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背景 > 杨忠副校长在致辞中简要介绍了程千帆先生的学术成就与教育成就,《闲堂书简》(增订本)出版后

杨忠副校长在致辞中简要介绍了程千帆先生的学术成就与教育成就,《闲堂书简》(增订本)出版后

正因为程千帆致友朋的书信,“多有商讨学术的内容,且时有自出机杼的见解,可视为其学术著作的补充”(王绍曾语),因此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陶芸编的《闲堂书简》和2013年出版的修订版,都是我们研究程千帆学术交游史的重要历史文献。《闲堂书简》(增订本)出版后,岳洪治在《出版史料》2011年第4期写有《程千帆为出版《沈祖棻创作选集》与陈早春、舒芜等人的通信》,廖太燕在《南京师范大学学报》2015年第1期写有《程千帆与朱自清、吴宓的交往——程千帆先生的一封佚函》,在《中华读书报》2017年5月10日写有《从一封信谈程千帆与汪辟疆、陈寅恪》,又披露了新发现了程千帆给陈早春、舒芜、朱自清、周绍良的书信,共计17封。

图片 1

10月12日,南京大学文学院隆重举行程千帆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暨程千帆学术思想研讨会,纪念文史研究大家、诗人、教育家程千帆先生。南京大学副校长杨忠及程千帆先生的家人、生前友好及程门弟子近200人参加活动。会议由文学院院长徐兴无主持。

笔者在程千帆、姜东舒、荒芜、李治华、任访秋、曾卓等名家信札专场,又见到程千帆给姚雪垠的一封信,不见于《闲堂书简》、《闲堂书简》(增订本)以及《程千帆沈祖棻年谱长编》。如程千帆的夫人陶芸所言,“千帆写信喜用草书,有时甚至用古体字、异体字。而且他晚年目瞀,书迹潦草,不易辨认”,不过笔者经师友的帮助,将这封佚简照录如下:

1936年春,南京玄武湖畔,热恋中的程千帆与沈祖棻。图片为资料图片

杨忠副校长在致辞中简要介绍了程千帆先生的学术成就与教育成就。他说,三十五年前程千帆先生应老校长匡亚明教授之聘,就任南大中文系教授,开始了他生命和学术生涯中最辉煌的时期。在这里,程先生整理旧作,撰写新书,指导了十余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并从这些学术研究和教学的实践中,形成了他一系列科学而独具特色的学术思想和教学方法。“考据与批评相结合”、“文艺学与文献学相结合”等思想和方法,在中国当代学术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并产生了广泛和深远的影响。程千帆先生晚年还为南京大学中文学科的教学、科研、学科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就文科学科建设和研究生、本科生教学工作,向学校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杨忠副校长指出,程千帆先生历经坎坷,自强不息,取得举世瞩目的学术成就,程先生根植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道德文章,是我国学术界和南京大学的宝贵财富,值得继承发扬。

姚雪垠兄:

沈祖棻:易安而后见斯人 骨秀神清自不群

着名学者周勋初教授致辞,深情回顾了程先生的学术精神及其对南京大学古代文学学科的贡献。清华大学傅璇琮教授、南京师范大学郁贤皓教授、台湾清华大学朱晓海教授、复旦大学傅杰教授、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华东师范大学胡晓明教授、武汉大学吴志达教授、北京大学葛晓音教授、华中师范大学唐翼明教授、上海古籍出版社高克勤编审、凤凰出版社姜小青编审、南京大学出版社左健编审、闽南师范大学林继中教授、厦门大学吴在庆教授、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等程千帆先生的好友、弟子代表及程先生的女儿程丽则先后作大会发言,深切缅怀程千帆先生。

收到你百忙中写来的详信,直谅多闻,感激不尽。我刚从长春开完古典文学座谈会回来,回信迟了,乞谅。这次会还开得不错,发言及纪要将社会科学战线四期发表。

程千帆在《宋词赏析》《后记》中称沈祖棻“首先是一位诗人、作家,其次才是一位学者、教授。她写短篇小说、写新诗和旧诗,主要的写词,这是她的事业,而教文学则只是她的职业。”她的诗词作品主要有《微波辞》《涉江词稿》,以及1972年以后写的《涉江诗稿》。

与会代表分组讨论,回顾与先生的交往、求学点滴。与会代表高度肯定程先生既是一位卓越的学者,也是一位优秀的教师,并深入阐释了他的学术思想。

你所提的许多意见都是审慎的,精确的,而且有些是笼罩全局的。我正准备修订这一部书,在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所以你的信来得很及时,可谓“馈贫之粮,拯乱之药”。我将尽量吸收你那些宝贵的意见。

沈祖棻手定《涉江词稿》五卷,共收词408首,其中有400首作于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从中可见一位爱国知识分子在这两个时期的心灵史。

