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文学背景 >  《初学者》这个名字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书名,上海图书馆同样无法为他开辟专库收藏

 《初学者》这个名字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书名,上海图书馆同样无法为他开辟专库收藏

原标题:隔壁邻居赵家伯伯

  读了《赵家璧先生的心愿》一文,深感锡荣先生确实是家父的挚友,洞悉他最后几年最大的心愿。尤为令人感动的是,锡荣先生还尽心尽力,让已故的家父得以如愿。

今年是赵家璧先生诞辰110周年,我想起了一件事。赵家璧先生是著名的出版家,以编辑出版《中国新文学大系》和《良友文学丛书》著称。作为一个著名出版家,从事了几十年的编辑出版工作,结交无数文化人,又出于职业习惯向来有积存资料习惯的赵家璧,藏书自然十分丰富。但是,在“文革”中,他的藏书几乎散失殆尽。“文革”结束后,赵家璧复出,担任全国出版家协会副主席。不少友人敦促他写回忆录,却因藏书尽失,几乎难以下笔。他于是到处寻访,开始重建自己的藏书库,不惜重金搜购与当年所藏相同的旧书刊,有一次甚至还在上海旧书店买到了自己原来的藏书,使他大为感慨。经过不懈的努力,他居然七拼八凑,买齐了整套48种的《良友文学丛书》和《中国新文学大系》。到1990年代中期,他重建的藏书库里,已经陆续积存了六千多册珍贵版本和刊物,他视若珍宝。

图片 1

                                                                        《初学者》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事情让我感到什么叫做人世间的无情和亲情和不公平,所以我写了这本关于我在我十多年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其中的一些事情我记忆很深刻,但是有一些事情我记得十分的零散。因为人的记忆力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逝,所以在这本我写的自传中会显得比较凌乱。希望看到这本书的人原谅。谢谢

         《初学者》这个名字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书名,我曾为了这个书名伤透了脑筋。但是最近我喜欢的歌手有一首歌的名字叫初学者,当时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内心一颤。难道我就不是一个初学者吗!正处在16岁的美好时光,正尝试着于社会接触,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正在学习说话一样,喔。我就是一个初学者吧,

           我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懒惰的人,我懒于兴奋,我懒于反抗,甚至懒于激动,所以我要写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来激励自己,来为自己加油鼓劲,不让自己再沉迷于懒惰,让自己从懒惰的深渊里走出来,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行囊再次扬帆起航,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让自己的光芒闪耀在那片自己的天空。

          《 初学者》这本书也是为我的家人,同学,朋友,老师。因为他们在我的人生中占有很大的地位,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为我的成长付出了许许多多的心血和时间以及金钱,他们希望我能够有出息,能够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父母对我的情,父母对我的好,我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刻在骨头里了,连父母的教诲我也都深深的记在脑海中了,因此我更要写下这本书来感激我的父母去表达我对他们的爱。

看到11月25日“笔会”刊发王锡荣先生回忆文章《赵家璧先生的心愿》,才知道今年为赵老110岁诞辰,赵老去世已经二十一年。

  家父这个心愿,大约是在1990年代之初向我坦露的。一天,他指着专门放置他自己所编之书的大书橱,对我说,这些书好不容易收得比较齐全了,要找个好地方捐出去。你们这一代还懂得这些书的价值,小辈未必会当回事。你去想想办法。记住,不可以收一分钱。他首选的是北京图书馆。

但是,随着年事已高,凝结了自己一生心血的这批藏书,将来何处是归宿呢?深思熟虑之下,赵家璧先生把目光投向了现国家图书馆的前身——北京图书馆。北京图书馆当时的馆长任继愈,著名哲学家,是他的老朋友。赵家璧先生思考再三,找到任继愈先生,表示要把自己的全部藏书捐赠给北京图书馆。任老馆长一听,自然喜出望外。可是,赵家璧先生虽然是“裸捐”,不要一分钱回报,但却有一个条件:要求把这批书刊整体收藏,就是要放在一起,不可打散。这可使任老为难了。作为公共图书馆,馆里的规矩是:所有收进来的书,一律按照图书分类法,分门别类上架存放,便于检索、提供。不管是谁的书。以前很多名人藏书散失出来,收入北京图书馆后,都是打散收藏的。赵老的这个要求,却把任老给难住了。北京图书馆还从没有这样的事,无法打破惯例,为他专门辟设专库收藏。但赵老在这个问题上却不肯让步。因为这是他一生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心血。

徐冰画作《透过窗子看到的李建家》

                                                                    第一章

           ‘哇哇......’的声音就代表我出身的开始,那天是2002年4月19日,

             作为当时我们家最小的成员,所以当时有很多的人来到我家来看我,来照顾我。听爸爸说当时十分热闹,特别是当我开始喝糖水的时候的动作不亚于当年武松喝酒的动作,在当时别的小孩子一般不喝糖水,我却天天喝糖水,一边喝糖水一边跳舞,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想穿越到我刚出生的时候去看看我是多么可爱啊。

