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作家 > 茅盾文学奖作品,范围的茅盾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

茅盾文学奖作品,范围的茅盾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

今天的纸媒,大概很少有像《咬文嚼字》那样,常常还能“搅动一池春水”,引发街谈巷议。该刊每年一度发布的“十大语文差错”“十大流行语”,既让众多媒体翘首以盼,也会使一些报刊吓出一身冷汗。如去年“贸易摩擦”报道中的词语误用——“反击”误为“反戈一击”和最常见的修辞错误“360度转变”等,都源自一些国内知名媒体,影响之大,波及全国。但这样的差错,“咬”不胜“咬”,究竟是好事还是憾事?


新华网上海5月6日专电莫言、贾平凹、毕飞宇、阿来、麦家……这些处于中国文坛最耀眼聚光灯下的着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今年将遭遇着名语言文字期刊《咬文嚼字》的“逆袭”。据悉,《咬文嚼字》今年将逐一“咬嚼”12位茅盾文学奖得主的文学代表作,并定期公布“病情报告”,而此举受到了文坛大家们的热烈欢迎。

莫言、贾平凹、毕飞宇、阿来、麦家……这些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今年将遭遇著名语言文字期刊《咬文嚼字》的“逆袭”。

继咬嚼央视春晚、咬嚼百家讲坛、咬嚼网络语文之后,《咬文嚼字》今年将目标锁定为名家名作——“咬嚼”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这些备“咬”对象,是从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和第八届获奖作品中挑选出来的,包括阿来的《尘埃落定》、张平的《抉择》、张洁的《无字》、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柳建伟的《英雄时代》、麦家的《暗算》、贾平凹的《秦腔》、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刘醒龙的《天行者》、毕飞宇的《推拿》、莫言的《蛙》。

25年前,国家语委原主任许嘉璐先生为《咬文嚼字》创刊写过一篇很长的贺词。他在文中对公开出版物中的语言文字混乱现象表示了深深的担忧。他一方面对以维护中国语言文字纯洁性为己任的《咬文嚼字》表示支持,一方面也直言不讳,对这种靠专家、学者“咬”和“嚼”的作用有多大心存疑虑。他最后希望这本杂志能早日完成任务,“得胜还朝”,“鸣金收兵”。他说:“不能设想,我们这样一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大国,语言文字的混乱状况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果《咬文嚼字》‘万岁’,岂不表明我们的工作无效,现状没有改变吗?”

素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咬文嚼字》近日宣布了一份“沉甸甸”的名单,被列入此次“咬嚼”范围的茅盾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阿来的《尘埃落定》、张平的《抉择》、张洁的《无字》、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柳建伟的《英雄时代》、麦家的《暗算》、贾平凹的《秦腔》、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刘醒龙的《天行者》、毕飞宇的《推拿》、莫言的《蛙》。

定期公布“病情报告”

消息一出,众作家表示欢迎,读者拍手叫好。“咬嚼”名作,为的是什么?目前“咬嚼”的情况如何?这样的“咬嚼”,对净化语言文字环境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许老先生写这篇文章时,新媒体尚在萌芽中,“两微一端”还没诞生,整个中国社会的文字发布量可能远远低于今天,但他那时的忧患意识与《咬文嚼字》创办者的意图可谓“心有灵犀”,他们都看到了当时“无错不成书”的文化危机,他们试图阻止这种风气的弥漫。虽然知道这种力量可能很微薄,但他们还是想试一试,以此表明这个行业的一些从业人员,在进退失据之间,对中国语言文字仍怀有强烈的敬畏感和责任心。

河水突破堤坝,就是洪灾。语言失去规范,就将歧义丛生,失去沟通交流的作用。《咬文嚼字》总编郝铭鉴称,该刊立志成为“汉语的护堤员”,目前他们特别想搞的活动是“年度错别字”评选。2003年,海协会会长、89岁高龄的汪道涵先生在病榻上对郝铭鉴说:“你们纠正的只是一字一词,但维护的却是中华文化的大厦”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既是作家的呕心沥血之作,也是出版社倾力打造的精品。”《咬文嚼字》杂志总编辑、着名语言文字学家郝铭鉴说,选择咬嚼茅盾文学奖得主,经过了慎重的考虑。这些作家的代表作,也应是中国当代文学经典之作,无论从文学价值、语言文字运用水平还是图书编校质量上看,都达到了当下最高水平。也正因如此,咬嚼名家名作,对于净化整个社会的语文风气、规范语言文字应用有着特别的示范效应。

