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娱乐app下载 > 澳门新葡萄 > 张恨水在江西上饶出生,鲁迅的母亲也是他的忠实粉丝

张恨水在江西上饶出生,鲁迅的母亲也是他的忠实粉丝

此时远在安徽老家的徐文淑和胡秋霞也过得并不安逸,由于战乱,张恨水寄钱回家只能寄到二百多里之外的金寨,胡秋霞每次都要冒着危险走山路去将钱取回,维持一家老小的基本生活。张恨水老家的当地人评价胡秋霞很像一个侠女,“爱劳动,胆子大,心眼儿好”。就这样,胡秋霞凭着自己柔弱的双肩,扛起了一家人的生活。直到抗战结束后,局势稳定下来,张恨水回到北平之后也将胡秋霞母女接到北平,为他们安排了住处,颠沛流离的生活终于结束。

儿子去后,张恨水来到母亲面前,长跪不起。张恨水对徐文淑,从娶、生女、生子,皆是应母亲所求,如今他完成任务,这一跪之后,从此便不再进徐文淑的房间了。

于是,还在上海蒙藏垦牧学校上学的张恨水被召唤回家,母亲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快点结婚。

直到无法忍受病痛卧床不起,张恨水才知道妻子早已身患重疾,现在换他来照顾对方,张恨水终日在床前守候,但极少言语,夫妻二人四目相对,就像是在用眼神传递着话语,面对孩子的疑问,张恨水说道:

图片 1

这张照片拍摄于20世纪30年代,画面中的一家三口是张恨水和妻子周南、儿子张二水。照片中的周南怀抱孩子,面容清秀,脸上的笑容娴静而美好;张恨水拥住妻子,上身微微前倾,流露出一种极为自然的亲密体贴;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张恨水作为一位善于描写缠绵爱情故事的小说家,他自身的婚姻经历也如小说般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1928年,胡秋霞生下长子张晓水,他是早产儿,接生婆临时找不到,落地没有哭。徐文淑一看特别着急,把孩子搂进怀里暖了好几个钟头,张晓水终于哭出了第一声。所以,张晓水在晚年常念叨:“我的命是大妈救的。”1989年,张家后人又为徐文淑立了一块新墓碑,碑上刻有“张母徐老孺人文淑之墓”,后人的名字处落着“男晓水”。

张恨水做到了,他对徐文淑是情,对胡秋霞也是情,而对于周南,却是用尽一生寻求的知己。

从此,张恨水成了一个孤单的人,心中的万千话语却是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了。

3/落跑的新郎

张恨水把自己被欺骗的愤恨都算到徐文淑头上,所以,他一生对徐文淑的感情都是冷若冰霜的。张恨水新婚没几个月后就离家出走、漂泊江湖了。张恨水这一走就是四年,每年除了春节从不回家,好像自己仍然是单身一样,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个独守空房的妻子。

徐文淑虽然有一个教私垫的爸爸,但她自己却不识字,是一个典型的旧式女子。结婚之后,因为得不到张恨水的爱怜,这才发奋读书识字。她最初的学习动力竟然是,掌握法律知识,当诉讼师去告张恨水。

图片 2

慢慢地,当初的恨被时间一点点消蚀,能读会写的徐文淑迷恋上读经,心境也日趋平和。丈夫离家后,徐文淑尽心孝敬婆婆,婆媳俩相处得非常好。期间,她还曾为张恨水生过两个小孩,遗憾的是,两个孩子后来都不幸夭折了。

图片 3

【5】 张恨水. 张恨水自述[M].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6.

抗战之初,全家迁居安徽潜山,张恨水只身入川。周南放心不下丈夫,带着儿子,在张堂兄樵野的护送下,千里奔赴重庆与张团聚。一路上,兵荒马乱,枪林弹雨,周南甚至连续两天水米未进。周南千里入蜀寻夫之事,后来被张恨水写进小说《蜀道难》。

中间是张恨水

张恨水沉默了。他用沉默掩盖自己内心的狂喜和担忧,狂喜是因周淑云不在乎比他小十几岁,愿意与他相守;担忧是他有过两段不美满的婚姻,他有必要告诉周淑云,面对她,张恨水只能全盘托出如实相告。