             小的时候我的心胸好像比别人大一些,我比一般的小孩子先学会走路,当别的小朋友会走路的时候我早已开始学习跑,都是因为我的心胸太大,往往导致可能我上午我才学会跑,我下午就会在我家的客厅里举行10米的冲刺跑,所以到现在我的额头上仍留有因为我小时候经常跑的时候不小心磕磕碰碰的印记,我有一个叔叔他是一个医生,经常有人会去找他为自己的孩子开药,因为好像那些孩子缺少一些营养,久而久之我妈妈也去了,那个叔叔的一番话很搞笑‘你们家的孩子要是再补营养,估计他就能上天了’

               我小的时候一到夏天,我就会拖着我的小澡盆到水龙头下面接水,然后在全村人的注视下洗澡,(其中还有不少的女生),唉!小时候的记忆简直不堪回首啊,我还记得我每次洗澡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个航空母舰,哈哈哈。气派吧。在我洗澡的时候让航空母舰浮在水上。这艘航空母舰可是我最值钱的宝贝了,所以我一般不会轻易的把它借给别人。我依稀还记得那艘航空母舰的颜色和天空的颜色一样,是那么的美丽和宁静,甲板上停着几架战斗机,是那么的威武啊,甲板上有几个船员好像正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

                 在我们村大街的中心位置有一家店,是我的向伯伯和肖奶奶开的,店面不大,大红色的门板和那青铜色的栅栏显示出这户人家的殷实,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妈喜欢打牌,所以我经常在向伯伯和肖奶奶的家里玩,所以我和向伯伯和肖奶奶的感情比较深.......

赵老在我记忆中,永远是隔壁胖胖的“赵家伯伯”。我们两家比邻而居十多年,直到1959年我家搬走。溧阳路是上海为数不多保留原状的马路,我们那条为1335弄,一共才四个门牌号,我家住5号底层东半边,赵家4号。门前种了五株白杨树,常听风吹叶片哗哗作响,只是夏天要当心上面的“洋辣子”刺痛。

  为什么?因为老交情、有信任。1980年代我曾陪伴家父去北图查资料。当时复印手续非常繁琐,而且价格昂贵。我正在排队办理手续的时候,碰巧有一位老太太进来,见了家父互致问候,老太太转身对年轻的工作人员说,赵先生是我们馆的老朋友,送了很多珍贵的藏品,怎么可以收复印费呢?她所说的藏品之一,就是全套13卷精装的《良友画报》。这套画报,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家父只身匆匆化名逃离上海时,秘密藏在苏州乡下。解放不久,他就带着妈妈和我们姐弟俩到苏州取出,1950年送到北京图书馆。

于是这事就搁置了下来。赵老心有不甘,又联系了上海图书馆。他考虑,北京图书馆是国家馆,或许规定比较严,上海图书馆大概会宽松一点,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况且他本人就在上海,以后要看看也方便。于是就联络上海图书馆。上图当然也万分愿意。事实上,上图与赵老关系密切,馆内员工常来赵家拜访。然而,遗憾的是,上海图书馆同样无法为他开辟专库收藏。赵老后来又通过他的二儿子赵修义与华师大图书馆联系捐赠。该校领导一听赵老要捐赠,也是大喜,但对这个要求,还是皱起了眉头。

赵宝煦先生比我父亲长三岁,我叫他赵伯伯。

                                                              第二章

              肖奶奶一家共有四口人,他们分别是:向伯伯、肖奶奶、向华叔叔以及老奶奶。他们家的房子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杂货铺,摆放着各种日常用品;第二层是客栈,第三层是他们自己居住的地方。

             小时候,我最喜欢和向伯伯一起玩,因为他十分的仁慈、善良。从我记事起到进城读书,在长达十年的记忆里,他好像从来没有骂过我,也许是他根本就不会骂人,向伯伯喜欢叫我“吉吉”、“喆娃子”。哈哈,每想着,我的眼泪就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已经有二三年的时间没有见阗向伯伯了,不知道他的身体还好吗?他又和谁在一起下象棋?他又在给谁讲那些有趣的故事……?