据悉,《咬文嚼字》今年将逐一“咬嚼”12位茅盾文学奖得主的文学代表作,并定期公布“病情报告”。

不是“拆台”,而是“补天”

没想到这一试就是25年。《咬文嚼字》和它的创办者不仅经受了传统媒体字雨词风的考验,还面对了新媒体呼啸而来的冲击。但它仍勇立潮头,办得风生水起,在业内和读者中享有广泛的声誉。这样一本装帧简陋、自费订阅为主的小杂志,竟然能自负盈亏,还能赢利,并连续三次得了全国期刊政府奖的提名奖。可以说,这是中国唯一一本以纠错纠偏而独领风骚的杂志。

“‘喋血’这个词,就是全国性的差错。杀一个人怎么能‘喋’血?死掉的人怎么能‘喋’血?‘喋’是踩踏的意思啊,杀了很多人的人才能叫‘喋血’,我们都呼吁了很多次了,报纸还是动不动就‘喋血街头’!”《咬文嚼字》总编郝铭鉴三句不离本行,这本他一手操办的32开48页的小杂志,发行12年以来,始终是国内惟一的社会语文应用杂志。

郝铭鉴认为,这次的咬嚼行动“不是拆台,而是补天”,主要是为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去除瑕疵,做文字的美容师,让能传世的作品更加光彩夺目。

素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咬文嚼字》近日宣布了一份“沉甸甸”的名单,被列入此次“咬嚼”范围的茅盾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阿来的《尘埃落定》、张平的《抉择》、张洁的《无字》、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柳建伟的《英雄时代》、麦家的《暗算》、贾平凹的《秦腔》、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刘醒龙的《天行者》、毕飞宇的《推拿》、莫言的《蛙》。

“给茅奖作品挑毛病,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出作家的洋相,而是要做一个文字的美容师,让能传世的作品更加光彩夺目;也不是要束缚作家的语言创造,影响作家的创作情绪,恰恰相反,是为了让作家对语言有更深切的认识,对语言规律有更自觉的把握。总之一句话,我们不是‘拆台’,而是‘补天’。”《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说。

记得它在创刊时搞过一个“向我开炮”的活动:先是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读者如能在创刊号上发现错别字,正文中一处奖励100元,标题上每处奖励1000元。那是25年前的“含金量”,消息引发轰动效应,可谓先声夺人,未见其刊,先知其名。活动持续了两个月,收到数万条读者意见,扩大了刊物知名度。从第六期起,杂志开设《向我开炮》栏目,得到社会各界好评。如果要为《咬文嚼字》总结几条成功的经验,我想第一条就是“咬文”先咬己,敢把自己放在公众监督之下,用制度保证“自身硬”。

“建国以来,我们的语言文字一共有过三次混乱,第一次是建国初期,第二次是‘文革’。第三次是改革开放之后,这次混乱持续的时间最长,一直到现在还在混乱着。”今年62岁的郝铭鉴亲身经历这三个时期。

据介绍,从目前已经开始“咬嚼”的几部作品(《暗算》《尘埃落定》《额尔古纳河右岸》《湖光山色》)来看,文字质量远远高于其他图书,“病情”不算严重。眼下,“初查”所发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词语的误解误用”“知识性差错”和“错别字”这三个方面。举例说来,麦家的《暗算》把“梦呓”误成了“托梦”;阿来的《尘埃落定》把“不可思议”误成了“不可理喻”;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把“死而复生”误说成了“起死回生”。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既是作家的呕心沥血之作,也是出版社倾力打造的精品。”《咬文嚼字》杂志总编辑、著名语言文字学家郝铭鉴说,选择“咬嚼”茅盾文学奖得主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这些作家的代表作,也应是中国当代文学经典之作,无论从文学价值、语言文字运用水平还是图书编校质量上看,都达到了当下最高水平。也正因如此,“咬嚼”名家名作,对净化整个社会的语文风气、规范语言文字应用有着特别的示范效应。

他告诉记者,开“咬”茅盾文学奖作品,是去年9月就定下来的,当时莫言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所以定下这个选题,是因为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不仅是文学价值很高的作品,是中国作家的呕心沥血之作,花大力气创作的,各出版社出版这类着作时往往也是花了大力气的,有些出版社是倾全社之力,可以说,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应该是代表了中国图书目前的最高水平,“咬”这样的着作具有指标意义和示范作用,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咬嚼”的效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