1/心高气傲的少年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生于江西广信,他的父辈是末流小吏,家庭生活条件一般。他童年就读于旧式书馆,后肄业于蒙藏边疆垦殖学堂。青年时期的张恨水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并开始创作。他自1914年开始使用“恨水”这一笔名,其名源自南唐后主李煜词《相见欢》中的“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张恨水是民国时期着名的章回小说家,也是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

张恨水结过三次婚,第一次婚姻是母亲包办的。张恨水的父亲去世得早,家里由母亲一个人支撑着。因为他是家中长子,母亲希望他早点完婚,承担起为张家传宗接代的重任。所以,当他还在苏州蒙藏垦殖学校读书期间,母亲就为他聘定了媳妇。新娘姓徐名文淑,也是潜山人,家住源潭乡徐家牌楼,祖上是官宦人家,现在破落了。

图片 4

张恨水原本是不赞同包办婚姻的,但面对母亲的哀求,孝顺的他答应考虑这门亲事,前提是得先看看对方的长相。母亲知道张恨水心高气傲,对女子的外貌要求很高,为了坚定儿子婚娶的信心,特意让媒人带着张恨水去女家亲自验看。但是,当时的人都很封建,相亲这样的事,也只能偷偷摸摸地干活。

当天,徐家牌楼请了戏班唱戏,他们就是利用这样的机会,混在看戏的人群中,在媒人的指点下,张恨水看到了不远处杂坐于几个姑娘中间的未婚妻。那个姑娘的相貌俊秀、身段苗条,张恨水看着挺顺眼的,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图片 5

周南原名周淑云,是北平春明女中的学生,二人是在一次聚会上一见钟情的,而周淑云早就对张恨水的才华倾慕不已。1931年二人正式确立了夫妻关系,另购一所房屋居住。张恨水根据诗经中《国风》第一章的“周南”二字,为周淑云改名为“周南”,并教她读唐诗、学绘画、练书法,有时二人还会来段京腔对唱,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张恨水终于收获到了自己一直追求的琴瑟和谐的生活。不久,周南生下张二水,这是二人爱情的结晶。

在重庆,一家人度过了艰苦的八年生活。住的是“文协”的三间茅屋,下雨时,锅碗瓢盆全用上接漏,张恨水戏称“待漏斋”。周南学会了种菜、养猪。为不影响张恨水写作,天不亮就叫孩子把猪赶上山,天黑后才赶回后院。有一次,日机轰炸重庆,周南闻讯奔到码头,准备过江去看张恨水。到了江边,小轮已离开岸边数尺,她不顾一切跨向小轮,一只脚在船上,一只脚还在船外,幸亏轮上的乘客相扶,才免意外。

张恨水对这段尽孝的婚姻,与鲁迅对朱安一样,奉养一辈子。

周南每天会在他耳边细细呢喃,讲述着过往还有他们的爱情,也许是这份真情让张恨水感动,他的中风渐渐好了起来,恢复之后他又继续投入到艺术创作中。

4/漂在北平

后来张恨水在北平又先后娶了两个妻子,一个是孤女胡秋霞,一个是女学生周南。

张恨水成名后,就把母亲和徐文淑一同接到北平居住,和胡秋霞住在一起。徐文淑明白自己不是自己所爱,丈夫能供养自己就不错了,所以和胡秋霞相得很好,情如姐妹。

图片 6

1928年,胡秋霞产下长子张晓水。由于张晓水是早产,生下来居然不会哭。有带孩子经验的徐文淑当即把婴儿张小水搂进怀里,暖了好几个钟头,张晓水终于哭出了第一声。成年后的张晓水常常说:“我的命是大妈救的。”

徐文淑特别喜欢张晓水,主动承担起照料张小水的担子。徐文淑在北平生活了10年,整整10年都在照顾着婆婆,照顾着胡秋霞和她的孩子们。

图片 7

1959年10月14日,周南离开人世,45岁。

四处漂泊跌宕的人生经历,在张恨水的人生中又画上浓重一墨。

《金粉世家》剧照

在民国初年的小说家中,张恨水是占有重要地位的,他的长篇小说《金粉世家》、《啼笑因缘》至今还会被人记起。正如同他的小说《啼笑因缘》之名一样,他的婚姻生活也充满着黑色幽默,尤其是他与原配妻子徐文淑之间的恩恩怨怨,甚至比小说还曲折。

