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澳门新葡萄 > 网络文学成为中国文化,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拥有

网络文学成为中国文化,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拥有

今年夏天,“太上布衣”陈俊玮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高峰论坛”。他最大的感触是:“海外也有很多人喜欢我们的作品,这或许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新窗口!”

《琅琊榜》《将夜》等爆款小说在东南亚书店长踞畅销榜,《扶摇》等IP改编影视剧曾在当地视频平台火爆一时……可以说,东南亚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网文出海的热门和重要地区,光是阅文集团在东南亚就拥有近万名原创网络作者,译者(组)更是占全球整体译者(组)的70%以上。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图片 1

中新社北京2月16日电 在Wuxiaworld这样一家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网站留言区中,不少英语读者都在翘首期盼新的章节,一边留言催着更新,一边后悔“为什么我没早点学中文?”

身为广东人的陈俊玮尽管是年轻的“90后”,但他早已凭借《剑诛天道》《最强反套路系统》等作品成为网络文学大神作家。对于作品能受到海外读者的喜爱,陈俊玮认为:“除了故事本身,可能还有我们融入故事里的许多创新元素,比如最常见的‘穿越重生’‘随身系统’等创意,虽然在国内已经被读者普遍认知,对于大部分海外读者来说却是第一次接触。”

阅文集团日前宣布与新加坡电信集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布局东南亚网络文学市场,后者在21个国家拥有超过6.9亿的流动客户,这些都将成为中国网文潜在用户。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说,未来双方将发挥各自内容和平台优势,在内容开发、授权、分发、营销推广和数字支付等方面进一步推动跨国界文化与科技融合,在全球产业层面拓展网络文学产品和形态的更多可能性。

知名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站Wuxiaworld近日对外宣布,已与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签下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武侠世界将拥有20部作品的授权。据称双方合作具体事项还在商议阶段 。

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拥有“百万级老外读者”已经不是新闻。自2014年12月建站至今两年多,已迅速蹿升为全球Alexa排名954的网站(2017年4月7日Alexa统计数据),日均独立访问者达97.92万,日均页面浏览量达1449.22万,在全球综合排名远远超过了建立近20年的中文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2017年4月7日Alexa排名为16128)。约1/3的访问用户来自美国,其他用户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加拿大、巴西、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泰国、俄罗斯等近百个国家。

“网文出海”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中国著名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日前发布“2016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其中提到,伴随海外翻译热潮,中国网文正在发力全球市场,有望在全球文创领域扮演更具分量的角色。

今年迎来20岁的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号召力并不罕见——《全职高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等作品早已火出了国门,网络文学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先锋。 

从北美、非洲到东南亚,网文出海半径扩大、步伐加快

事实上,中国网络文学已在多个海外翻译网站走红,老外呼天喊地猛追网文一点儿都不稀罕了。对业内人士来说,他们更乐见的是,中国网络文学已介入到老外阅读生活中,这意味着庞大的网络文学生态输出已逐渐成为现实。

从昨天由我国港台地区向东南亚、韩国、日本等亚洲文化圈辐射,到今天“强势出海”进军欧美等英语国家,中国网文“出海热”令我们倍感欣喜。有专家称,将中国网络文学打造成可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驾的代表国家软实力的世界流行文艺这一文化战略目标水到渠成自然被提出。但也有专家指出,从文化到技术的种种问题,决定着中国网络文学在传播上势必不会多快好省。人们自然会追问:“出海热”之后,中国网文是否足以以“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之一的身份在世界文化版图上“攻城略地”?

中国网络小说在东南亚地区早就成为重要的流行文化之一,如今每年被翻译的网文至少有数百部。自2015年初,中国网络小说在北美开始流行,目前相关翻译网站已有上百家,吸引着来自美国、菲律宾、加拿大、英国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万计外国人“追更”。

网文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

在全球范围内,网络文学因其具备的中国文化魅力,影响力不断扩大。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网络文学出海动作频频。两周前,阅文与国内手机厂商传音控股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发非洲在线阅读市场,向用户提供近三万部英文作品。

翻译队伍稳定

中国网络文学纷纷“出海”

以“武侠世界”网站为代表,创始人赖静平是美国华裔,最初只会简单中文,后来通过努力学习,花六七年时间把金庸和古龙等武侠大家的作品几乎都翻译完了,但遗憾的是读者并不多。

