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澳门新葡萄 > 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跟李少红导演做过对话节目

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跟李少红导演做过对话节目

中文系能不能、应不应该培养作家?有段时间成为山东大学中文系争论的话题,或者说,可笑的话题。远的不说,中文系前辈教授有多少作家?老舍、洪深、闻一多、沈从文,都是现代文学史有名的作家,教古典文学的冯沅君也是写小说的女作家。但到20世纪80年代,如果中文系老师搞业余写作,会被认为“不务正业”,你想评职称,绝对不能用诗歌散文小说这些“片儿汤”申报,得拿专著、论文。曾有过奇怪现象:山西和陕西两位大学老师分别主要因为研究我的散文和长篇小说,在学校评上副教授或教授,而我评职称,从副教授到博导,创作成果始终不允许出现在呈报表上。为什么?因为“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也不鼓励老师当作家。

毛泽东赞赏过的“小人物”

图片 1

周汝昌顾随之间是什么关系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10/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周汝昌顾随之间是什么关系 周汝昌顾随都是中国着名的学者、作家,这二人还是师生关系,顾随是周汝昌的老师,顾随对周汝昌也是赞赏有加,顾随曾说周汝昌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见顾随是非常喜爱周汝昌这个学生的。 顾随照片 顾随生于1897年,从小进私塾读书,19 ...

周汝昌顾随之间是什么关系

周汝昌顾随都是中国着名的学者、作家,这二人还是师生关系,顾随是周汝昌的老师,顾随对周汝昌也是赞赏有加,顾随曾说周汝昌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见顾随是非常喜爱周汝昌这个学生的。

图片 2

顾随生于1897年,从小进私塾读书,1907年到广平府中学堂读书,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在北大顾随学习的是西洋语言。毕业后,顾随到过不少学校教书,顾随在燕京大学教书的时候,周汝昌投到了顾随的门下,周汝昌的诗词功底曾受到顾随、钱钟书等老师的赞赏。

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燕京大学被日军强行关闭。周汝昌当时便决定回天津,在天津的周汝昌写了很多的诗词,后来周汝昌便把自己的诗词寄给自己的老师顾随,希望能得到老师的指点,幸运的是,顾随很快就给周汝昌回信了,于是二人就这样开始了长达二十几年的书信交流,周汝昌对于这些信件非常珍惜,后来还将这些书信交给自己的女儿,让女儿整理成书,即后来的《顾随致周汝昌书》,后来周汝昌走上红学的研究道路,这也有顾随的影响。

顾随的学生很多,而且很多人都成就非凡,都成了后世着名的学者,如叶嘉莹、吴小如、周汝昌等,周汝昌曾说自己的老师顾随是一位正直的诗人,同时也是一位深邃的学者和大师级的哲人巨匠。周汝昌对顾随非常尊敬,1953年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出版的时候,周汝昌立马将第一册书籍寄给自己的老师。

揭秘周汝昌为什么不喜欢林黛玉

《红楼梦》算是中国古典小说中的巅峰之作,后世专门研究这本书的学者数不胜数,其中周汝昌被称为是红学泰斗,所以周汝昌的一些研究成果一直备受关注。周汝昌也出过不好关于红学研究方面的书,如《红楼梦新证》、《石头记会真》等等.

图片 3

后世很多学者在细细研读周汝昌作品的时候觉得周汝昌似乎很不喜欢林黛玉,那么周汝昌为什么不喜欢林黛玉呢?

很多学者认为周汝昌对林黛玉的偏见过多,因为周汝昌在品评林黛玉的时候,对林黛玉大多是负面的评价。比如在《红楼梦》第五十七回合湘云要为邢蚰烟出气的时候,林黛玉说史湘云是充荆轲摄政。周汝昌觉得林黛玉在嘲笑史湘云,为人太刻薄。在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故事情节里,周汝昌觉得林黛玉太自私而且偏执,冷酷无情。再比如在林黛玉菊花诗夺冠的时候,周汝昌认为史湘云的诗明显是强于林黛玉,是因为史湘云自谦才最后改为林黛玉是第一的。类似这样的评价周汝昌还说了很多,在周汝昌的笔下,林黛玉是一个任性、自私、无情的人,而且周汝昌还认为她和贾宝玉并不是真爱。周汝昌的这些评价自然是引起很多红学研究者的歧义,不少人觉得黛玉是率真、真诚的多情女子,所以不少学者认为周汝昌评价林黛玉是不公平的,一些女性红学研究者则表示周汝昌其实不了解女人的心理,所以对林黛玉的评价有失偏颇。

关于周汝昌刘心武的比较

周汝昌刘心武都是中国着名的红学研究家,二人在红学研究上都取得不小的成就。周汝昌被誉为是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和集大成者,刘心武续写过《红楼梦》,历经七年他才完成,而他的续写的《红楼梦》在业内评价也是颇高,被称之为是基本上是延续了曹雪芹的原意。

