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背景 > 分别得见罗洪给时任《新文学史料》编辑黄汶的信,《新文学史料》创刊40周年纪念会

分别得见罗洪给时任《新文学史料》编辑黄汶的信,《新文学史料》创刊40周年纪念会

笔者最近在钱学森、楼适夷、赵家璧、萧乾、吴小如等名家信札专场,找到赵家璧、萧乾给牛汉的信各一封,不见于《赵家璧文集》第5卷和《萧乾全集》第7卷,当为佚信,当是解读赵家璧、萧乾与牛汉交游史的珍贵文献资料。

陈子善老师2017年3月1日微博:“罗洪先生2017年2月27日在上海病逝。她生于1910年,是上海松江人,翻译家朱雯先生之妻,有《罗洪文集》行世。她是迄今享年最长的女作家,活了107岁”。笔者未曾见过朱雯罗洪两位先生,但2012年11月7日曾得赠韦泱老师编的《百岁不老:罗洪作品精选集》(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版)。罗先生离开我们近一年了,最近有幸得见朱雯、罗洪这对作家夫妇的信札,略作钩沉,以为纪念。

图片 1

先通过视频了解一下这份刊物

牛汀同志:

笔者在“文坛忆旧 -—施蛰存、周而复、陈荒煤、贾植芳、萧乾、吕叔湘等名家信札墨迹”专场和“文坛忆旧-—周而复、施蛰存、陈白尘、赵家璧、萧乾、吴祖光等名家信札”专场,分别得见罗洪给时任《新文学史料》编辑黄汶的信,照录如下:

编者按

著名作家、翻译家、编辑出版家楼适夷的书信,结集的出版的只有《黄源与楼适夷通信集》。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书信尚待发现及整理。本文作者宫立于华夏天禧·墨笺楼2017年7月18日至26日举办的“巴金、冰心、姚雪垠、周而复、萧乾等著名作家墨迹专场”,发现了楼适夷的书信4通。通过对此4通书信的钩沉,作者不仅考证了书信的写作时间,而且也从另一个层面证明了楼适夷对《新文学史料》杂志的持续关注。

这份刊物

听说你已在五四文学编辑室担任了更重要的职务,可喜可贺!但工作一定更忙了,这封信希望得到你的早日赐复。

黄汶同志:

本文原刊于《传记文学》2019年第3期,感谢作者宫立授权文艺批评发表!

至今已经坚持了40年

前曾寄拙作《回忆鲁迅给“良友”出版的第一本书——关于〈苏联作家二十人集〉》,据你室郑延顺同志三月廿四日来信,告诉我已用在贵刊第二期。他同时代表你组要我为第三期纪念鲁迅先生一百周年专辑写一篇,我于四月一日挂号寄他《回忆鲁迅最后编校写序的一部书——关于曹靖华编译〈苏联作家七人集〉》,谅早已收到。该文原来拟给另一个刊物,因延顺来信,转寄贵刊,不知合用否?如蒙录用,请你们给我提些意见,以便修改,因为这两篇文章都已编入王仰晨同志约我为你社而编写的《编辑生涯忆鲁迅》一书中(内收十篇,约十万字,已在上海付排)。希望你早日给我提些宝贵意见,还来得及在初校时修改。你是知道我在撰写这些出版史料时,考虑不周之处很多,你们是拙作的第一个读者,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前接大札,悉拙稿校样将于二十日左右寄出,今天已二十五日,未曾收到,不知已寄出否?杂忆之五,四月初可以寄奉,勿念。还有之六、之七,当按时写成奉上。这些是解放以前的。为了不占用《史料》篇幅太多,我想就刊出七次。至于解放以后两三次,我还是写下去。不知日后能否将已发表与未发表的合在一起在贵出版社出版?也许字数少了些。

大时代呼唤真的批评家

这份刊物就是《新文学史料》

此外,第二篇拙作,写的是鲁迅与曹靖华同志间的一段历史,虽然材料都是有根有据、实事求是的,难免还有疏忽或失误之处。我与曹靖老久未通讯,也不知他的北京住处,同时也不敢去打扰他老人家。如果你们采用此稿,请你考虑为尊重曹靖老起见,是否由你刊把校样送他看一下。如有修改意见,我当遵办。