三年前,新加坡人温宏文(CKtalon)赴美国求学后,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网络文学,即“发飙的蜗牛”所著的东方玄幻作品《妖神记》。

作为网文出海重要策源地之一,阅文旗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足迹遍布全球,除已上线的400余部中国网文英文翻译作品,还拥有超30000名海外作家创作的44000余部原创英文作品,累计访问用户近4000万。

近百译者专注中国网络小说

“中国网络小说让美国小伙戒掉毒瘾。”

直到有一天赖静平受一位越南华侨的引领,走进中国网文世界。在接下来的11个半月里,赖静平每周翻译15章《盘龙》,约5万字,放在网上供大家阅读。他渐渐发现一天点击量有上十万次,于是决定自己建个网站。目前“武侠世界”网站每日来访人数在30万以上,很多英语读者不惜捐钱也要“追更”。

“爽”“热血”,温宏文这样描述《妖神记》让他着迷的原因。再深入探究,他发现,这些“草根崛起”的故事很容易让他有代入感,而主角身上积极向上的品格,也让温宏文愿意陪伴其成长,感受他的喜怒哀乐。“我们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但主人公代替我‘重生’了一回。”他对南方日报记者说。

“从最早的出版授权,到建立阅文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再到开启海外原创,将中国网文的成长和运营模式带到海外,培育更多海外本土优质作者和忠实用户,可以说网络文学出海已进入3.0阶段。”新加坡发布会上,阅文高级副总裁林庭锋如是定义——3.0版本不止是区域的扩大,内容的增加,而是将国内市场实行了十几年的付费模式进行输出,双管齐下,把目前在国内大力推行的IP化运作也输出到国外,联手当地产业方共同对网文内容进行培育、分发和衍生开发。

“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了海外网站对中国网文的自发翻译。”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庭锋说,但自发翻译真正火起来是在2015年年初。

前不久,很多人的朋友圈曾被这样的内容刷屏了。

中国网络小说到底给外国人带来了什么?

不止是温宏文,大批海外读者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魅力所倾倒。一位网名为Hevveh的读者在留言中表达了对《天道图书馆》的喜爱:“老实说,这是我目前为止读到的最好的故事,里面都是很独特、很有趣的情节,非常带感,一点儿也不无聊,翻译也很给力。”

“金丹”“元神”“神仙”怎么翻译?东方特色词汇有了专门词库

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以翻译中国当代网络文学为主营内容的网站上,随处可见众多外国读者“追更”仙侠、玄幻、言情等小说。中国网友还贴出了老外喜爱的十大作品——《逆天邪神》《妖神记》《我欲封天》《莽荒纪》《真武世界》《召唤万岁》《三界独尊》《巫界术士》《修罗武神》《天珠变》。而这些小说也被称作“燃文”,多为平凡无奇的男主角一路打怪、外加各路神仙师傅辅助、成了开天辟地第一人并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难怪,这样抢眼的新闻,无疑为去年年底至今的一轮轮中国网文“出海热”话题又浇上一桶油。

长期从事文艺评论的郑荣健认为,“译者和读者多为华裔或汉语学习者。他们之所以热爱网文,往往与难以读懂中国传统文学作品有关。可读性强又通俗易懂的网络文学,便成为他们阅读的起点,甚至是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

“网络文学受欢迎的关键是好故事,我在故事上花了很多心思,但能够让海外读者喜欢,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天道图书馆》的作者横扫天涯说,自己的小说“出海”后,他也有关注外国读者的反馈:“作品融合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并且以儒家代表孔子为原型,传承了尊师重道这一美德。可能这对海外读者来说是比较新奇的设定。”

“酒香也怕巷子深”,网文出海中,翻译者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对于译者来说,如何把那些东方玄幻小说中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术语和专有名词准确恰当地翻译出来,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追更”是这些网站的一大亮点。一家网站留言区中,读者都在翘首期盼《我欲封天》第1138章,一边留言催着更新,一边表示悔恨:“为什么我以前没学中文?现在还来得及吗?”很多时候,更文速度肯定满足不了读者的胃口,于是论坛时常有人发帖咨询:“如果我想赞助一位志愿者翻译完一整本书,大概要多少钱?”还有人追看了一部还不过瘾,赶紧发问:“我想说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小说,你们还知道类似《逆天邪神》这样的小说吗?”很多人为了更好地理解小说,还苦哈哈地自发学起了中文。

