而谋士许攸则提出乘曹操倾军而出,轻骑奔袭许都的建议。然而,袁绍因之前韩荀和刘备袭击许都失败,不想再分兵冒险。事有凑巧,在邺城的许攸家族中有人犯法,被留守的审配抓进监狱,许攸大为不满,于是投奔曹操。在许攸的谋划下,曹操亲自领兵赴乌巢,袭击淳于琼。

之后,袁绍击败公孙瓒,变得踌躇满志,甚至动起了称帝的念头。为此,他调动十万精兵和万余骑兵,决定向许昌进军;曹操则驻屯官渡予以抗击。

关东诸侯联合讨伐董卓时,袁术也加入其中,他驻军鲁阳,号称数万大军,恰逢长沙太守孙坚杀了荆州刺史王叡和南阳太守张咨后来到鲁阳,袁术于是和孙坚合兵,上表朝廷让孙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自己趁机占据南阳郡。

宦官们走投无路,铤而走险。他们借口离京前愿最后侍奉一次太后,又进了宫。在张让的指挥下,中常侍段珪等率领党徒数十人,等候何进入宫后,将何进斩杀于嘉德殿前。何进部将听说何进被杀,领兵入宫,虎贲中郎将袁术攻打宫城,焚烧青琐门。张让等人遂挟持少帝刘辩和陈留王刘协从复道仓皇外逃。袁绍与叔父袁隗佯称奉诏,杀死宦官亲党许相、樊陵,然后列兵朱雀阙下,捕杀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宦官赵忠等人,又下令关闭宫门,严禁出入,指挥士兵搜索宫中的宦官,不论老幼皆斩尽杀绝,死者有二千多人,有些不长胡须的人也被当成宦官杀掉了。

袁绍出身东汉名门”汝南袁氏“,自袁绍曾祖父起,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他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袁绍早年任中军校尉、司隶校尉,曾指挥诛杀宦官。初平元年,与董卓对立,被推举为关东联军首领。

就在汉献帝历经千难万险回到洛阳时,曹操抓住机会,带兵赶到洛阳,将汉献帝接到许昌,从而得以控制汉室,并以此号令四方。此时,袁绍意识到,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曹操了。谋士田丰建议,趁曹操羽翼尚未丰满之际,拿下许昌、奉迎天子,“此算之上者,不尔,终为人所禽,虽悔无益也”。但是,袁绍过于自信,还是没有听从。

曹操曾说过:“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此话确实不假,在东汉末年群雄逐鹿中原时,除了曹操、刘备、孙权三人之外,袁绍、公孙瓒、刘表、刘璋等有实力的豪杰都想称王称霸,君临天下。

东郡太守臧洪因怨恨袁绍不出兵救张超,举东郡之兵与之对抗,袁绍兴兵围城一年,破东郡,劝降臧洪不得,乃杀之。不久,公孙瓒兼并了刘虞,刘虞旧部鲜于辅等招引乌桓,攻打公孙瓒,袁绍也派麴义出兵,与鲜于辅等合兵,共集中十万大军,在鲍丘打败了公孙瓒,迫使他退保易京。麴义与公孙瓒相持岁余,军粮耗尽,士卒饥困,率余众数千人退走,公孙瓒趁势追击,将其击破,尽得其辎重。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以后,东汉朝廷被迫取消党禁,大赦天下党人。袁绍这才应大将军何进的辟召。何进是汉灵帝刘宏皇后的异母兄,以外戚贵显,统领左右羽林军,对宦官专政不满。袁绍有意借何进之力除掉宦官,而何进因袁氏门第显赫,也很信任袁绍。从此,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当时,宦官的势力仍然很大,中常侍赵忠、张让等并封侯爵。郎中张钧上书痛斥宦官专政之害,竟被捕杀狱中。

就在袁曹两家准备大打出手之际,曹操的后方发生变故:车骑将军董承受汉献帝衣带诏,联络刘备等人密谋诛杀曹操。刘备借讨伐袁术之机,离开许昌,夺取了徐州,拥兵数万,并试图联络袁绍对抗曹操。曹操无奈,只得领兵讨伐。部下诸将都觉得不妥,担心袁绍趁机来攻,将陷入两面受敌的境地。但谋士郭嘉认为,袁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刘)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