张恨水的爱情故事在当时也不是秘密,外界都评论他是“风流才子”。但张恨水的儿女们却不这样看。胡秋霞的女儿张正曾这样评价父亲的感情:“父亲的小说是‘半新半旧’,思想也是‘半新半旧’。作为子女,我们不愿用世俗的尺子去衡量他更爱哪一个女人,我们只能说,父亲的人性是丰满的、仁慈的,充满温情善良。”对没有经济来源的徐文淑和胡秋霞,张恨水为她们提供生活费,安排住处。徐文淑悉心照顾婆婆,视胡秋霞的儿子如己出;胡秋霞在张恨水晚年突发脑溢血时悉心照顾他;而周南和张恨水相濡以沫、出生入死,度过了最艰难的八年重庆时光。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后人无法评说,也无法真正理解的。

着作等身的大作家张恨水一直不愿意谈及自己的爱情,其长孙张纪说:“我爷爷张恨水一生娶过三个妻子,作为张恨水的后人,我们不愿用世俗的尺子去衡量他更爱哪一个女人,这段历史被我上一代人封存已久缄口不谈,不仅在我家,就是在老家的大家族里也是讳莫至深……”

最好的时光虚度光阴 最坏的年代洗尽铅华

失去了周南的张恨水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见空无风见花不喜。时常一个人在周南墓碑前坐着,念着他写的诗,一坐就是一整天。他把合影放在床头,每天思念着,呢喃着,曾经周南对他说过的情话如今他会一遍遍念给床头的那个人听,对着空气,他依旧能抚摸到那张青涩的脸,她,一直不曾离去。

5/寂寞而逝

1938年,徐文淑和婆婆一道返回潜山,后又定居安庆乡下,再也没有回到北平张恨水身边。张恨水每月给她汇去丰足的生活费。每次徐文淑接到张恨水的汇款,就很开心地说:“我嫁了一个摇钱树啊。”徐文淑用张恨水给她寄的钱买了田地,不用参加劳动,靠收租过日子。

图片 8

因为名下有些田地,徐文淑被划分成地主,田地被没收。因为婆婆早已故去,她逃离乡下老家,在安庆安居。没有自己的田地也不要紧,她每月都有张恨水的汇款。

1958年,年过六十的徐文淑张晓水寄信,结果不幸中风死在了街头。得知死讯的张恨水并没有回安庆给她操办丧事,一切后事都是由她一手带大的张晓水回来给安排的。

张恨水在辗转了多个地方谋生后,1919年受“五四运动”的感召来到北京。他不仅在这里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春明外史》,还收获了第二桩姻缘。张恨水在“贫民习艺所”结识了女孩胡秋霞。她身世孤苦,年幼就被人拐卖,不堪毒打才跑到习艺所寻求庇护。张恨水不仅为她取了名字,还手把手教她读书写字,并且根据她的生活经历写出了小说《落霞孤鹜》。这部小说最后被拍成了电影,由当时最著名的女明星胡蝶主演。

徐文淑在北平过了十年,十年的独身生活,十年也都在照顾婆婆和胡秋霞的孩子。

好吧,鉴定完毕,姑娘出嫁等于出厂了,徐家好不容易推销出去,退货?没门!

张恨水很失落,胡秋霞很迷茫。

2/被掉包的新娘

相完亲后,张家就开始操办婚礼了。成亲的一天终于来到了,张家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当新郎新娘拜完了天地,新娘子入了洞房,张恨水挑开新娘子的红盖头后,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傻在那里了——他娶进门的并不是他“相中”的那个漂亮女孩儿,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丑姑娘,这让他本来激动愉悦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

图片 9

他逃出了洞房,跑去追问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媒婆搞的鬼。当初张恨水答应母亲成婚,条件是必须自己先提前看过对方。而当时媒婆带着张恨水去看徐文淑的时候,媒婆一心为了促进张恨水与徐文淑的婚姻,晓得徐文淑可能长得不讨张恨水的心意,便指向了远处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而这姑娘并不是徐文淑。

美女突然变成个丑八怪,这是任谁也无法接受,所以,张恨水当时就要悔婚。可是,娶进家的媳妇哪能说退就退呢,在母亲的劝导下,张恨水才勉强进了洞房。

图片 10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张恨水对胡秋霞都充满了怜惜和欣赏,在张恨水的悉心教授下,胡秋霞也逐渐粗通文墨。和胡秋霞的相处虽然安稳,张恨水还是觉得缺少点儿什么,胡秋霞虽然能给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但两人的文化差距终究让张恨水难以得到他期望中那种互为唱和、才子佳人式的爱情,直到他遇到了周南。

张恨水傻眼了,原来,掉包计竟然从小说里搬到了现实中。

这是周南去世前一年,张恨水因周南要做手术,无法分身,张恨水交给长子张晓水700元钱,委派长子代为前往料理后事,将第一任妻子葬于张家祖坟山头。

“ 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吗?”