“真的假的?有这么邪乎?”大众疑惑。

目前已译介出去的网络文学作品主要集中在仙侠、穿越、玄幻、历史等题材领域,不少具有传统积淀的“东方幻想”。网络小说《我欲封天》以古代中国为背景,用最浅白的方式给小说披上了中国道家文化的色彩,对国外读者来说是可望可即的“一股新鲜空气”。

三年间,温宏文与众多海外读者交流过,发现读者的感受与他个人初次接触中国网文时如出一辙。温宏文说:“一部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其主角往往富有魅力,这个魅力体现在他的性格和品格上,如积极向上、助人为乐、迎难而上等,很容易让读者产生亲切感。而突破想象力的新鲜感也吸引着读者。”

对此,起点国际的明星译者CKtalon(又名温宏文),有自己数年积累的观察与实践。他2015年开始接触中国网文,并在业余时间翻译大量网络文学作品,总计超400余万字,代表翻译作有《飞剑问道》《真武世界》《绝对选项》等。他发现,目前整个海外网文的翻译水平参差不齐,存在漏翻、误翻,甚至是机翻情况,大部分网文译者处于筑基阶段,即根据原文,一字一句翻译给读者。“这种无功无过的翻译,只能让读者看明白,什么人在做什么事情。但随着中国网络小说在市场上的数量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读者也在不断进化,对翻译审美提出了更高要求。”

林庭锋说,如果是从专业翻译角度来说,大概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翻译者能比较到位地传达原著精髓。据他所知,这些翻译者大多比较年轻,来自北美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大概有几百人,现在比较稳定的翻译者差不多接近百人。“对于这些译者,我的态度是一贯的——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前提下,我们欢迎一切有利于网络文学的传播。”

“这有点气功大师的味道了,我有点担心!”某知名中国网络作家说。

在“武侠世界”网站上还有专门的板块介绍中文学习经验和道家文化基础,以及关于“阴阳”、“八卦”等的普及知识。还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在论坛的交流中互称“Daoist”。

相较于严肃文学和古典名著,网络文学更加生动有趣,或许是后者俘获更多“海外粉”的另一原因。升级打怪、降妖除魔……幻想小说往往热血而又浅显易懂,并且还带有强烈的东方色彩,而这种阅读的“爽感”是能打破文化和地域界限的。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就曾撰文提出,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最生猛的力量在于,其“一视同仁”地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

温宏文认为,翻译,更重要的是为了让文化彼此无碍交流和理解,因此在转码网络文学时要增加可读性和流畅度。其中一大难点在于,“金丹”“元神”“神仙”等东方特色词汇的准确翻译。“还记得刚开始翻译《真武世界》的时候,每一章的翻译时间都接近两小时。那些修炼等级、成语和俗语让人有无从下手感。”温宏文琢磨出“翻译加解释双管齐下”的方法——通过寻找阅读大量资料文献,挑选出那个最精准和接受度最高的词,再加以解释来让读者更好理解这个单词背后的故事与文化含义。

读者群体庞大

“是有点过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写,呵呵。”某知名中国网文翻译网站创始人这么说。

“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爱上中国网文,会间接促使他们学习汉字,积极主动地认识和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这便是文化输出中所产生的‘附加效应’。”郑荣健说。

身为广东阳江人的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庭锋,是中国网络文学商业化运作发起人之一。他认为,网络文学是互联网时代最能理解小说读者的文化样式之一,随着互联网时代全球共鸣的不断加强,网文的这一内容特质能够很轻松地跨越传统概念上的文化鸿沟。

比如,译者后台可以轻松针对某一词或句加以注释,到了前端显示的时候,会在单词右边出现一个灰色小标识,读者可以点击看到完整解释。“这样既不会影响阅读体验,又能达到解释说明的效果。除了纯文字解释,不少译者还会采用图文结合方式,让读者觉得更有趣一些。”温宏文举例说,比如“太极拳”一词旁边就会放个老爷爷在打太极的视频;糖葫芦,就会放张糖葫芦的照片直观呈现。有时,在翻译人物语气时,还会通过大写、粗体、斜体、标点符号等各类方法,让读者感受到人物此时此刻的情绪。