              二三岁的时候,我常常住在向伯伯家里,他很喜欢我,每次都是给我的口袋里装糖果或是一些小零食。每天夕阳要落山的时候,向伯伯总会拖出他的躺椅,然后抱着我静静地看夕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如果不是肖奶奶叫我们吃饭,也许我们会静坐到天亮,一直一直。

              后来随着向华叔叔的长大而更加的喜欢我,刚开始,向华叔叔带我去山中找小动物,带我去河边抓小龙虾,带我去城里买小玩具,带我去田野里奔跑,带我去领略大自然的美丽 , 我还记着向伯伯有年冬天下雪为我堆的小雪人,和我一样高,一个红红的鼻子,更迷人的是向伯伯为他戴了一个红红的围脖。在白色的物品上添加一点红色的装饰品,原来可以使这个物品产生这么好的效果。

                我还记得当年向伯伯教我下象棋,刚开始他会让我五个兵、一个车、一个炮,可以后来随着我年龄的长大,技术越来越全面,到后来我们竟然可以平起平座了。而且记得有一次用了一个十分精妙的排兵布将,竟然将他将死了。他竟然为此事高兴了一整天。可是你不知道,上了初中,随着学习任务和学习压力的逐渐增大,我差不多快有四年没有再下过象棋,一次也没有过。

                    向伯伯,您是否依然还是喜欢把钥匙放在门旁的花坛下?您是否依然还是喜欢一个人躺在躺椅上静静地看日落?您是否还喜欢像当年那样喜欢我?您是否记得当年那个讨人厌的“喆娃子”?

赵家有四个孩子,一女三男;我家是三个孩子,一女两男,年纪相仿的孩子,从小就玩在一起。那时候邻居间不像现在互不往来,尤其孩子更是成天穿来穿去,有时甚至翻过顶楼阳台或者屋顶去隔壁家玩。赵家地方大,我们这些孩子就把底下的房间当成我们游戏场地。

  1993年,他听说我要去北京开会,就嘱咐,一定要去北图。巧的是,时任北图参考部主任的是我的大学同学焦树安,馆长任先生又曾是我的老师。我非常顺利地见到了任公。尽管,家父与任公不曾有交往,但有神交。我一说来意,任公就频频点头,说我们这辈人都知道“良友”,非常欢迎捐赠。可一谈到集中存放,就无法如愿了。焦树安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在捐赠的时候,在馆刊上将书目全部登出,研究出版史的读者就可按这个线索查找。回来向家父禀告,他想了一会,没有点头。

连续的碰壁,使赵老十分无奈,他觉得,看来这批书是难逃被打散的命运了。但是,这个倔强的老人仍然无法下定决心捐出去。

我家和赵家是中关园的邻居。中关园是一排排的红砖平房,一排两家人。每家房前都有一个篱笆小院,从各家打理院子的风格,能看出主人的忙、闲和喜好。这些房子据说是50 年代清华建筑系的某届学生的毕业设计,本来是计划只用五年的,但一用就用了近五十年。

                                                           第三章

                      这一章节我要十分隆重地介绍一下唐昌菊姑姑,她们的家离我们的家大约只有二十五米左右。唐昌菊姑姑做菜的手艺在整个两河口村称得上是一绝。他们一家有五个人,分别是刘芮、童双清、童海清,老公叫童述坤。其实我也弄不明白他们一家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但是我从小到大在她们家吃过无数次的饭。以前只要是她们家生火做饭,我们家一定不会煮半粒米。因为她们家十分的热情,并且和我们的关系也特别的好,所以我在她们家吃饭根本就不用跟父母请示,反正到了饭点,我就直接去她们家吃饭。

                    刘芮姐姐和我的关系很好,她比我大四岁。但是她的学习不好,初中时天天玩,中考时没有考起高中,于是直接进了恩施职中,读的幼师专业。虽然刘芮姐姐的成绩不好,但是她的人际交往和人情事故上很有分寸,所以她还没毕业就被一所幼儿院提前录用为实习老师。但后来她进入到投资金融公司理财,一个月的工资有一万多元。刘芮姐姐对我很好,她以前在白果上初中的时候,经常在星期五的下午给我带一些小零食,有时也会给我一些钱(当时她也是一个孩子),但是刘芮姐特别的喜欢我,因为小时候妈妈对我管得比较严,所以我有时候只能一个人透着窗户看着别人家的孩子们做游戏,这时候刘芮姐就会来陪我,说什么这是我妈妈为我好。刘芮姐姐现在的工作很忙,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户上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我的休息时间越来越少,所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对于双清姐姐和海清哥哥,我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印象,也许是我和他们的年龄相差比较大,而且他们很早就离开了家去外地打工,所以也是印象不是很深的原因。唉,想起来有点惭愧,海清哥哥我印象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帅气、高大的小伙子,他似乎有一点文艺,因为我记得他有一次把他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而且还是一个中分发型,双清姐姐是一个为人和善,谦虚,阳光的大美女,双清姐姐和刘芮姐姐的脾气都是比较温和的,我很少看到她们对别人发脾气。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的董外公,他的一生有太多的风波,他服过兵役,所以他的血液中有着军人的那种不服输的坚强,他和我的亲外公的关系很好,董外公说他以前经常给我的亲外公叫大哥嘞,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董外公因为开车不小心把人给撞死了,赔偿了很多的钱,而且他的驾驶证也被吊销了,并且被告知在半年之内不得离开恩施,所以在半年的日子里他常常是一个人生活( 那时刘芮姐姐,唐昌菊姑姑,海清哥哥,双清姐姐他们都在外地工作,所以他经常是一个人)。在学生毕业后我有一个很长的假期,所以我几乎是天天很董外公在一起,他会带我去一些小河里去抓鱼,去大山里去玩耍,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教会了我的蓝球,几乎每天下午我都会带着篮球和董外公一起去打篮球。每每想到这段美好时光,常常会十分怀恋。希望董外公,刘芮姐姐,唐昌菊姑姑,海清哥哥,双清姐姐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其实那儿是 “赵家伯伯”的书房,四壁全是书架,我们最感兴趣的只是他孩子放在最下面的连环画、小人书。有时晚上去赵家,或天热开着大门,会见到“赵家伯伯”一个人在躺椅上看书看报。他对常来打扰的邻居孩子很和善,还曾带我去永安电影院看苏联建军节的电影。那是我第一次看电影,飞机军舰大炮什么的,印象很深刻。