袁绍失败归来,有人对田丰说:“君必见重矣。”田丰说:“公貌宽而内忌,若胜而喜,犹能赦我,今战胜而恚,内忌将发,吾不望生。”果然,袁绍听逄纪说田丰知道自己失败后“拊掌大笑”,愤而下令杀了田丰。不久,袁绍发病,死于建安七年。

袁绍出身东汉名门”汝南袁氏“,自袁绍曾祖父起,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他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袁绍早年任中军校尉、司隶校尉,曾指挥诛杀宦官。初平元年,与董卓对立,被推举为关东联军首领。

从初平三年至兴平二年(192年—195年),中原局势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在长安,司徒王允和中郎将吕布等密谋杀死了董卓,使万民额手称庆。但王允不能妥善处理董卓的部属,引起董卓部将李傕、郭汜举兵叛乱。结果王允被杀,吕布东逃。后来,李傕、郭汜发生火并,互相屠杀,而汉献帝作为一尊偶像,被这些军阀争来抢去。在兖州,曹操异军突起。原兖州刺史刘岱死后,兖州地方势力推举曹操接任,他采取武装镇压和诱降的两手,迫使三十万青州黄巾军投降。他又与袁绍合作,连破袁术,把袁术挤到淮南。在他东征徐州刺史陶谦时,地方势力的代表张邈、陈宫背叛他,迎吕布入兖州。曹操经过艰苦的斗争,才重新夺回了兖州。在幽州,公孙瓒又派兵到龙凑攻打袁绍,结果再次被袁绍打败,之后就退守幽州,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东汉末年,势力强、政治影响力大且最有能力同曹操争天下的,莫过于袁绍了。他凭借渤海区区之地,借讨伐董卓之名,平定了北方四州,成为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然而,官渡一战败于曹操后,袁绍从此一蹶不振,个中缘由值得寻味。

袁绍屯军阳武,沮授劝袁绍和曹操打持久战,袁绍又不听,继续向前进逼曹军,至建安五年九月,曹操众少粮尽,士卒疲惫,采取坚壁不战的办法与袁军相持,并派徐晃等截击袁绍的运粮车队,将其粮车数千乘全部烧毁。

袁绍得了冀州,踌躇满志地问别驾从事沮授说:“如今贼臣作乱,朝廷西迁,我袁家世代受宠,我决心竭尽全力兴复汉室。然而,齐桓公如果没有管仲就不能成为霸主,勾践没有范蠡也不能保住越国。我想与卿同心戮力,共安社稷,不知卿有什么妙策?”沮授原任韩馥别驾,颇有谋略,袁绍使居原职。他回答说:“将军年少入朝,就扬名海内。废立之际,能发扬忠义;单骑出走,使董卓惊恐。渡河北上,则渤海从命;拥一郡之卒,而聚冀州之众。威声越过河朔,名望重于天下!如今将军如首先兴军东讨,可以定青州黄巾;还讨黑山,可以消灭张燕。然后回师北征,平公孙瓒;震慑戎狄,降服匈奴。您就可拥有黄河以北的四州之地,因之收揽英雄之才,集合百万大军,迎皇上于西京,复宗庙于洛阳。以此号令天下,诛讨未服,谁抵御得了?”袁绍听了,非常高兴地说:“这正是我的心愿啊!”随即加封沮授为奋威将军,使他监护诸将。袁绍又用田丰为别驾、审配为治中,这两人比较正直,但在韩馥部下却郁郁不得志。此外,袁绍还用许攸、逢纪、荀谌等人为谋士。