老外读玄幻修仙倍感新奇

……

中国网文的海外热还让作家们更有了奔头。网络小说《盘龙》的作者“我吃西红柿”看到自己的作品通过翻译被传播到海外,有不少英语读者粉丝,他感觉很美妙。小说《我欲封天》的作者“耳根”也提到,“见证着网络文学的一步步艰辛发展,希望中国网文‘出海’一帆风顺。”

武侠世界网站创始人赖静平同样曾经表示:“很多外国读者看网文,是从网络写手‘我吃西红柿’的玄幻类小说《盘龙》入门。原因很简单,《盘龙》的人物名字本身是西化的英文名,男主叫林雷·巴鲁克,女主叫迪莉娅,外国人接受起来没有障碍。”

而针对名词不统一等情况,他和译者团队为了网络文学翻译工作的标准化与优化,建立了玄幻作品翻译词汇对照表。“很多中国网文,尤其是男频书,通常都有一千多个章节,很多作者会出现前写后忘的问题。有些人名、地名和之前的都对不上,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也会出现类似问题。”为了避免这些混乱,译者通常会边翻译边建立词汇库,下次再翻译到这个地名的时候,只要进行搜索,就能查询到之前的翻译方法了。

半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研二学生吉云飞和他的同学,通过国内贴吧、论坛的一些零星线索,关注到海外网站自发翻译网文的现象。第一次进入到武侠世界网站,他惊讶地发现,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长篇作品《盘龙》竟全部翻译完毕,不仅故事大致上没有改变,语言甚至比原来还要讲究。而此时,该网站已建立一年多了。

网文“出海”真的热到如此地步?国外读者真的这么喜欢中国网文?是什么样的内核使中国网文得以“全球圈粉”?我们应该怎么看这样的热度?“出海热”之后,我们面临的是什么?

在去年11月30日召开的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包括“耳根”在内的7位网络作家当选中国作协全国委员,网络文学作家将与传统作家共商中国文学发展大计。

随着了解的深入,林庭锋对外国读者群的“兴趣点”,有了日益清晰的认识。“我个人觉得,网络文学不止是用太极、八卦、武术、工艺等东方神秘文化吸引海外读者,更重要的是作品中所承载的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思考和情感。”林庭锋以幻想小说来举例,西方幻想小说里,血统论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但中国网络小说主张个人奋斗——这是当代中国社会共同的价值观。传递到海外,这完全可以感染年轻人,因为奋斗就是永恒的主题。

更多译者则是因为自己爱看网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走上了翻译道路。新加坡国立大学商理与计算机系在读学生Starve Cleric,从2013年开始接触网文,后来迷上了网文《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一两个月里走到哪都在看手机追更。读完后就特别想和别人分享,Starve便着手翻译它,现在他从事《天道图书馆》的翻译。在译者看来,仅仅做到没有错别字、没有语法错误,还谈不上真正优秀的翻译。翻译不仅是不同语言间的转化,更是一种跨文化的沟通。

吉云飞和这家网站的创始人赖静平通过网络相识,后者是一位华裔,3岁时随父母到美国,今年30岁,做过七八年的外交官。因为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喜爱,赖静平辞掉工作,一头扎进了网文翻译世界里。

火焰能加速升温,也可助照亮事实。

“但是,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市场上还比较小众,有人在看并不意味着主流,毕竟欧美读者有着非常丰富的本土出版阅读物。”赖静平说。

对于传统概念里的只有幻想小说和传统中国的故事才能成功,林庭锋认为是个误会。

有时,翻译还促成了读者之间的跨语境“隔空喊话”。比如,起点最受欢迎的奇幻作品之一《诡秘之王》,在英文平台上也收获大量粉丝,有趣的是,英文读者自发去搬运起点的评论,羡慕中国读者是如何“嘲讽”作者的,中文读者又反过来把英文评论翻译到论坛中,探讨老外是怎么看待这本神书的……这种互动在作者把主角忽然间写死的时候达到了高峰。

今年7月,在上海,吉云飞和他的老师邵燕君与赖静平相约见面,很多有趣的细节就此浮出水面。比如赖静平自曝为了翻译网文,胖了30磅,更成功地将他妈妈培养成网络文学迷。

 

“而且,此前网文多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一直处于版权的灰色地带。”赖静平与阅文集团讨论了数月,终于确定了20部小说的英文翻译授权。