如能成为单行本,那就感激不尽了。

宫立

图片 2

茅盾先生不幸逝世了,这对中国文坛是又一巨星的陨落,而对你刊的损失也是不可弥补的,但《新文学史料》在组织他老人家写下这样一部极为重要的回忆录方面,功不可埋!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办好这样一个有影响的刊物。

我姓姚,发表稿件,只用“罗洪”,到银行取稿费,因为跟户口本对不起来,非常麻烦,以后开单子时,请写成“姚罗洪”,谢谢。

与《新文学史料》的点点滴滴

2019年3月20日下午,“《新文学史料》创刊40周年纪念会”在中国出版集团隆重召开。

翘首以盼,顺颂

刚才接到财务科清单和收据,现将收据附上,请转交。因为想跟你写信,只得附在这里,麻烦你转交了。

——楼适夷书信四通释读

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中国出版集团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刘勇、中国当代研究会会长白烨、着名学者孙郁、陈漱渝、陈子善及着名作家后代张晓风、舒济等应邀出席。

著安

此颂

著名作家、翻译家、编辑出版家楼适夷的书信,结集的只有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8月出版的《黄源与楼适夷通信集》。《鲁迅研究月刊》1992年第7期刊有《楼适夷先生谈鲁迅〈赠蓬子〉诗本事》,公布了楼适夷1977年7月14日、1977年9月1日给姚锡佩的书信2通。徐庆全在《百年潮》2000年第1期写有《楼适夷与周扬关于冯雪峰的通信》,公布了楼适夷1979年4月18日、1979年10月7日给周扬的书信2通。周国伟在《上海鲁迅研究》2002年第1期写有《忆与楼适夷先生的书信交往》,公布了楼适夷1980年至1989年给他的书信4通。王世家在《鲁迅研究月刊》2005年第5期写有《适夷先生书信笺释—读札忆往之二》,公布了楼适夷给他的书信19通。赵修慧在《上海鲁迅研究》2005年秋之卷写有《关于楼适夷给赵家璧的十五封信》,公布了楼适夷给赵家璧的书信15通。《新文学史料》2014年第1期刊有《名家致牛汉信一束》,公布了楼适夷给牛汉的书信1通。笔者近日又找到楼适夷的书信4通,略作钩沉,以为纪念。

图片 3

赵家璧

    编安!

楼适夷

会议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主持

4.26

罗洪

《黄源与楼适夷通信集》

本次会议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共同主办,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主持。

如需要《二十人集》、《七人集》书影作插图,来信即寄。

3.25夜

图片 4

《回忆鲁迅给“良友”出版的第一本书——关于〈苏联作家二十人集〉》,刊于《新文学史料》1981年第2期。《回忆鲁迅最后编校写序的一部书——关于曹靖华编译〈苏联作家七人集〉》,刊于《新文学史料》1981年第3期。信中说,“如果你们采用此稿,请你考虑为尊重曹靖老起见,是否由你刊把校样送他看一下”,恰巧《赵家璧文集》第5卷收有赵家璧1981年5月22日给牛汉的信,正是对这件事的回应,“将发表于你刊第三期上那篇有关《苏联作家七人集》的拙作,前蒙同意把校样或原稿就近送曹靖老审阅,可否请即代办这件事”。由此可以推知,赵家璧给牛汉的这封信,写于1981年4月26日。另外,《回忆鲁迅给“良友”出版的第一本书——关于〈苏联作家二十人集〉》在收入1981年9月初版的《编辑生涯忆鲁迅》时,题目改为《给“良友”出版的第一部书——关于〈苏联作家二十人集〉》。

黄汶同志:

罗逊在2018年2月17日《上海书评》写有《新见楼适夷致施蛰存信札》,钩沉了楼适夷1982年2月23日给施蛰存的书信一通。笔者在华夏天禧·墨笺楼2017年7月18日至26日举办的“巴金、冰心、姚雪垠、周而复、萧乾等著名作家墨迹专场”,又找到楼适夷给施蛰存的书信一通,照录如下:

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

信中提到的“回忆录”,指的是《新文学史料》自1978年第1辑开始连载的茅盾的《回忆录》,是由韦君宜向茅盾组稿的,后来结集出版为《我走过的道路》,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81年10月出版了上册,1984年5月出版了中册,1988年9月出版了下册。茅盾是1981年3月27日去世的,《新文学史料》1982年第4期刊载的《一九三四年的文化“围剿”和“反围剿”——回忆录[十七]》,文末注明写作日期是“一九八一年二月八日”。自此之后,《新文学史料》续载的茅盾的《回忆录》均是“其亲属根据茅盾同志生前的录音、谈话、笔记以及其他材料整理的”。另外,赵家璧在1933年10月1日出版的《现代》月刊第3卷第6期写有关于《子夜》的书评。茅盾去世后,赵家璧在《新文学史料》1988年第1期写有《从茅盾给我最后一信想起的几件往事》,提到在编《中国新文学大系》时,茅盾写给他的信“大约有四五十封之多”,“都是用毛笔写在国产的宣纸上,不但封封都具有文史资料价值,而且都是珍贵的墨宝”,可惜文革时被抄,至今下落不明。最后一信指的是茅盾1977年12月20日给赵家璧的回信。

大札及校样收到。正在等待《史料》第三期,这才明白是影响,推迟出版。书已寄出,大概就可以收到了。

蛰存同志:

图片 5

牛汀同志:

校样寄回,请检收。

在沪别后,我就去厦门鼓浪屿,住了不及二月,因身体不适,改变了越冬的计划,于上月末提前回京了。一直不大好,写信也就懒了。

中国出版集团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

你好!

(之七)争取于十月底写好,写完了当即寄上。

老年人冬天不大好过,那天去看望您,晨起咳嗽的样子,竟同我差不多。我知道您较我年长,但精力好得多,好久不闻音讯,身体好吗?

会上,阎晶明、李岩分别代表中国作协和中国出版集团发表讲话,对《新文学史料》四十年来的办刊质量给予高度肯定,表达了领导单位对刊物一向的支持和对未来发展的厚望。

有两个东西请你们考虑要不要也列入斯诺附录:

此复即颂

今年六月,冯雪峰同志诞生八十年,义乌家乡正计划搞纪念活动,邀请全国友好参加,有金鉴才等二同志,来过北京,后去上海,我曾介绍他们去拜访您,可能已经见到。

图片 6

①鲁迅先生逝世后,我曾约斯诺写一悼念文章,后来刊在1936年11月25日上海《大公报》第十三版(文艺)上,题为“鲁迅——中国的伏尔泰”。我在下一篇回忆中将提到它,因此,如列入,可以前后呼应。

    编安!

您允许给《新文学史料》写纪念雪峰的文章,现在希望早日写寄,《史料》83.2号拟辑一组文章,配合纪念,我们都约一些雪峰生前最老的友好,象汪静之、蒋天佐等写文章,另外还有一些研究工作者写的传记篇章,二月中须发稿,请能于最近拨冗写成,甚感甚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刘勇

②《活的中国》出版后,我曾请杨刚写一书评,刊在1936年1月17日上海《大公报》第十三版(文艺)上,题为“评‘活的中国’”。除了对此书作了总的评价外,她还很认真地核对了原作,列出斯诺作为记者加进的(即原作所没有)的句子,很说明问题。杨刚解放后先任总理秘书,管外事;后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是人民日报八大代表,我在第二篇文章中还会提到她的。(56年她去飞机场接外宾,汽车出事故脑震荡。)

罗洪 9.25

专此即请

图片 7

如果你们想采用,可持函(个人或集体借书证)现代室或你们组的章即可)至北图报库(西什库后库)可以立即复制,很省事。介绍信上最好开明要复制什么,在什么版面上。复制很便宜,两篇也就一元左右,比抄要省事多。