  此后,就想到了华东师范大学。这并不是因为我在师大工作,而是他的母校情结。五卅运动时,家父在圣约翰附中上学,为抗议美籍校长焚烧中国国旗,随一大批老师、同学离开圣约翰,成了新建的光华大学(暨附中)的第一批学生。华东师大建校时,以光华和大夏为基础。“文革”之后,光华校友会就设在华东师大。他作为最早的光华学生,被推举为校友会的顾问,曾多次到华东师大参加校友会。在他心目中,华东师大如同他的母校。

1997年3月,赵老带着这个心结,走完了他90年的人生历程。

我家右邻是国政系的张汉清,张伯伯家,前排就是赵伯伯家,也是国政系的。当时一起玩的孩子家长是哪个专业的,没人在意。我后来已经上美院了,有一天,从新闻上看到赵宝煦先生被选为国际政治学会主席,才知道,赵伯伯的本行是政治学。

                                                               第四章

                      在我玩耍了四年的时间之后我自己提出了上学这个至今我都想回避的问题,当时我才四岁,没有到达学校的条件,但是我最后还是进入到了学校,这件事情有诸多的元素影响着,例如我舅舅:是这所中心学校的校长,我自己厚颜无耻的背着书包坐在了学校的教室了,无论老师怎么说我就是纹丝不动。老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把我收下了,

                      我最后就读于学前班(学前班是一个为一年级打基础的一个适应阶段),在学前班我是全班最讨人喜欢和最受老师关注的学生,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上学的时候是我爸爸送我去的,那天爸爸在我的书包里装了好多的零食和已经削好了的铅笔以及一些学习用具。我的座位在第一排,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开学的那天有很多的人坐在座位上哭,哭着喊着要妈妈,而我此时打开所有的零食,开心的吃了起来,于是其他的小朋友受我影响,都不哭了,而是围在我的身旁看着我吃东西,这时我便有一点不好意思了,于是假装大方的大手一挥说:你们也吃吧。说完这句话我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他们像风一样的带走了我所有的零食,开心的吃了起来。注意,是所有,连零食口袋都不给我留一个。因此他们都叫我土豪,没人知道我心中的痛啊。

                       上课之前,老师给我们一人都发了好多本新书,老师说过要我们保持好书的整洁,但是我第二天就把书给搞坏了,我记得是语文书的封面被我撕了去折纸飞机。因此我第二天就被老师打了手心,老师以为我会长记性,但是没过多久我又把数学书给搞丢了,又是那种痛入骨髓的处罚。于是我不得不和我的同桌公用一本数学书。我记得到了学期结束,我几乎把所有的书给搞丢了,因此我在学前班挨了不少的打。

                       在第二年我满心期待我会进入一年级,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居然被迫留级了,老师给我的理由很充分,例如:我的年纪太小了而且我的学习成绩不太理想,因此我又读了一个学前班,在新的学期面前我显得十分的从容不迫。而且我已经把学前班的情况给弄的很清楚了。所以我就是一个地头蛇了,哈哈哈哈哈。我干尽了所有的坏事,我把课本撕掉折成纸飞机,让老师永远找不到黑板擦在哪儿,抢同学的零食吃,给同学们取错号。和男同学打架。就好像什么事情‘好玩’我就会去尝试,但是老师经常用一句话来刺激我,那就是他说我一个‘复读生’居然考不赢这些‘新兵’,我记得学前班是好玩的,是精彩的,更是难忘的。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