图片 4

刘心武不仅是杰出的红学研究者,也是中国着名的作家,有很多优秀的小说、散文作品。20世纪90年代起,刘心武就开始成为红学的积极研究者,还曾在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里进行过系列的讲座,讲座节目是《刘心武揭秘》,这个节目先后推出了很多书中人物的系列讲座,如

“中文系不培养作家”的魔咒1988年似乎被打破。山东大学中文系居然办个作家班,我被派给作家班教“散文创作论”。其实我的“正业”是教明清文学。这门新课等于承认不务正业还有点儿用。

2010年北京电视台编导打电话,邀我参加新版《红楼梦》电视剧全国首映式。我回答:已给你台做数集《红楼梦》节目,跟李少红导演做过对话节目,首映就不去了。

作者与恩师吴组缃

郝永勃是山东大学中文系作家班的学生,是年纪最轻、颇有“诗心”、文笔相当好的学生。因为是作家班,很多同学忙着写小说、写电视剧、写诗歌散文,经常夜里写作白天睡觉,逃课难免,但“小郝”始终是听课极其认真的一个,经常跟老师交流的一个,读书读得认真且比较全面系统的一个。因为是作家班,同学们对于老师里的作家格外亲切,跟我的交流比较多,我从新校搬家到老校,就是小郝们在班长赵德发带领下帮忙搬的。班里有个写电视剧的胖学生,我叫他“老唐”,开玩笑说:因为给我搬家扛书箱,扭了人家老唐的“杨柳细腰”。作家班学生的好学和勤奋也激励着我。那时,老师和学生之间,真是融洽和美、教学相长!

编导说:难道跟李希凡、冯其庸、张庆善做谈话节目也谢绝?

吴组缃

永勃毕业后,恰好到我原来工作过的淄博日报工作,从编辑做到晚报主编。淄博日报有创作传统,我在那儿做编辑时,我们文教编辑室副主任张雪就在文革后期完成长篇小说《山里人》。永勃继承和发扬了这个传统,始终不改热爱文学创作的初心。记得他刚毕业时,《山东文学》开设个“青年散文家”专栏,我写过评论《折得疏梅香满袖》,把永勃的散文大大点赞一番。认为他写的散文清丽脱俗,特别有诗情画意。

我一听,跟李希凡大师兄同台,求之不得,哪敢不去?何况还有冯先生!两位先生德高望重,多年对我提携有加。庆善是中国红学会现任会长,对我亦多有帮助。

二十世纪著名作家、古典文学研究家。与林庚、李长之、季羡林并称“清华四剑客”。曾任清华大学教授和中文系主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文联与中国作协理事,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北京文联副主席,《红楼梦》研究会会长。代表作《一千八百担》、《鸭嘴涝》 、《天下太平》、《樊家铺》等。

永勃出过十几本书。诗集如《彼岸》,散文集如《心事集》,文论集如《鲁迅写照》,随笔集如《美术大师雕像》……在我的印象中,如果一位当代有成就的作家不跟《红楼梦》挂挂钩,总是不完善的。“小郝”年过半百,写出红楼随笔,令我惊喜。我始终认为,《红楼梦》是最好的中国故事,它可以当作“闲书”放到枕边百读不厌,更可以作为文化宝库,任何人不会入宝山空手而还。对于诗人来说,《红楼梦》这本诗化长篇小说,更是不可不读,不可不细读,不可不反复读。而永勃就读出了特殊味道,读出了特有感悟,读出了诗人情怀。

北京电视台安排李希凡携“林黛玉”、我跟“贾宝玉”走红毯。接着拍谈话节目专家出场,八十四岁高龄的李希凡刚迈出台口就摔了一跤,脸上青了一块,敷冰袋后上场侃侃而谈。新版《红楼梦》电视剧虽受观众诟病,但在冯、李二位红学泰斗眼中,因忠于原著,可施以援手。

图为祖缃师赠送我的墨宝

《红楼梦》有多“红”?有个数字能说明,上个世纪研究古代小说的一万篇论文中,就有八千篇研究《红楼梦》。《红楼梦》的边边角角,都给扫到了,想在研究《红楼梦》中哪怕提出极微小的创见,都如登天之难。但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万个读者眼中有一万种《红楼梦》。永勃写的随笔就是诗人眼中《红楼梦》,从诗人角度看,用诗心解读,如:

我叫李希凡“大师兄”,其实我读中学时他是我的心中偶像。

著名学者、文学家吴组缃先生离开我们24年了,今年4月5日又是他诞辰110周年纪念日,我特别想念我的这位北大恩师。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