作家的回忆录是我们研究作家的珍贵文献之一。经笔者查阅,罗洪在《新文学史料》1988年第2期、1988年第3期、1989年第1期、1989年第2期、1989年第3期、1989年第4期、1990年第1期、1991年第3期、1991年第4期、1992年第1期陆续写有《关于〈腐鼠集〉》、《关于〈儿童节〉》、《关于〈春王正月〉》、《关于〈为了祖国的成长〉和〈流浪的一年〉》、《关于〈活路〉和〈鬼影〉》、《从〈急流〉到〈孤岛时代〉》、《关于〈这时代〉》、《〈灯塔照耀着他们〉创作前后》、《关于〈咱是一家人〉及其他》、《关于〈夜深沉〉及其他》等名曰“创作杂忆”的回忆文章,共计10篇。

岁祺

中国当代研究会会长白烨

两篇文章加起来也就五千字之谱。

“为了不占用《史料》篇幅太多,我想就刊出七次。至于解放以后两三次,我还是写下去”, “创作杂忆”一至七是关于解放前的回忆,八至十是关于解放以后的,最终《新文学史料》分十次刊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罗洪在《欣喜与铭感》中提到,“1988一1990年之间,我在新文学史料发表的十篇《创作杂忆》手稿,朱雯将她翻译的A·托尔斯泰的《苦难的历程》三部曲手稿,一同送给上海图书馆,藏在那里比较放心。”由此可知,罗洪后来将“创作杂忆旧”系列文章的手稿给了上海图书馆,但文中提到的“1988一1990年之间,我在新文学史料发表的十篇《创作杂忆》”是不准确的,应为“1988——1992年之间”。

弟适夷 26/1

图片 8

“前接大札,悉拙稿校样将于二十日左右寄出,今天已二十五日,未曾收到,不知已寄出否?杂忆之五,四月初可以寄奉,勿念”,由此可以推知知,“拙稿”当指杂忆之四,即《关于〈为了祖国的成长〉和〈流浪的一年〉》。因此,可以确定罗洪给黄汶信的写作时间当为1989年3月25日。杂忆之五,即关于〈活路〉和〈鬼影〉》,发表时篇末注明“一九八九年四月”,这与信中所言“杂忆之五,四月初可以寄奉”是相吻合的。

施蛰存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

近好

“之七”当指《创作杂忆(七)——关于〈这时代〉》,主要回顾了1945年12月正言出版社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这时代》的创作背景与意图。信中提到“争取于十月底写好”,而发表时篇末注明“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上海”,由此可以推知,实际写完时间是1989年11月。因此,可以确定罗洪给黄汶的另一封信的写作时间当为1989年9月25日。

冯雪峰

刘勇、白烨、臧永清分别代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表讲话,回顾《新文学史料》一路走来的艰辛和业绩,褒扬了其坚守学术规范、保持学术品味的品格。

肖乾 11/9

当然,遗憾的是,罗洪先生在《新文学史料》陆续刊载的“创作杂忆”系列文章,直至1999年10月才收录进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朱雯、罗洪合著的《往事如烟》,人民文学出版社未推出单行本。

施蛰存最终写就的怀念冯雪峰的文章题为《最后一个老朋友—冯雪峰》。施蛰存坦言:“雪峰的政治生活我无可叙述;现在我笔下的冯雪峰,是一个重情谊、能念旧的好朋友,是一个热情团结党外人士的好党员。”为了纪念冯雪峰诞辰80周年,《新文学史料》1983年第2期设有冯雪峰研究专辑,除了施蛰存的《最后一个老朋友——冯雪峰》,还刊有李霁野的《忆冯雪峰同志》、汪静之的《〈雪的歌〉—雪峰的象征》、骆宾基的《初访“神坛”—回忆乡居的冯雪峰同志》、刘哲民的《缅怀冯雪峰同志》以及楼适夷为《〈雪的歌〉—雪峰的象征》写的“附记”。楼适夷对《〈雪的歌〉—雪峰的象征》涉及的两个问题—“一,雪峰1942年出狱赴重庆,为什么住在叛徒姚蓬子处?二,‘文革’初风传所谓‘上饶集中营一批政治犯集体脱党声明’,其中有雪峰的名字,是怎么一回事”—作了补充说明。

图片 9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