【3】 解玺璋. 张恨水传 选章九[J]. 传记文学, 2017(3).

童年时期,张恨水不爱读四书五经,偏爱明清小说,对《红楼梦》、《西厢记》、《三国》等中国古典小说产生了浓厚兴趣。张恨水读《红楼梦》时,尤其喜欢其章回体的写作手法,这对他以后写通俗小说有很大的启发。

胡秋霞年轻活泼,而且绝对是张恨水生活上的贤内助,把他生活起居照顾的妥妥的。

图片 11

收到信的周淑云特别激动,被自己的偶像约会,这是多么开心的事,于是欣然赴约。

那天,张恨水看到的是徐家漂亮的二姑娘,而自己娶的是徐家根本嫁不出去的大姑娘。

“ 你们年轻人,不懂老年夫妻的感情。青年人,形影不离,有说不完的话。可是我和你母亲不然,整天讲不了几句话,因为话已经多余,交流不需要用语言表达。现在你母亲躺在床上,我坐在这屋里,她知道我在,我知道她在,就够了。”

1935年,张恨水到上海创办《立报》,周南带着儿子张二水追随左右,张恨水在上海的事业也离不开周南这位贤内助的支持。抗战之初,张恨水只身前往重庆,安全起见让全家迁居安徽,可是周南放心不下丈夫,带着儿子千里奔赴西南与张恨水团聚。当时局势紧张,社会也动荡不安,尽管有堂兄樵野的护送,周南这一路也是历尽艰辛,穿越兵荒马乱之地时,周南甚至曾连续两天水米未进。张恨水为此十分感动,将周南千里赴川的事写进了小说《蜀道难》。

1931年,一个名叫周淑云的姑娘闯入了他们的生活。1931年,张恨水的小说《啼笑因缘》单行本出版,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使他扬名海内外。1931年10月,张恨水参加了北京春明女中一次赈灾演出。张恨水被邀请出演,演出对手戏的是周淑云,一名春明中学的学生。

这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那天看到的,这个姑娘嘴唇是翘的,鼻梁是塌的,身材是矮胖的。

他在等待自己的爱情,等待那个温柔贤惠理解支持他的良人。

【2】 张恨水. 写作生涯回忆录[M].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5.

胡秋霞与张恨水的第一个孩子是个闺女。1926年,徐文淑随张家移居北京城,与丈夫团聚,大太太和二太太胡秋霞相处甚好。徐文淑自己没有孩子,便拿胡秋霞的孩子当作亲生孩子。

张家这边闹翻了天,大太太徐文淑没有意见,二太太胡秋霞意见太大,要死要活的。

张恨水

丈夫远走,徐文淑却毫无怨言,一心侍奉长辈,对张恨水的弟妹也十分疼爱。她的温柔贤惠得到了张家上下的一致好评,张恨水的母亲也因此恳求张恨水善待妻子,于是张恨水每次回家也尽量与徐文淑相处,后来徐文淑生下一个女儿,对她而言,这个女儿是这份无爱的婚姻带来的唯一慰藉。可是这份美好终究如同一个幻影,女儿不幸夭折,徐文淑这微末的幸福也随之彻底破碎了。

姑娘出嫁等于出厂了,徐家好不容易推销出去,退货?没门!

1919年秋,张恨水来到北京,准备一边工作,一边报考北京大学。

“ 周小姐,很想听到你的高见,如果有什么看法,请于周末到北海公园的茶肆里面谈。”

后来,张恨水在北平买下了一栋宅院,将母亲与徐文淑也接到了北平。可是此时他已经与胡秋霞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徐文淑与胡秋霞不分妻妾,安然相处,可是得到的感情与关注却是天壤之别。张恨水的母亲又一次央求张恨水多给予徐文淑一些关爱,让她经历了丧女之痛的心能得到些许安慰。张恨水听从了母亲的劝告,又与徐文淑生下一个儿子,可是这个儿子也没能长大,幼年便夭亡了。徐文淑几乎心如死灰,也不再对张恨水有任何期望,在这个大家庭里过着她一个人的“单身生活”。