董卓西走长安后,袁绍准备抛弃献帝,另立新君,以便于驾驭。他选中汉宗室、幽州牧刘虞。当时袁氏兄弟不睦,袁术有自立之心,他假借维护忠义,反对袁绍另立刘虞为帝。袁绍写信给袁术,信中说:“先前我与韩文节共谋长久之计,要使海内见中兴之主。如今长安名义上有幼君,却不是汉家血脉,而公卿以下官吏都媚事董卓,如何信得过他!当前只应派兵驻守关津要塞,让他衰竭而亡。东立圣君,太平之日指日可待,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况且我袁氏家室遭到屠戮,决不能再北面事之了。”他不顾袁术的反对,以关东诸将的名义,派遣原乐浪太守张岐拜见刘虞,呈上众议。刘虞却断然拒绝。袁绍仍不死心,又请他领尚书事,承制封拜,也同样被刘虞拒绝了。

袁氏在东汉末年积累的“四世三公”名声,给袁绍打下了很好的政治基础。大将军何进聘袁绍为幕僚;汉灵帝设立西园八校尉,以袁绍为中军校尉。董卓进京后,同袁绍商量另立新君,却遭到袁绍的激烈反对。董卓慑于袁氏的影响力,不敢杀他,还任命他为渤海太守。

因参与诛杀宦官的行动,袁术头上的光环更加耀眼。袁绍得罪董卓逃奔冀州后,袁术还在洛阳。为了拉拢袁术,董卓任命他为后将军。袁术害怕董卓,逃出洛阳,出奔南阳郡。

回到冀州后,袁绍陆续平定了各处的叛乱。不久,袁绍发病,死于建安七年。由于袁绍平素有德政,去世之时,河北百姓没有不悲痛的,市里巷间挥洒着眼泪,如同失去亲人一般。审配等矫袁绍遗命,奉袁尚为嗣。袁谭、袁尚为了争权相攻,被曹操各个击破。

他派颜良包围白马,自己率领大军抵黎阳。四月,曹操声东击西,北救白马之围,斩杀颜良,迁徙民众撤向官渡。袁绍依仗自己人多势众,准备挥师渡河,追赶曹军。因为屡谏而被嫌弃的沮授,这时又站出来劝阻说:“战争胜负变化莫测,不能不周密计划。大军应当留屯延津,另分兵进攻官渡。如能攻克,再迎大军也不迟,否则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袁绍不从。沮授在大军即将渡河的时候叹息:“在上者骄傲,在下者贪功,悠悠黄河,我还能渡回来吗!”他推托身体有病,不愿过河。袁绍非常气恼,强迫沮授随军渡河,而把他所部军队割属郭图。袁绍渡河后,驻屯在延津南面。他派出刘备、文丑挑战,被曹军打败,大将文丑被斩。白马、延津两战,折损两员战将和许多人马,袁军中大为震恐。

谋士沮授建议袁绍趁机迎汉献帝来河北,定都邺城。这样一来,就能“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臣”,占据政治上的主动。但遗憾的是,袁绍并未采纳这个建议。

《后汉书·袁绍传》评论说:“绍外宽雅有局度,忧喜不形于色,而性矜愎自高,短于从善,故至于败。”

袁绍手下有一名都官从事朱汉,曾经遭到韩馥的冷遇,一直耿耿于怀。他知道韩、袁二人之间积怨甚深,借故派兵包围了韩馥的住所,手持利刃,破门而入。韩馥逃到楼上,朱汉抓住韩馥的长子,一阵乱棍拷打,把两只脚都打断了。韩馥受了很深的刺激,虽然袁绍杀死了朱汉,但他还是离开了冀州去投奔张邈。有一天,在张邈府上,韩馥见袁绍派来一个使者,使者对张邈附耳低语。韩馥心中不觉升起了一团疑云,感到大难临头了,于是借口上厕所,用书刀自杀。

中平五年,东汉朝廷另组西园新军,置八校尉。袁绍被任命为中军校尉,曹操为典军校尉。但大权掌握在宦官、上军校尉蹇硕手中,连大将军何进也要听从他的调度指挥。

曹操出兵同袁绍大军决战,未能取得胜利,只得回营。此时,沮授等人提醒加强对粮草辎重的保护以防偷袭,但袁绍并未在意。曹操把握住了这一战机,亲率步骑五千偷袭乌巢,将袁军的粮草辎重付之一炬。袁军闻讯,不战自乱;曹操趁势发起攻击,袁军大败。袁绍仅率七八百人渡河逃回冀州,两年后因病去世。