程千帆生于1913年,193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前身之一的金陵大学,受教于黄侃、胡小石、刘国钧、吴梅、汪辟疆等学术大师,走上了探究文史之学的道路,并与着名女词人、古典文学学者沈祖棻先生相识相知,结为伴侣。历任金陵中学、金陵大学、四川大学、武汉大学教职,1978年任南京大学教授,2000年逝世。程千帆是公认的国学大师,在校雠学、历史学、古代文学、古代文学批评领域均有杰出成就,在旧体诗创作和书法方面也有极高造诣。先后出版了《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史通笺记》、《古诗考索》、《闲堂文薮》、《被开拓的诗世界》、《两宋文学史》、《校雠广义》等二十部学术着作。程千帆先生还是杰出教育家,教学艺术和学生培养方面成果斐然,在他的有生之年,培养出了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指导了近二十位博士、硕士研究生和一批海内外高校的进修生,他培养的学生具有鲜明的学术理想和治学风格,被学界誉为“程门弟子”。

近年来除了那部长篇外,我还陆续读了你不少的文章,关于农民战争,关于圆圆曲,关于文学史,关于稿费,觉得很有意思。古人以才、学、识或义理、考据、词章兼备为难。方今一流向尽,你可以算得灵光巍然了。而且你还能挺身而出,纠绳那些文坛诗苑的夸比之风,就更加可贵。

作为一位爱国词人,沈祖棻受到了极高的评价,朱光潜题诗云:“易安而后见斯人,骨秀神清自不群。身经离乱多忧患,古今一例以诗鸣。”陈永正致函程千帆时甚至说:“时人每谓涉江为易安而后一人。窃以为其才情之富,学养之深,题材之广,似更凌而上之,谓为千古以来第一女词人亦无不可。”

在程千帆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南京大学文学院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等机构合作,出版了《闲堂书简》,《程千帆沈祖芬年谱长编》、《千帆身影》、《千帆诗学与中国哲学》等一批有关程千帆先生的图书,公布了一批程先生的珍贵学术与生平资料。

最近可出一两本书,一本是《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一本是《史通笺记》,容更麈教。祖棻还有一本《唐人七绝诗浅释》,也在排印中,谨此附阅。

沈祖棻写词与其所受教育与所处时代密切相关。1932年春,中央大学文学院院长汪东开词选课,她在一次习作中写了首《浣溪沙》——

匆复,敬礼

“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鼙声里思悠悠。

老健

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

弟千帆上

汪东惊叹,“九一八”事变后的民族危机,在一位少女笔下能有如此委婉深刻的反映,于是约她谈话,加以勉励。此外,吴梅教词学概论课,要学生练习写词。沈祖棻等几位女生联合成立梅社,每两周聚会一次,学习填词,并将习作呈吴梅批改。

七月二十二日

沈祖棻在《自传》中说:“在校时,受汪东、吴梅两位老师的影响较深,决定了我以后努力的词的方向,在创作中寄托国家兴亡之感,不写吟风弄月的东西,及以后在教学中一贯地宣传民族意识、爱国主义精神。”

凭借信封上的邮戳,可以推定,程千帆给姚雪垠的这封信的写作时间是1980年7月22日。

沈祖棻于1940年2月出版诗词集《微波辞》,第一辑10首均为抗战诗,《空军颂》《克复兰封》《冲锋》《花圈》等题目就说明了这一点。她对前方战士浴血奋战,而国民党政府却偏安一隅,贪污腐败之风盛行,过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给予了无情的揭露与鞭挞。

信中提到的“古典文学座谈会”指的是1980年7月10日——17日,由《社会科学战线》编辑部与吉林省文学学会合办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座谈会,参加者有程千帆、王季思、黄天骥、徐中玉、郭预衡、吴调公等。早在5月2日,《社会科学战线》的毕万忱就约请程千帆与会。7月11日下午,程千帆作了发言,后来刊于《社会科学战线》1980年第4期,题为《从新经学的迷雾中走出来》。信中提到的“纪要”,即同期刊出的《继续解放思想把古典文学研究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座谈会综述》。

其中,《浣溪沙三首·客有以渝州近事见告者感成小词》《虞美人四首·成都秋词》《鹧鸪天四首·华西坝秋感》等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如《浣溪沙三首》其二云——

《姚雪垠文集》第19卷收录了姚雪垠1980年至1986年间给程千帆的五封信,其中第一封信写于1980年7月14日。程千帆1980年7月22日给姚雪垠的信,正是对姚雪垠7月14日信的回复。