1919年秋,张恨水来到北京,准备一边工作,一边报考北京大学。在北京,张恨水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位太太。一次,张恨水到“贫民习艺所”采访,那里收容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女孩大了,院方还负责为她们介绍婆家。

最终决定如实相告,周淑云的答复是:我知道,先生,但我也不在乎,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可见他心中的苦闷和不甘。

也正如这张照片一样,张恨水最终一心相伴的,是第三任妻子周南。他与周南有着心灵相交的默契,也曾共度风雨,可谓真正的患难夫妻。直到1959年,温馨的生活彻底被打破,周南因乳腺癌离开人世,当时年仅45岁。周南的离世给张恨水带来了极为沉重的打击。他为周南写下了近百首悼亡诗,将自己和妻子的一张合影一直压在书桌的玻璃板下,文化大革命时儿女担心这张照片被当成“四旧”,故意藏了起来,张恨水不言不语,却只是默默地将这张照片重新找出来挂在床头,日夜相对。周南离世以后,张恨水直至去世也未再娶,也不曾与徐文淑或胡秋霞重新生活在一起,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思念着她。

1967年2月15日,张恨水因病去世,终年72岁。

图片 12

爱情是需要共同点,需要契合。美貌和才情纵使能在一时让人感到悸动,但那只是片刻的欢愉,不是长久的生活。

即便觉得屈辱愤怒,张恨水还是接受了徐大毛。后来,张恨水的妹妹为嫂子改名徐文淑。张恨水曾写过一篇散文《桂窗之夜》回忆他与徐文淑的新婚生活,他在文中写到:“月圆之夕,清光从桂隙中射上纸窗,家人尽睡,予常灭灯独坐窗下至深夜。”对于张恨水而言,宁愿独坐深夜的月光之下,也不愿与并不心仪的新婚妻子相对。可是婚姻的悲剧并不仅仅是其中一方的悲剧,被冷落的徐文淑也同样独自寂寞着,这对并不般配的新婚夫妻非但毫无温柔旖旎之情,并且都在新婚之际尝尽了孤寂凄清的滋味。结婚不到半年,张恨水就离开了家乡,外出漂泊。直到他去湖北汉口谋事时,才第一次使用“恨水”做笔名,这两个字取自李后主的词“自是人生常恨水长东”,也正是张恨水彼时忧郁无奈的真实写照。

女孩姓胡,出生在重庆的一个江边小镇,父亲是一个靠挑水过活的穷人。四五岁时她被拐卖到上海,给一个杨姓人家当了丫鬟,后随杨家搬到北平。一次,她不堪忍受毒打从杨家逃了出来,在巡警的指点下来到贫民习艺所。

1914年,张心远正式改名为张恨水,取自他喜欢的李煜的词《相见欢》中:“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自古文人多骚客,张恨水也不例外,以文会友倒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就像《围城》里写到:一借一还,一本书可以做两次接触的借口,而且不着痕迹,这也是男女恋爱的必然步骤的初步,一借书,问题就大了。

【1】 张恨水. 张恨水散文.第四卷[M]. 安徽文艺出版社, 1995.

张恨水不愿意与徐文淑在一起生活有四个理由:①新娘徐文淑相貌丑陋;②他们缺乏感情基础,他也没有打算去培养,原因参见第一条;③他们没有共同话题,一个是封建时代的姑娘、一个是整天憧憬才子佳人的男子,很难有共同话题;④没有生活情趣。

失去周南的张恨水,悲痛交加,为周南写下了近百首悼亡诗,还经常乘着三轮车去墓地,呆坐几个小时。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4】 谢家顺. 走进真实的张恨水——读《张恨水情归何处》[J].

他一生有三段婚姻,对于他而言,前两段不圆满,第三段才是自己想要的。

张恨水被邀请出演,演出对手戏的是周淑云,一名春明中学的学生。

说起中国近代小说流派,那就不得不说到鸳鸯蝴蝶派,在这个流派的佼佼者中便有一位张恨水。

参考文献:

胡秋霞很是愤怒,她闹过,想过离婚,撕碎了以前所有的照片。有一天,胡秋霞趁张恨水不在家,打上周南家门,把玻璃都砸掉了。但在婆母和家人的劝说下,为了三个幼小的儿女,她最终还是妥协了,常常借酒浇愁。