南阳郡号称东汉第一大郡,有三十七城,户口数百万,袁术坐拥大郡,又有孙坚做得力助手,其骄豪的天性便充分暴露出来。袁绍虽为盟主,但袁术并不服他。汉献帝初平二年,关东诸将见献帝年幼,又被董卓挟持,想另立幽州牧刘虞为帝,袁绍写信给袁术,希望这个提议得到袁术的支持。但袁术见汉室衰微,早已心怀异志,不愿意立颇有民望的刘虞为帝,便“外托公义以拒之”。兄弟两人由此产生矛盾。

初平三年,袁术与袁绍开战,袁术向公孙瓒求援,公孙瓒令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同时联合陶谦,用来威逼袁绍,袁绍与曹操合击,大破袁术、公孙瓒以及陶谦的联军。

导读: 袁绍(?-202年6月28日),字本初,汝南汝阳(今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袁老乡袁老村)人。东汉末年军阀,汉末群雄之一。 袁绍出身东汉名门汝南袁氏,自袁绍曾祖父起,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

据四州之地拥兵数十万 “有人而不能用”屡次错失战胜曹操的机会

此时,董卓并未垮台,关东牧守们却为了扩充个人的地盘,争夺土地和人口,相互争斗。韩馥唯恐袁绍坐大,故意减少军需供应,企图饿散、饿垮袁绍的军队。而袁绍并不满足于一个渤海小郡,对被称为天下之重资的冀州垂涎已久。

初平四年,太仆赵岐奉命劝和,袁、公孙双方宣告休战。三月,袁绍南下薄落津。这时,魏郡发生兵变,造反的兵士和黑山军会合后,占领了邺城。当时袁绍部队正在全军开庆功宴,听到这个消息,袁绍的部下们特别是家属在邺城的,要么脸色大变,要么放声大哭,唯独袁绍容貌自若,不改平时的风度。整个邺中有十多支黑山军的部队。但黑山军中有一个叛徒陶升,他入邺城后把袁绍和州内官吏家属保护起来,并把他们送往斥丘。袁绍迸屯斥丘,任陶升为建义中郎将。

董卓入城后,十分骄横。骑都尉鲍信劝袁绍在董卓立足未稳时发起突然袭击,但袁绍畏惧董卓,不敢轻举妄动。董卓提出废掉刘辩立陈留王刘协为帝,袁绍不同意,董卓勃然大怒,骂道:“竖子敢然!天下之事,岂不在我!我欲为之,谁敢不从!尔谓董卓刀为不利乎!”袁绍拍案而起,说:“天下健者岂惟董公!”横握佩刀,向董卓拱了拱手,扬长而去。袁绍得罪董卓后,不敢久留洛阳,他把朝廷颁发的符节挂在东门上,逃奔冀州。

事后他想:“或者只杀几个罪恶昭彰的?”袁绍见何进动摇,又进而对他说:“宦官亲近至尊,传达诏令,如果不一网打尽,必将贻患无穷。况且如今计划已经外露,将军为何不早下决断?事久生变,下手晚了会遭祸殃的。”但是,由于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与何进的弟弟何苗多次受到宦官贿赂,因此从中作梗,多方阻挠;也由于何进素无决断,犹犹豫豫,所以仍然没有结果。袁绍看见这种情况,心里十分焦灼,再一次献策说:“可以调集四方猛将豪杰,领兵开往京城,对太后进行兵谏。”何进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下令召并州牧董卓带领军队到京,又派部下王匡、骑都尉鲍信回家乡募兵。四方兵起,京师震动,何太后才感到事态严重。她匆匆把中常侍、小黄门等宦官放回家。宦官们着慌了,惶惶然若丧家之犬,一起去叩求何进恕罪。袁绍在旁再三劝何进乘此机会杀掉他们,但何进还是把他们放走了。袁绍很不甘心,写信通知州郡,诈称是何进的意思命令逮捕宦官的亲属入狱。