他表示:“中国的现代生活,国外很多年轻人不了解,但网络小说开了一个窗口,独立的女性、充满活力的社会、传统中国的亲情、发达的网络文化等等,对于海外读者来说,都是新奇却普适、有感染力的。”

网络小说部分翻译词汇举例

赖静平还说,最初自己只会简单中文,后来通过努力学习,曾经花六七年时间把金庸、古龙几乎所有的小说都翻译完了,但遗憾的是读者并不多。直到某天受一位越南华侨的引领,走进中国网文世界,并决定将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盘龙》翻译成英文,贴在网上供大家阅读。他渐渐发现一天点击量也有十几万次了,于是决定自己弄个网站,他翻译的中国网文风生水起,很多人后来不惜捐钱也要“追更”。

“出海热”

“更大的问题是中国网络小说‘走出去’后能否真正体现中国价值。”中国作家网副主编马季认为,虽然现在的网络小说愈发精品化、文学化,传递正能量,但还是要剔除掉低俗、庸俗和媚俗等内容。他建议有关部门循序渐进地重点支持一批兼具“网络性”和“中国性”的作品“走出去”,增加这些作品的翻译比例。

历史、体育、二次元、言情等题材也都出海了

后天 Postnatal

当分析中国网文为何能征服老外时,赖静平说,最重要的是网文给读者带来的新鲜感,“因为中国的武侠玄幻世界对国外读者来说是崭新的,像‘修仙’这个概念在西方也是没有的。更何况很多玄幻小说还吸收了西方文化,尤其是游戏文化,所以更容易让人觉得熟悉。”

“我读的中国网络小说越多,我的幻想越多,我想写出我所想的剧情和故事,因此我开始创作Blue Phoenix。”丹麦网络作家Tina如是说。

根植于中国文化土壤的网络文学,俘获大批“海外粉”,翻译功不可没。

先天 Connate

大众文化输出

去年9月,26岁的丹麦教师Tina(蒂娜)辞去了她在小学的工作。

一次偶然,温宏文遇到了一位译者,对方从事的工作,是把中文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

天劫 Heavenly Tribulation

流行文化生态开始走出去

“我决定辞职是因为写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能够专注做我所爱的——写网络小说,又可以此维持生计、养活我和我的女儿,全职写作是理想的解决方案!”蒂娜说。

这给温宏文不小的启发——中国好故事不再需要“口耳相传”,有更多的读者可以通过翻译的版本来了解这个全新的文学世界。

灵宝 Numinous treasure

中国网文被老外网民“追更”,凡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还都暗暗有些吃惊。而被主流文化熏陶多年的人,更愿意咂摸其中的深意。

蒂娜是规模仅次于Wuxiaworld(武侠世界)的美国第二大中国网络翻译网站Gravity Tales(重心网文)的原创作者。蒂娜现在在网站上同时创作并更新两部作品,分别是Blue Phoenix(《蓝凤凰》)和Overthrowing Fate(《颠覆宿命》)。

温宏文动了做网络文学翻译的念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想把中国好故事带给更多海外读者。

三千世界 Trichiliocosm

“我吃西红柿”说,自己之前想过把作品传播到海外,不过没想到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看到那些评论,感觉很美妙。”他觉得,遭遇这样的惊喜,也会激励网络作家们努力写出更好更优秀的小说。《三界独尊》的作者犁天说,中国网文这一轮海外火爆,和刚开始网文在国内火爆的情形差不多,当这个好消息在网络作家群里传开时,大家都觉得更有奔头了。

“我不知道网络小说未来会带给我什么,但我希望尽可能写。”对于为英语世界生产相对陌生的文学产品,蒂娜的淡定中有种决绝,或许,只因这是顺应她本心的自然之为。

儿时,温宏文便随母亲学习中文,对中国的一些“梗”有所了解。再加上早期有过做字幕的经历,所以自从决定要做网络文学翻译时,他就笃定能胜任。2015年11月起,温宏文开始了东方玄幻作品《真武世界》的中译英翻译工作,之后,在二次元、都市和仙侠等题材均有涉足。如今他已是一位王牌译者。

真仙 Perfected Immortal

“我推荐他们看我所有的小说。”“我吃西红柿”更趁机一气儿列举起了自己旧作和新作,“除了已翻译和正在翻译的,我觉得我的小说大多都挺适合翻译的。”至于他正在写的《雪鹰领主》,他觉得外国读者也应该能比较容易看懂、接受。