图片 13

新婚之日,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喜庆与喧嚣传遍张家门前的这条巷道,宾朋满座好不热闹。待到人尽散去洞房花烛夜时,张恨水掀开新娘的红色盖头,顿时傻眼了。眼前的这位姑娘前额凸出相貌丑陋,与那天看到的气质优雅的姑娘可谓是差的远了。这感觉就像是约了林志玲,但最后见面的是如花,这得多糟心。

图片 14

出彩的周淑云给张恨水留下深刻的印象:人漂亮、声音好听、身影摇曳。于是张恨水想与周淑云进一步聊聊,用“以文会友”的方式试探下她。张恨水写了一封信,夹在自己写的小说《春明外史》里,邮给周淑云。

张恨水生病后,胡秋霞一边照顾幼女一边与周南轮班护理丈夫,两个女人操劳忙碌,白发骤生。

张恨水听见了心碎的声音,那是他感情的幻灭。

张恨水的第一次婚姻是母亲包办的。18岁的张恨水失去了父亲,母亲为了留住儿子,就四处张罗着找儿媳妇,安排的对象就是当地私塾先生家的女儿徐大毛。虽然父亲是私塾先生,但大毛却并不识字。张恨水不能接受包办婚姻,满心不乐意,但碍于母亲的情面,还是遵照母命完成了仪式。当他揭开新娘红盖头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新娘相貌平平,身材矮胖,与母亲先前的描述大相径庭。张恨水感到十分愤怒,并为此写下了小说《青衫泪》。

1959年后,张恨水与胡秋霞仍未生活在一起。但是胡秋霞探望张恨水的次数明显增多。

结婚后,张恨水和周南在大方家胡同12号租房独住,两人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无拘无束的美好时光。

张恨水对于男女之间感情的拿捏,对于痴男怨女的爱恨纠葛写的细腻无比,让人潸然泪下。而张恨水自己的感情世界,也是一波三折。

张恨水作为“民国第一写手”,小说发行量居一时之冠,完全靠稿费养活一大家人。即使在他声望达到巅峰之时,他也仍然每天伏案写作十几个小时。夜深人静之时,只有窗前的茅竹和张恨水默默相对,他就是这样用自己手中的笔坚定守护着身后的家人们。张恨水曾写过一首七绝,概括自己的写作生涯:“蝴蝶鸳鸯派或然,孤军奋战廿余年。卖文卖得头将白,未用人间造孽钱!”

在北京城里,徐文淑度过了她成为张家媳妇后最快乐的10年。孩子们对她也很好,张恨水也供养着她,徐文淑非常满意。

胡秋霞比第一位太太好,但是还不够好。

毋庸置疑,美好的事和要等的人终究会到来,而当它来晚,也不失为一种惊喜。

张恨水的爱与恨,他身后几位女子的情与怨,最终都随风而逝了。世事皆由后人记叙评说,可是当时他们内心的挣扎与纠结,那些快乐和凄凉的时刻,都永远地留存在历史之中,成了永远的秘密。

周淑云是张恨水的小迷妹,同台演出让她特别激动。那天演出很成功,周淑云超常发挥,表演相当出彩。

在这样的悉心照料下,张恨水逐步康复。

于是,张恨水便在这家小报留了下来。工作轻松,闲余时间他就开始写诗写小说,这时面对笔名如何取,他犯了难,心远一名现时看来是不恰当的,还远没有达到父亲殷切的希望。

在重庆的八年,张恨水一家三口过得极为艰苦,他们住在文协的三间茅屋里,屋顶甚至全是漏的。蜀中多雨,每到下雨时,家里的锅碗瓢盆全要派上用场去接从屋顶漏下来的水,才不至于“水漫金山”,张恨水戏称当时的住处为“待漏斋”。自小养尊处优的周南在这里也学会了种菜、养猪,干种种粗活重活,支持张恨水写作。

张恨水名噪京城后,杨家人慕名前来攀亲,认了胡秋霞做养女,说这样可以提高她的出身门第,方不辱没大作家张恨水;又带了许多金银首饰,送给他俩刚出生的女儿;还接胡秋霞回家,说是回娘家走走亲戚。

这段婚姻名存实亡。徐文淑在老家尽一个儿媳妇的责任,侍候婆婆,一生没有子嗣。

相处不久后周淑云向张恨水问道,因为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位文采斐然的大才子,交往过后内心萌动的情愫不断胶着,让她无比痛苦,她需要一个答复,一个肯定的答复。