正当袁绍在内宫大肆屠戮宦官的时候,董卓率领军队抵达洛阳西郊,于北邙阪下与少帝和陈留王相遇。董卓无意中得到了一张王牌,他拥簇着少帝,带着军队浩浩荡荡地开进洛阳城。在何进决定调董卓领兵入京时,主簿陈琳曾经提醒他说:“大兵一到,强者称雄,这样做是倒拿干戈,授柄于人,不但不能达到目的,恐怕还会引起混乱呢!”目睹董卓八面威风,不可一世的模样,刚刚从泰山募兵回到洛阳的鲍信忧虑地对袁绍说:“董卓拥有强兵,居心叵测,如果不能及早采取措施,就要陷入被动,如果乘他长途行军,士马劳顿,发起突然袭击,还能擒拿他。”袁绍见董卓兵强马壮,心里害怕,不敢轻举妄动。鲍信不觉非常失望,带兵回泰山去了。董卓十分骄横,决意实行废立,以建立个人的权威。他傲慢地对袁绍说:“天下之主,应该选择贤明的人。刘协似乎还可以,我想立他为帝。如果还不行,刘氏的后裔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袁绍一听非常生气,针锋相对地说:“天底下强大的人,难道只有董公你么!”说完横握佩刀,向董卓拱了拱手,扬长而去。

《三国志》评论说:“袁术奢淫放肆,荣不终已,自取之也。”

兵败官渡

当曹操奔袭乌巢之时,袁军部将张郃主张救淳于琼,他对袁绍说:“曹操亲自出马,必然得手,那么事情就无可挽回了。”郭图却别出心裁地说:“不如乘此时发兵去进攻曹军大营。”袁绍认为郭图说得对,只要攻拔曹营,曹操就无家可归了。于是派高览、张郃率领重兵攻击曹营,而只派轻骑救援乌巢。高览、张郃攻营不下,乌巢大败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二将无心恋战,竟自向曹军安企金融投降。袁绍全军大乱,一下子全垮了。慌忙之中,袁绍及长子袁谭各单骑逃遁,直奔黄河渡口,随后又逃来一群骑兵,约有八百骑,渡河至黎阳北岸。这一仗袁绍损失七、八万人,武器、辎重、图书、珍宝无数。当他跌跌撞撞走进部下蒋义渠营帐中时,握着蒋义渠的手,无比伤感地说:“我把自己的脑袋都交给你了。”官渡败后,有人对田丰说:“你必将受重用了。”田丰平静地回答说:“如出兵打胜了,我一定能够安全。如今兵败,我必死无疑。”果然,袁绍回到邺城,说:“我当初不听田丰之言,今天真的要让他笑话了。”于是下令杀了他。

当时公孙瓒的上司是幽州牧刘虞,早在几年前两人就因对抗乌桓有不同意见,后来刘虞禁止公孙瓒与袁绍相攻,但公孙瓒不听指挥。他不仅屡违节度,又经常侵犯百姓,刘虞率兵攻打公孙瓒,因不谙军事被公孙瓒以少胜多,刘虞兵败被杀。

之后联手吕布,与张燕、四营屠各、雁门乌桓在常山展开大战,连续打了十几天,虽然张燕军多被杀伤,但袁绍军也很疲惫,于是双方各自退兵。

谋臣田丰见大军长期滞留冀北,对袁绍说:“迁都之计既然不能实现,应该及早夺取许都,奉迎天子。那时我们也可以事事以诏书为名,号令四海,这才是上策。否则,我们总有一天会落入人家的手中,即使后悔也来不及。”袁绍不听。

刚出道时,公孙瓒就以骁勇善战闻名于世,因屡立战功,他从涿县县令升为骑都尉、降虏校尉、奋武将军。汉献帝初平二年,公孙瓒率步骑二万大败青州黄巾军,斩首三万余级,威名大震。

六月,袁绍大举进剿黑山、黄巾军,先发兵进入朝歌鹿肠山苍岩谷谷口讨伐于毒,围攻五天,斩杀于毒及其部众一万多人。接着,沿着鹿肠山向北进攻左髭丈八等,将他们全部剿灭。又接连击灭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李大目、于氐根等多支黑山、黄巾部队,屠其屯壁,大肆杀戮,斩首数万级。

统一河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