“莫向西川闻杜鹃,繁华争说小长安。涨波脂水自年年。

1979年1月,程千帆与沈祖棻共同选注的《古诗今选》(征求意见稿)由南京大学中文系铅印出版。程千帆给本科生毕业班上“古诗选讲”课,并要求毕业班学生“每人写一篇《古诗今选》的书评,主要指出缺点,算作毕业考试”。程千帆将铅印的征求意见稿寄给姚雪垠,姚雪垠收到书稿后,在给程千帆的信中,赞许“唐宋诗人的作品很多,选本的容量有限,能够选得大体精当”,“在每篇诗的注释后所作的艺术分析或评论,寥寥数语,意见精辟,颇有助于读者欣赏”。当然姚雪垠用了更多的篇幅提了几点意见:一是“宋以后的诗都未选入,似应在《引言》中说明一下,免得有些青年读者误以为古诗到宋而止,以后就不足观了”,二是“对于每个诗人的介绍,我觉得过于简单”,三是杜甫的诗,“《羌村》和《北征》》,水平很高,没有入选。杜在七律方面的成就很大,恐怕没有同他并肩的,可惜没有多选几首代表作”,四是对注释中的几个细节提出了修订意见。程千帆信中所说的“你所提的许多意见都是审慎的,精确的,而且有些是笼罩全局的”,指的就是姚雪垠信中的这些中肯意见。

筝笛高楼春酒暖,兵戈远塞铁衣寒。尊前空唱念家山。”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4月正式出版了程千帆、沈祖棻选注的上下两册的《古诗今选》,《后记》中也提到,提到“中外学侣及古籍出版社的同志们都曾指出过它的一些疏误,提供了很好的补充、修改意见”。《前言》中说,“五七言诗的发展,八代、唐、宋是三个最主要的各有特色的历史阶段。不可否认,金、元、明、清都出现过一些很有成就的诗人和传诵人口的诗篇,但总的说来不如八代、唐、宋三个阶段之富有创造性和代表性。加上我们对金元以来的五七言诗研究得非常不够。所以编选工作,就以由汉到宋为限。”笔者认为,这就是程千帆对姚雪垠“宋以后的诗都未选入,似应在《引言》中说明一下”这一意见的采纳。程千帆的确做到了“我将尽量吸收你那些宝贵的意见”。另外,关于沈祖棻,姚雪垠在1986年1月17日给程千帆的信中也给予很高的评价,沈祖棻“虽以长短句著誉海内,然以近体诗论,亦是现代第一流诗人,必可传世。她的诗是走温柔敦厚的传统道路,情真味醇,功力甚深,臻于炉火纯青之境。读其诗,想见其人,益惜其逝世过早”。

台静农尝书此词并跋云:“此沈祖棻抗战时所作,李易安身值南渡,却未见有此感怀也。”可见该词感人之深,并仍具现实意义。

信中提到的“关于圆圆曲”的文章,指的是姚雪垠发表在1980年6月出版的《文学遗产》复刊号刊上的《论〈圆圆曲〉——〈李自成〉创作余墨》。“专论《圆圆曲》的性质和写作背景,辨析这一桩家喻户晓的历史旧案”。

赵洛生致函程千帆时云:“夜读《涉江词稿》,至‘乱世死生何足道,汉家兴废总难忘’,百感交集,不禁泪下。”

信中提到的三本书,其中《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1980年8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初版,傅璇宗称其是“近些年来唐代文学研究和唐代科举史研究的极有科学价值的著作,它的出版使这些领域的研究得以向前扩展了一大步”。《史通笺记》,1980年11月由中华书局出版。沈祖棻1977年6月27日因车祸去世,但沈祖棻的《唐人七绝诗浅释》直至1981年8月才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刘白羽在《有斜阳处有春愁》一文中说:“国破家亡之恨,销魂呻吟之词,古已有之,惟沈祖棻生于今世,写于今时,她未停留于伤春悲秋,羁愁离怨,能于绮思丽句中寓天下兴亡之志,故尔有追求,而追求得又那般痛苦;于是通过个人心灵,树立民族魂魄,句句珠玑,字字血泪。”“上举戊稿诸什,则黄钟大吕,浩然正气,岂古人能比,乃一当代爱国词人也。”

《姚雪垠文集》第19卷收录了姚雪垠给程千帆的五封信,笔者也期待程千帆给姚雪垠的其他书信早日被其他有心的研究者找到并予以公布与钩沉。

程千帆在《沈祖棻小传》称:“1972年以后,她忽然拈起多年不用的笔写起旧诗来,为自己和亲友在十年浩劫中的生活和心灵留下一些真实而生动的记录。”

“文革”初,程千帆一家被撵到下九区的简陋平房中居住,沈祖棻《忆昔七首》描写了当年恶劣的生活环境,其一云——

“忆昔移居日,山空少四邻。道路绝灯火,蛇蝮伏荆榛。昏夜寂如死,暗林疑有人。中宵归路远,只影往来频。”

诗中所描写的艰难道路与困苦生活,实乃那个年代广大知识分子处境的缩影。即便如此,这对伉俪依然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如《岁暮寄闲堂》——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