“从读到《盘龙》开始,我读的中国网络小说越多,我的幻想就越来越多。我想写出我所想的剧情和故事,因此我开始创作Blue Phoenix。我的故事的序言发生在现代的中国,但不久之后,主角被转世到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和古代中国有很大的关联。我选择这个时期的原因是它最适合我的故事。我想在我的故事中展现和传播中国古代的神话和文化。”蒂娜就这样走上了英语网络小说创作之路。

温宏文的身份和经历,在网文译者中颇有代表性。

太乙 Primordial Unity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开心地表示,这回真给网络文学提气,“一直以来,网络文学被认为是快乐文学、低俗文学,是给人逗乐、解闷的,而此番可以正视自己的地位了。”她认为,网络文学其实已经承担了主流文学的职能,也越来越精品化、越来越正能量,拥有最大量的读者,反映了人们的焦虑,也抚慰了人们的心灵。

蒂娜告诉记者,她写的两部小说都受到了中国网络小说的影响。虽然她读过中国四大名著,但她的写作灵感几乎全部来自于她所读过的中国网络小说。这一点我们从她带着明显的“穿越”印记的处女作Blue Phoenix便可见一斑。她说即便在创作,她也还是要常常读,从中更多了解别人怎么讲故事,并随时获取灵感。但她自认为不幸的是,她不懂中文,因此,她读到的中国网络小说都是被翻译成英文的。从2014年到现在,她读过40来部中国网络小说,虽然有的追更没有跟上。

以起点国际为例,林庭锋透露,在网文的英语翻译上,目前有分布在北美、东南亚为代表的世界各地的200余译者和译者组,已上线200余部英文翻译作品,字数累计超2亿。这些译者以外籍为主,往往具备三个特点:熟悉英语国家的文化、熟悉中国传统和当代文化、熟悉网络文学。

大罗 Zenith Heaven

网络文学代表中国流行文化走出去,更迎来一片欢呼。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认为,中国文化输出,过去更多经过文学奖、图书展、电影节、版权输出等主流渠道,而这一次,真正意味着中国流行文化首次走进欧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自发翻译、在线阅读、粉丝社区的出现,意味着我们整个文化生态的输出已经开始。读者看书、追更、互动、评论,这才是完整的网络文学文化。”林庭锋说,这些线上的行为与整个产业链,比如改编产品、作品周边等一起,将构成一个庞大的文化生态输出,“对于中国大众文化来说,这样的输出是前所未有的。”

如今,蒂娜的小说已经有了电子书销售收入,这也是她可以辞职专心创作的原因之一。

可在翻译过程中,温宏文还是碰到一些障碍。

筑基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其实,蒂娜只是众多中国网文“海外粉”之一,只是,她比一般的“海外粉”着迷得更深一点,走得更远一点,以至让喜欢中国网文这一爱好生根发芽,开出了属于自己的花朵。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这样的道教术语,让英语世界的译者“很崩溃”。温宏文告诉记者,中国网络文学中有许多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词语,如“金丹”“元神”“神仙”等,要精准传递这些词的意思,确实不容易。

法器 Dharma artifact

而像这样从中国网文读者开始,进而成为英文网文作者的,不止蒂娜一个。

他采取的策略是,使用字典或在网络上找到词汇的出处,以便更好地理解词汇的含义。一般来说,这些中国特色词汇都出自传统文学,如《封神演义》《红楼梦》等,所以对于网络文学的译者来说,阅读中国传统文学也是功课之一。

因为有了蒂娜这样的作者及其创作,Gravity Tales除了主要发布翻译的中国网络小说之外,格外设置了一个原创作品版块(Origianl Tales)。在这一版块中,发布了包括蒂娜在内的6位作者创作的7部小说。Blue Phoenix(《蓝凤凰》)、Overthrowing Fate(《颠覆宿命》)、A Dragon’s Curiosity(《龙之渴望》)、Aethernea(《阿瑟尼亚》)、How To Avoid Death On A Daily Basis(《如何避免随时会挂掉》)、The Divine Elements(《神圣元素》)、The Beginning After The End(《绝处重生》)。