张恨水答应了这门亲事,只是没有想到他被骗了。结婚当日,宾客散尽,张恨水掀开这位优雅的新娘的盖头时,他整个人懵逼了。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那天看到的,这个姑娘嘴唇是翘的,鼻梁是塌的,身材是矮胖的。那天,张恨水看到的是徐家漂亮的二姑娘,而自己娶的是徐家根本嫁不出去的大姑娘。

婚后7年,两个人的婚姻亮起了红灯,胡秋霞很迷茫。

他踏上了去往武汉的路,那里有他的梦想和抱负。

徐文淑一直在老家照顾张恨水一家子

但是胡秋霞探望张恨水的次数明显增多,直到他在1967年去世。

张恨水第二段婚姻的失落让他更加痴迷于创作,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在文字的世界里。

周淑云这边,遭到家里的强烈反对,20岁的年龄差距,人家还有两个老婆,这算什么?周淑云不管,坚决要嫁,家里人看实在也管不了,就成全他们吧。

——他们缺乏感情基础,他也没有打算去培养,原因参见第一条。

张恨水等到了,这个眼前人才是他要找的人。周淑云才是他理想中的伴侣。

张恨水生病后,胡秋霞一边照顾幼女一边与周南轮班护理丈夫,两个女人操劳忙碌,白发骤生。在这样的悉心照料下,张恨水逐步康复。

张恨水启动改造培养计划,想要把胡秋霞培养成有涵养、有文化的太太。

周淑云的坦诚坚定了张恨水的决心,两人便就在一起了。这距离他们在春明女中第一次相见仅仅过去了两个月,不久,周淑女不顾家人反对,坚决要嫁。最终家人只好任由她去,成全了他们的婚姻。

张恨水的一生,三位夫人先后为他生养了13个子女,加上家里其他亲戚,张恨水单靠手中的一支笔,就为他们挣来了幸福安逸的生活。各位看官,欢迎留言

下一步就是分别回家汇报。

那天,张恨水满怀期待走向约定地点,却发现周淑云早已到了,她身着淡雅青衣,满脸羞涩紧张,北海公园的游舟上,两人侃侃而谈,丝毫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更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在交谈中张恨水越发喜欢眼前的这位女子,知性、单纯、学识渊博。

到了茶肆,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好似多年未见的朋友,周淑云的知性、单纯和学识彻底把张恨水征服了。但是,张恨水还有疑虑,自己有两个老婆了,怎么办?

1958年,徐文淑外出给张晓水寄信,突发中风跌倒在街头,路人把她送往安徽安庆市人民医院抢救,抢救无效。

抗战爆发后,张恨水把周南和儿子送往安徽老家避难,自己则去往重庆大后方继续创作,以笔代枪。但周南实在放心不下,带着他们的儿子张二水在战乱中奔赴重庆,只为一家团圆,在重庆,他们一起度过了那艰难的八年岁月。

胡秋霞和徐文淑不分妻妾,地位相等,得到的爱却天壤之别。

他与这位姑娘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徐家牌楼下,这位姑娘气质优雅、秀美端庄、总体满意。

张恨水的一生,对徐文淑的欠,对胡秋霞的愧,对周淑云的情,夹杂着太多的难言。正如他的长孙张纪说:“我爷爷张恨水一生娶过三个妻子,作为张恨水的后人,我们不愿用世俗的尺子去衡量他更爱哪一个女人。”

张恨水和周南的结合终于让张恨水得享才子佳人式的爱情。1935年,张恨水到上海创办《立报》,周南怀抱儿子张二水相伴其右。在上海,张恨水除编《立报》副刊外,尚有报刊约稿多达十篇,每天必定写作到深夜。周南习惯早睡,孩子却不肯睡,周南便将孩子交给张恨水,自管休息。张恨水只得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笔写作。孩子哭时,哼上几句京剧,哄孩子入睡。

鲁迅的母亲也是他的忠实粉丝,每次听说出新书都会要鲁迅给她买。

但不久后张恨水便突患中风,身体大不如从前,连提笔写字都无法做到。这种打击对于一个搞创作的人来讲是致命的,他开始变得孤僻、焦虑、郁郁寡欢,这一切都如同刀割在周南心里,她只好不断开导他,陪他散心,跟他讲话。

  • 首页
  • 电话
  • 文学背景