而阅读其他专业译者的作品,甚至是英文原创作品,也有助于提取更好的翻译方式。

“这七部小说都是模仿中国网络小说的创作和发布方式,每个小说或多或少的都有中国网络小说的影子,其中部分作品在内容上也深受中国网络小说影响,甚至在模仿中国网络小说创作并把故事背景放在中国。”Gravity Tales创始人Goodguyperson(GGP中文名:孔雪松)告诉记者。

在翻译一个章节时,涉及到主角接受众人审判的描写,温宏文由此联想到《哈利波特》中的一个情节,即哈利因为在麻瓜面前使用了魔法,而接受教育部审判的场景。所以他特意翻阅了那段,想通过JK·罗琳的描写来寻找感觉与启发。

记者采访孔雪松时他透露,因为完全不懂中文,这些作者常常会找他或网站的其他翻译询问中国文化的特色或小知识、小细节用在他们的创作中,比如武当山到底是什么,剑和刀有何区别,中国的人名怎么区分last name、first name,等等。

早期,海外读者可以阅读的中国网络文学多集中于东方玄幻、都市题材等,目前已扩充到历史、体育、二次元,以及目前深受女性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

Gravity Tales网站正在翻译的中国网络小说共有21部,包括《斩龙》《凡人修仙传》《我是大明星》等17K、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看书网等中国网文网站上的热门作品,包括仙侠、玄幻和都市等类别。

不过,海外读者的喜好并非一成不变,随着年龄的增长或书龄的增加,读者的阅读口味也在不断进化中。“所以如何平衡初级读者与老读者之间的喜好,都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温宏文说。

完成大学学习之余,除了要经营管理网站,孔雪松自己同时翻译三部作品,已完成1100章左右。

读者、译者、编辑三方探讨译法

2014年寒假,去墨西哥坎昆度假的美国高中生孔雪松原本是要到那里做游泳训练,却没想到被中国网络小说勾了魂去,什么游泳训练、什么购物,通通见鬼去吧!

网络文学的翻译,不同于传统出版,一套适合的内容生产机制至关重要。

5天,1300章,每天约250章,从头到尾一气呵成,基本没有干别的。“回美国以后我也在继续追文,连考试时我也是上午考试,下午、晚上读小说,第二天起来继续考试、追文。”孔雪松回忆。

为有效避免翻译混乱的问题,经过一番摸索,起点国际设立了一个全平台的词汇库,整理出了700多个专门词汇的翻译方法。从内容上,分为东方玄幻、仙侠和都市三类,从类型上,分为普通常用词和谚语、成语。

“当时在一个盗版的网站看到了《斗罗大陆》,读了第一章感觉,喔,这个有点像金庸,等回美国我再读两遍金庸的《天龙八部》,然后就没多想,第二天,我又找到《斩龙》,一下子被勾进去了!”

不少翻译案例都十分有趣。

自己看着上瘾,便也忍不住与他人分享,于是追文的同时,他开始翻译。

林庭锋举了一系列例子,如后天(Postnatal)、先天(Connate)、天劫(Heavenly Tribulation)、灵宝(Numinous treasure)、三千世界(Trichiliocosm)等等。

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孔雪松创建Gravity Tales,至今已拥有50多人的团队。

具体而言,就翻译方法来说,文字的美感和意境需要重视。温宏文说:“比如‘三千大世界’,之前很多译者直接按字面意思翻译成‘3000 Great Worlds’,可是这是佛学用语,所以我将它翻译成了‘Trichiliocosm’。‘后天’和‘先天’之前也都是音译,一方面增加了理解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少了‘出生前’和‘出生后’的时间概念,所以我使用了‘Postnatal’和‘Connate’。”

生于纽约的孔雪松是美籍华人,父亲是北大生物学教授,母亲是一个会计师。孔雪松从小就酷爱读中国兵法和历史类书籍,《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不在话下。为了让他更好地掌握中文,父亲把他送到中国北大附小读了三年书。

这一套翻译模式中,读者也可以全程介入内容选择、翻译评判和质量跟踪反馈。“词条的建立往往就是读者、译者、编辑三方共同探讨所确立的。”林庭锋说。

“在北大附小时,我很喜欢读历史和兵法的书,就算不做作业也要读。我们家《孙子兵法》《隋唐演义》《春秋战国》《明朝那些事》都有,好几十本,都读过。金庸的一套书,从《书剑恩仇录》到《鹿鼎记》36册,我11岁前就都读完了,而且每部几乎都读过五六遍,基本上每天就是抱着书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